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計生政策莫讓「未婚媽媽」雪上加霜

  近日,武漢市公布《武漢市人口與計劃生育管理若幹規定(征求意見稿)》。該規定明確,未婚生育且不能提供對方有效證明、明知他人有配偶卻與其生育子女的,都要按超生罰款的2倍,繳納社會撫養費。昨日,武漢市法制辦解釋,該規定正在征求社會意見,非正式出台的文件;媒體將「社會撫養費」解讀為「罰款」的說法也不準確。

  該征求意見稿雖並未明說是針對「未婚媽媽」,但是政策的實際效果,則有可能讓很多「未婚媽媽」最受傷。公眾的質疑,也能為規定改進提供參照。

  對未婚生育征收社會撫養費,或許意在維護現有生育政策的權威性。但眾所周知,未婚生育,原因複雜:既有所謂的「小三」生育和為人代孕,也有不婚主義者的「不婚只育」,還有未成年人偷嚐禁果釀苦果……許多時候,與其說錯在女性,不如說,「未婚媽媽」也是受害者。在此情境下,不予同情與關懷,反而向「未婚媽媽」收取高昂費用,難免顯得政策冰冷。

  還有,規定提出「明知他人有配偶卻與其生育子女的」。考慮到現實的種種因素,這被解讀為將鞭子打向女性,甚至指向「小三」現象,或許並不過分。婚外情生育,某些男方的不負責任難辭其咎。若最終結果卻是讓女方承受沉重的社會撫養費,或是責任裁量上的失衡,將會加劇部分「未婚媽媽」的生活困窘程度。

  應該說,「未婚媽媽」並無原罪。也許政策的初衷,在於遏制違法生育,扭正「小三」生育和借精代孕等病象,以婚姻托起生育合法性。包養「小三」並婚外生子,確實損害了社會倫理,可在規範非婚生育現象時,也該避免誤傷。

  不少人擔心,對「未婚媽媽」征收社會撫養費,會導致墮胎、棄嬰甚至賣孩子現象增加。這並非杞人憂天:有些「未婚媽媽」因處境困難,或懼怕道德壓力,或被迫采取流產方式,或將孩子藏匿、轉賣,以躲避不菲的社會撫養費。因此,新規制訂,也須規避副作用。

  更何況,該法規的可操作性也存疑:「明知他人有配偶」中的「明知」,太過含糊,留下了廣泛的裁量空間:有的女性確是受感情欺騙,有的卻是知情不報,怎麼判定?這難免為執行疏漏埋下伏筆。

  公眾質疑向「未婚媽媽」收社會撫養費,也襯出了該法規的現實紕漏:其既缺乏踐行余地,也有淩弱之嫌。我注意到,向「未婚生育」征「社會撫養費」,不止是武漢一地提出,許多地方都早已實施。面對公眾普遍的質疑,這一政策的合理性,需要重新考量。希望武漢市能響應民眾呼聲,對相關政策進行修訂,同時國家主管部門也應介入,對此問題進行統一的規範,多考慮一下有些「未婚媽媽」的難處。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