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打破封閉走向開放,恢複環評公信力

2013-01-18 07:27  來源:南方都市報

  國家環保部近日發布了《關於環境影響評價機構專項執法檢查發現存在問題的評價機構處理意見的通報》,通報稱環保部於2012年6月至10月期間對全國501家環評機構「資質、人員、質量」情況進行了現場抽查,抽查發現了部分機構存在環評質量審核體係不健全、內部管理製度執行不到位等問題。這次抽查的結果,使88家環評機構被環保部處罰,其中不乏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北京大學、南開大學等「大牌」環評單位。

  在環保意識越來越深入人心的今天,具備環評資質的機構出具的環評書正在發揮著不可低估的作用。一方面,工程的決策者和建設方希望借助環評書來說服那些抱有疑慮的人們,另一方面,公眾則期盼從環評書中看到工程真實的影響。而在那些爭議很大、民意反彈激烈的工程項目中,環評書的意義更是舉足輕重,因為在反對者那裏,科學、客觀、公正的環評書幾乎就是阻擊污染工程上馬的唯一決定性力量。

  既是重大工程的基礎,又肩負著公眾的期望,環評書的價值可謂一紙千金,環評機構的責任可謂重如泰山。然而,環保部的抽查和通報表明,許多環評機構辜負了期望、違背了責任。

  環評造假不自今日始,但本次88家環評機構受到處罰,中國氣象科學研究院、北京大學這樣的頂級學術科研機構也參與造假則是性質嚴峻性的充分說明。如果不是媒體披露,局外人很難知道當下的環評亂象亂到了何等程度。環評造假是多方面的,「有的環評項目報告幾乎就是從另一個環評報告中複製而來」,「有的抄襲之嚴重,甚至連名字都沒來得及動」,「在四川省廣漢市一個變電站的環評報告中,環評師幾乎沒到過現場,對當地物種的描述完全靠想象和抄襲」,而多位業內人士一致公認,環評報告書的公眾參與部分,造假現象更為嚴重,「有些外出多年的村民,甚至死人、逃犯也在調查表上簽了字」……

  近年來,圍繞某些工程項目,全國各地發生了一些群體性事件。在當時的語境中,環評書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現在無法一一求證,但一旦對環評亂象有了初步的了解,人們是否會對當初那些事件產生全新的認識?在這個意義上,能否把一份虛構、造假的環評書視為引發群體性事件的禍首?

  環評夠亂,教訓夠慘重,無論使用什麼樣的激烈言辭抨擊那些沒有守住底線的環評機構都不過分。環保部本次使用了「通報批評」、「內部整改」、「縮減評價範圍」乃至最嚴厲的「取消環評資質」等處罰,相信會有一定的警示和震懾作用。但不能忽視的在於,環評業內存在一個「劣幣驅逐良幣」的怪象,即那些越喜歡造假、越容易幫建設單位過關的環評機構相反最受市場歡迎。這樣一個怪象之形成,肯定不能歸因於一兩家環評機構的利欲熏心,而應該反思整個環評製度的設計。

  必須明確,環評的目的是為了論證工程是否可行,而不是為了給已經箭在弦上的工程背書,替其準備可以自圓其說的合法性。只有先咬定這個目標,環評才不會成為一個形式。也只有咬定這個目標,才會想出足夠的手段來確保環評的科學、客觀和公正。

  中國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借鑒了其他國家的辦法,包括立法等活動都可以看出他山之石的影響。在《環境影響評價法》實施達到十個年頭的今天,面對環評亂象,繼續學習他國行之有效的經驗,對環評製度進行改革勢在必行。

  環評製度改革的要點無非有二,一是信息公開,二是公眾參與。雖然《環境影響評價法》圍繞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作出了相關規定,但法條上的漏洞很容易被利用,而且一份環評書即使已經被環保部門審核通過,公眾依然很難見到它的全本。一位環保N GO工作者向媒體透露,他從事環保工作有五六年的時間了,只見過兩本完整的環評報告書,並且還是通過民眾起訴環保部門或建設單位的方式獲得的,環評的封閉性操作於此可見一斑。

  打破封閉走向開放,環評製度的公信力有望恢複。也只有存活在這種製度之下,環評於公共生活的意義才會真正凸顯。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