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賢:中國的公共外交缺少什麼?

2013-01-25 16:11  來源:觀察者網

  公共外交軟實力為中國人常覺得,「老外」不懂中國,但有些關於中國的問題,還是問「老外」比較好。比如:「外國人怎麼看中國?」 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去問一百個中國人,還不如去問幾個三裏屯酒吧街的「老外」,因為問題的核心是「外國人的看法」。

  目前,中國正在努力推廣公共外交,這是件很好的事。但是,我也發現,中國正在犯著幾乎與幾年前的韓國同樣的錯誤:忽略「老外」的想法。

  你想必要說:「不會吧?」但不會的事情是會發生的。比如,最近我參加了一場中國公共外交論壇,這個論壇中的一個專題是「外國人眼中的中國人形象」。我以為發言者應該都是外國人。但是,當時全場只有一個外國發言者,而且他是高中畢業後就來到中國的,是一個思維方式已經「漢化」的外國人。整整三天的論壇讓我感覺到,我聽到的是「中國人眼中的中國人形象」。當然,這也很有價值,但是,這跑題了。

  公共外交屬於國家核心利益,已成為當今世界各國的共識。公共外交是以增強國家「軟實力」、促進國家利益為根本目標的新型外交形式。「冷戰」期間,積極的公共外交對美國贏得「冷戰」勝利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21世紀的信息時代,公共外交已成為國家的戰略工具,各國政府都在努力提升這方面的「軟實力」。

  但是,認識到公共外交的重要性和如何操作它還是兩碼事。往往因為文化、意識形態的差異,公共外交得不到我們所盼望的效果,甚至會事與願違,引起誤會。比如,中國在國外很多地方設立的孔子學院,在某個西方國家卻被認為有間諜機構嫌疑。

  公共外交方面的挫折經驗,韓國也不陌生。韓國政府為了向世界推廣自己,曾推出一個聽起來很新鮮的英語宣傳口號:Sparkling Korea(「閃耀的韓國」)。這當然不是隨便選的,是由一個韓國專家組通過深思熟慮決定的。

  不過,結果很慘。聽到這個口號,不少西方遊客置疑:「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們韓國人想表達什麼?」 一位西方人甚至很禮貌地糾正說,雖然這句話在語法上沒問題,但是地道的英語一般不會把一個國家形容為sparkling,聽起來不自然。

  這個細節被媒體報道後,在韓國引起了很大爭論和反思。主流媒體連續幾次刊登了專門的分析文章。這次失敗的原因不是韓國人研究地不夠,而是他們沒有向外國人征詢意見。公共外交的受眾是外國人,但他們忽略了他們的受眾。

  後來,韓國也慢慢懂了這個道理。目前在韓國的國家機構裏,負責對外傳播韓國文化、吸引外國遊客到韓國觀光的官員,是一個娶了韓國妻子的德國人,名叫李參。他在2009年被總統任命為韓國觀光公社社長。

  現在,中國已經拿著公共外交和軟實力的武器,向世界開展了全面的「魅力攻勢」。它的「攻擊目標」是世界民眾的心,試圖打動他們,從而改變其眼裏的中國形象。中國往這個方向走是對的,因為中國有「形象赤字」。作為一個韓國人,我在美國學習多年後到中國發現,我親眼目睹的中國,比以前在美國媒體上看到的中國好得多。中國確實需要通過公共外交來彌補「形象赤字」。但我不得不問:在這方面,中國做得成功嗎?

  「我們中國真正的朋友,一個也沒有。」那次參加論壇的一位中國發言者這樣說。一位中國專家也擔心:「中國好像在世界除了朝鮮以外真沒有朋友,非洲人也很抱怨中國。」

  這當然是誇張,但是大家都明白他發言的要點:中國,特別是在最近,確實看起來在世界上的朋友少多了。不說很遠的國家,就是中國周邊的國家中,中國有幾個朋友?

  2011年11月29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篇帶有「煽動」意味的文章,題為《對抗中國霸權的聯盟》(The Coalition Against Chinese Hegemony),意思是中國周邊的國家應該聯合起來對抗中國的霸權。

  中國說自己是「和平崛起」,但一些國家的民眾認為中國越來越有「霸權」氣息。

  一些中國人說,這是美國的戰略,鼓動中國周邊的小國家來「包圍」中國的崛起。在世界曆史上,崛起的大國和衰退的強國之間發生交鋒時,周邊國家一般都選擇崛起的大國,因為它們知道自己未來的國家利益在哪裏。那麼,為什麼目前大部分國家還是站在美國一邊?美國的吸引力在哪兒?我認為中國的戰略者在這方面可以做更進一步的思考。

  在南海問題上,一位中國學者把中國描述為一些小國家「合縱連橫」 的「受害者」。他抱怨說:「中國和平崛起,周邊國家怎麼這麼不了解我們!」

  我只是想問他:「你問了老外了嗎?你問那些小國家了嗎?」絕大多數中國人相信中國的和平崛起,但是絕大多數國家認為「和平崛起」只是中國的戰略口號。

  消除這種誤解最好的方法是全面推廣中國的公共外交,通過「軟實力」來「糾正」世界對中國的錯誤想法。但,怎麼開展公共外交?公共外交的具體技巧、操作方式、跟世界溝通的語氣,都非常重要,特別是在世界對中國的崛起保持「摸著石頭過河」心態的今天。中國自己展開每個新公共外交項目之前,也要先摸清對方的情況,掌握對方的心理,這樣才會更有效。中國有句古語說的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最後,我認為,中國在國外推廣公共外交時,依據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名言來行動,是一種戰略錯誤,這是一種中國式的「設身處地」。因為在這裏,考慮對方心情的出發點還是自己的立場,還是在按自己的價值標準來推測對方的好惡。在公共外交上,這顯然是不對的。

  公共外交的舞台是世界,而不是中國國內,世界有其自身的遊戲規則——用西方人的話說,就是「在羅馬時, 就照羅馬人的規矩辦」,用中國人自己的話說,就是「入鄉隨俗」。

責任編輯: 王宇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