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社會評論 > 正文

熱聞

  • 圖片

沈彬:事業單位招錄可大膽摒棄戶籍限制

  面對今年嚴峻的大學畢業生就業形勢,5月15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要促進就業公平,嚴防招聘過程中出現性別、民族、殘疾等方面的歧視。

  但國內知名反歧視公益機構「鄭州億人平」,通過對國內大中小三類城市中近百家事業單位的各類招聘調查發現:事業單位招聘成為戶籍歧視的重災區,在被調查的近百家事業單位中,明確提出戶籍要求為本地戶口者達到99%。相形之下,對戶籍限制要求最低的是公司、企業,其次是公務員招考。

  應該看到,「反就業歧視」並不是針對目前大學生就業困局的權宜之計,而是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後,全社會越來越關注社會公平的一種表現。「反就業歧視」已經成為促進社會公平的一個有效抓手。就業歧視不僅影響就業、阻塞弱勢群體上升的路徑,而且還嚴重制造社會對立。十八大報告明確提出「權利公平、機會公平、規則公平」這三大公平,而就業歧視本身就意味着機會不公、規則不公。

  目前,反就業歧視已經成為社會共識,但如何界定何為歧視性要求,何為正當的遴選要求,難免存在一定爭議。就企業招聘來說,其中關係尤為複雜,畢竟企業是一個理性經濟人,它自身對於招聘條件有一個基於市場環境的、相對理性的考量,而且從調查結果看,企業招聘相對於政府、事業單位是最沒有戶籍歧視的地方。況且,在反就業歧視工作中,政府應拿捏好促進社會公平與避免對微觀事務的不正當幹預之間的平衡,不應妨害企業正當的經營權。

  既然如此,反就業歧視不妨從共識最多的地方做起,從「歧視」與「正當遴選」區別最明顯的地方開始,也就是從事業單位的招錄做起。事業單位不是私人企業,一般受財政供養,其選材用人本應首先體現一個「公」字。戶籍歧視既妨礙按需找到最合適的人才,也為事業單位內部的近親繁殖、「蘿卜招聘」做了制度鋪墊,成為產生進一步就業不公平的起點。

  同時還要看到,目前一些事業單位的招錄搞戶籍限制,與事業單位社保改革滯後有關。事業單位人員的醫保、養老保險與普通企業施行雙軌制,招錄非本地戶籍者會對招聘單位及就業者形成一定麻煩,這就成了一些事業單位在招聘時設置門檻的心理因素。也正因如此,打破事業單位招錄的戶籍歧視,還有着推進事業單位改革的重要意義。

  事實上,改革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複雜。比如,今年5月19日河北張家口市人事部門在招聘事業單位工作人員的啟事中,明確要求「報名者必須是張家口市(縣、區)戶籍或生源」,也就是以戶籍為限。輿論指出這一要求違背《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做好2013年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通知》的規定:用人單位招聘高校畢業生不得以戶籍為限制條件。5月28日,張家口市有關方面就緊急下發通知取消了這一戶籍限制。

  2000多年前秦朝的丞相李斯就寫了《諫逐客書》:「夫物不產於秦,可寶者多;士不產於秦,而願忠者眾。」 事業單位招錄取消戶籍限制,有利於打破地方壁壘,實現人才跨地域流動,促進欠發達地區的發展。相對於企業招聘中「歧視」與「正當遴選」之間爭議較大,提供公共服務、主要由財政供養的事業單位招錄搞戶籍歧視,是非明確,改革共識最大。因此「反就業歧視」改革應該從共識最大、阻力最小的地方突破,張家口緊急取消事業單位招錄的戶籍限制就是一個正面例子。

  • 責任編輯:鄭萌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