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產公開,個人表態不能承受之重

2013-01-29 11:34  來源:南方都市報

  關於官員財產公開製度,更多的個人表態把問題留給「通知」,這或許會延續到全國「兩會」。官員、媒體、網友們在輿論場中,鮮有互動討論變革阻力、技術設置、實施難度等問題,這讓個人表態帶著某種不能承受之重。

  欣慰的是,官員財產公開這一大方向,在政治倫理上爭論非常少。但是,我們可以連篇累牘論證其對構建現代國家政治倫理的意義,卻不能深入探究中國實際實施之難。背後巨大的阻力,讓這項微小的變革忌諱莫深數十載。與此同時,利益阻力、怨氣也積累愈深。

  更多社交網絡輿論對其產生「終極反腐」的心理期許,而更多公職人員又由此產生恐慌與抵觸心理。權力、權利、道德的平衡,並未在網友觀點中得到深入的普及共識。人們沒有就變革的阻力情緒等展開理性探討,沒有溫和式互動公民式參與、細水長流的民意共識,匆匆把變革的巨大壓力拋到了「上面」。

  直面現實,就需要理解這場變革之難。它不可能通過與上級「對表」、采取「運動式」、「表態式」疾風驟雨般推進。我們欣賞並尊重一些官員曬財產的勇氣和權利,但不能急切指望,它就能有效完成財產公開製度建構的過程。

  政治理論上的財產公開,從權力中心做起才有效果。但現實中錯過最佳時機後,只能逐步以溫和緩衝的方式和思路來推進。即便從政治倫理和法理上看,官員財產的公開過程本身應交給製度建設這一過程。

  不管是官員還是百姓,一旦沒有達成更大程度上的觀點共識,一旦人們普遍缺乏「規則意識」、「責任意識」,製度要麼形同虛設,要麼就意味著大到驚人的實施成本。

  問題是:腐敗到了什麼程度,公民意識又到了什麼程度?把壓力都留給「通知」,這也成為官員個人表態所不能承受之重。

  無論用何種字眼表態,試點地區均應盡快探索出一條切實可行的公示、公開之路。唯有如此,方能讓個人有更適當有力的表態。當一項變革遇到巨大阻力時,「實幹」才能顯示出足夠的威力。唯有試點,才能讓決策者知道真正的水溫。

  民眾越是在道德製高點上憤怒,越讓人感受到水溫滾燙。從他們的積極、執著與期待,能看到民眾對腐敗的容忍度——— 零容忍。這意味著,公開的那部分財產必須符合零容忍。這樣,我們或許就能明白,表態所不能承受之重,反腐道路廉政機製建設之痛。

  蔣生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