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骨髓捐獻能反悔嗎?

2013-01-24 13:04  來源:廣州日報

  在白血病大學生吳志輝即將進行骨髓移植手術的關鍵時刻,兩個骨髓捐獻者都臨陣反悔,退出捐獻。而已進入移植倉的吳志輝,為了手術已接受大劑量化療,免疫係統已盡毀,如中途停止手術,將面臨生命危險。無奈之下,昨天中午,吳志輝的媽媽只好頂著風險與兒子進行半相合骨髓移植,成功率只有50%。

  尊重捐獻者的自由選擇

  有人譴責捐獻者的「臨陣逃脫」,從情感上來說這固然可以理解,但如果站在捐獻者的角度,我們何不寬容一下捐獻者呢?

  其實我們並不了解捐獻者臨時反悔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可能身體有恙,不適合在這個時間進行骨髓移植?又或者真的發生什麼變故,確實來不了?倘若捐獻者並沒有認識到他的反悔會對吳志輝帶來生命危險,那過分的譴責其實也是一種道德暴力!

  不管是出於鼓勵愛心,還是尊重個人,對捐獻者都應盡量多些保護、少些譴責,要「保護」捐獻者自由選擇的權利。美國媒體報道,全美的拒捐率高達50%,日本學者統計亞洲志願者中也有約60%最終拒絕捐獻。也正是因為此,世界骨髓捐獻組織也聲稱:「捐獻者在『任何時候』都可以退出」,因而,捐獻者「臨時逃脫」也是他的個人權利,我們應當尊重他的選擇,而不是一味地譴責,更不該將其上升到「先給了他人生命,後又剝奪他人生命」的層面。(子在淵)

  捐獻者應有契約精神

  拒捐要早作決定,在白血病人自身免疫係統被全面摧毀、等待骨髓移植的緊要關頭退縮,無疑是將病人推入死亡的懸崖。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希望供體好人做到底,救吳志輝一命,功德無量。

  現代社會講究契約精神,臨陣逃跑顯然有違這種精神。事前沒有人強迫你簽訂捐贈協議,也不存在信息不對稱,完全基於公開、透明、自願的基礎之上簽訂的協議,應該得到彼此的尊重、履行。否則,便是失信的表現。人無信不立,出爾反爾,既讓準受捐者絕望,也有損自己的道德形象。

  當然,社會也可以通過一些引導,來降低捐贈者反悔幾率。譬如新加坡,腎髒捐獻者將通過第三方得到一定數量的補償。「第三方」是指,捐獻器官的補償金會被直接從醫院或診所轉到慈善機構等,來行使補償的職能。為確保捐獻者將來不會後悔,他們有兩三個星期的冷靜期來思考自己的決定。捐獻者作出最後決定後,將會接受一係列的心理輔導和術後恢複課程等,並獲得超過2萬新元的保健補償。我們是否也考慮提供製度供給,動用社會力量給捐贈者作適度的補償?

  (連海平)

  醫院工作應更體貼細致

  要減少因為捐贈人臨時反悔給病人造成的無可挽回的傷害,醫院完全可以做得比現在更好。從保護病患的角度來看,作為手術前最重要的骨髓來源都沒到位,醫院就開始對病人進行清髓,肯定會給手術帶來一些不確定因素。在手術準備期間,病人大劑量化療開始的時間與捐贈者前期需要抽血的時間差不多,可以提前安排捐贈者入院,讓其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有足夠的適應時間,並在入院時就明確告知其權利義務,尤其要向其說明臨時退縮將給病人造成的致命後果。

  更重要的是,醫院要給捐贈人提供足夠的安全感和信心。許多人臨時反悔,是因為害怕骨髓移植會影響身體健康,醫院的工作可以更細致,有條件的甚至可以帶其參觀取骨髓的全過程,並對捐贈者進行心理紓解,盡可能打消其顧慮,讓愛心捐贈者可以安心和放心。 (樂水)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