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民眾才是最合格的紅會社會監督委員會

這出鬧劇的性質極端惡劣,也表明紅會在人事調整後沒有誠意,反而在忽悠民眾的手段上煞費苦心。既然社監委先天具有從屬於紅會的性質,其表現跟紅會一樣缺乏公信力,其委員袁嶽請辭恐怕就難成反思和完善的契機。

  中國紅十字會社會監督委員會委員王永、王振耀、袁嶽、張勇,相繼被爆與紅會有利益往來,前三位委員一再否認和紅會的利益關係,而袁嶽聲明退回紅會博愛家園評估委托款,並請辭社監委委員一職,表明其在逼仄的辯解空間中良知尚存,也表明紅會所謂社監委自始至終都是一出鬧劇。

  這出鬧劇的性質極端惡劣,也表明紅會在人事調整後沒有誠意,反而在忽悠民眾的手段上煞費苦心。事實上,紅會社監委16名委員都由紅會確定,未見聘前公示,聘任過程等相關信息只字不提,這在一開始就玷污了「社會」二字,是即使其委員當真獨立也不能被接受的程序硬傷。至於紅會官員及其社監委成員多次聲明,委員不在紅會領取報酬,因而極具獨立性雲雲,以此對照「利益往來」醜聞,還有紅會對社監委的經費保障,只能說某些人睜眼說瞎話已臻「化境」。

  自選社監委委員而且其中多有利益關聯者,假借「社會監督」之名虛構自身合法性,這是不堪忍受的「被代表」,令紅會和民眾兩方面都遭受侮辱。紅會確有必要采取措施逐步恢複社會信譽,民眾也期待紅會走上正路,以便放心大膽地釋放博愛之心,但是此類措施理應滿懷誠意,至少做到善款進出信息高度透明和徹查郭美美事件。紅會社監委這出鬧劇都足以顯示,某些官員的智商和道德有多可憐。

  社監委委員包括學界、法律、醫學、財會、媒體等界代表,享有列席紅會會議、查閱紅會文件、對紅會進行質詢等權利,負有對紅會實施監督和調查等職責,卻未曾對紅會實施有效監督,大不如靠內線和網絡信息就犀利質疑的網友「落魄書生周筱贇」。郭美美事件按說是紅會重整信譽的重大節點,然而即使個別監委提議重新調查,包括與紅會關係曖昧的「品牌中國產業聯盟」(被媒體揭露並非社團而是商業公司)秘書長王永,那些頭銜堂皇的委員卻要麼避重就輕要麼裝聾作啞,這就頗似一出紅臉和白臉的鬧劇。同樣成疑的是,紅會「捐贈信息發布平台」推出將近2年,至今還是「青海玉樹地震」在「試運行」,「甘肅舟曲泥石流」、「雲南盈江地震」、「日本地震」繼續空掛,新近發生的唯一變化是查詢條件加嚴,卻從未有社監委對此發出半點催促,足見權力的天性就是順從其賦予者。

  既然社監委先天具有從屬於紅會的性質,其表現跟紅會一樣缺乏公信力,其委員袁嶽請辭恐怕就難成反思和完善的契機。紅會社監委是怪現象,十幾個委員即使心存良知,也難勝任監督職責,因此問題不在於怎樣重組社監委,全體民眾才是最合格和最合法的紅會社監委。當務之急是高質量公開信息並強化問責力,依照國際慣例取消對紅會的財政撥款,嚴懲強捐逼捐,用競爭的力量促使紅會走上正路。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