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雪鬆:一邊「北京咳」,一邊撐面子

2013-01-22 11:37  來源:錢江晚報

  這是一種脆弱的堅強。寧願委屈了自己的肺尖,也不能委屈了昂貴的面子。你可以說香港腳,可以說地中海貧血,也可以說倫敦霧都,甚至可以說唐山咳石家莊咳,但「北京咳」絕不可以有。

  北京奧運那會兒,有外國運動員下了飛機就戴口罩,這讓咱們做東道主的很傷心——嫌咱們空氣髒,也不能這麼誇張羞辱人吧?

  都說撐面子,撐面子。靠撐的東西,總歸吃力。四年後的今天,北京的天空沒能撐住那時的藍。這陣子霧霾的日子更是多起來了,咳嗽的人也多。「北京咳」,這個在外國人中流傳出來的一句調侃的話,在國人嘴裏也頻頻出現。北大人民醫院一位專家對此表示非常憤慨:醫學上根本就沒這個詞兒,這是對北京的極度侮辱,「在沒有找到明確的證據之前,不能說什麼北京咳」。

  專家之所以激動,對於醫學概念的認真和嚴謹是一個方面,對於國人隨嘴糟蹋了北京這個好詞,也有著怒其不爭的拳拳之心。人家外國人說倒也罷了,你一北京人,往自己頭上澆屎,賤不賤啊你。

  北京這個地名,應該跟什麼樣的詞組合起來才般配?美麗、莊嚴、偉大……總之任何一個組合,都不能失卻讚美的格調。北大這位專家代表了部分國人的心態:肺尖上可以難過,面子上必須好看。

  這是一種脆弱的堅強。寧願委屈了自己的肺尖,也不能委屈了昂貴的面子。你可以說香港腳,可以說地中海貧血,也可以說倫敦霧都,甚至可以說唐山咳石家莊咳,但「北京咳」絕不可以有。

  照這個理,說到北京這個詞,哪怕您正咳嗽著,最好也要克製住,露出笑容可掬充滿崇敬的表情來,奧運的時候外國人戴口罩我們最好同仇敵愾,奧運後實在撐不住霧霾您想怎麼戴就怎麼戴。

  吸著霧霾的空氣,撐著形象的面子。咳著肺尖的嗽,操著北京的心。這種看似淳樸的家園情懷,擱四五年前,積一股子激情,叫愛;擱今天,吸一肚子霧霾,叫悲。「北京咳」,這句帶點調侃帶點無奈帶點泊來的新鮮詞,無論是在救死扶傷的醫務工作者眼裏,還是在莊嚴情愫的老北京心裏,它都應該只是一個病例,是一個群體面臨環境污染所需要共同面對的難題。它最終叫不叫「北京咳」不要緊,要緊的是,把人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把改善和治理人的生存環境放在第一位,這是一個自信的北京、堅強的北京最大的面子。

  北京的面子,不是一個咳字就能侮辱得了的。扭曲人性的面子,不是靠力氣能夠撐得住的。那些坐等天風才能吹散的霧霾,那些只顧利益不顧環境的霧霾製造者,那些治污無方驅霾不力的管理者,才是污損北京這個好詞需要嗬責的對象。把人性的關懷做好了,把北京的藍天還給世人了,把自由呼吸的權利還給世人了,那時候叫不叫「北京咳」,北京的尊嚴總在那裏,北京人的面子總在那裏。

  劉雪鬆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