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草院士」問題要靠學術原則解決

2013-01-17 16:18  來源:東方早報

  拖延一年多未果的「煙草院士」一事,終於激怒科學界。1月15日,在「『減害降焦』,科學還是騙局」研討會上,2011年12月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的鄭州煙草研究院副院長謝劍平賴以獲得院士提名的「降焦減害」研究成果,被多名工程院院士和專家直斥為「偽科學」和煙草業騙局。他們表示,若工程院仍遲遲不做決斷,科學界將考慮通過建言國務院、提請公益訴訟等方式,請國務院要求工程院撤銷謝劍平院士資格。

  科學界希望通過建言國務院來撤銷「煙草院士」的院士資格,貌似一個處理「煙草院士」事件的辦法,但這卻是希望通過行政力量來解決學術問題。而學術評價的行政化,以及與之對應的功利化,恰是製造「煙草院士」的根源所在。另外,公益訴訟也對解決問題無益,因為司法評價到底不是學術評價,法院在審理時,需要學術機構獨立的調查結果作依據。

  在筆者看來,解決「煙草院士」問題,必須堅持學術原則,院士、專家們需要做的是,推動工程院啟動調查程序。

  或有人說,這些院士和專家已做了很大的努力,可工程院卻一直沒有回應,尋求行政力量和司法途徑是不得已的辦法。但就是尋求行政力量和司法途徑,最終還得回到學術評價上來。「煙草院士」事件之所以會持續發酵而至今無果,與目前的《中國工程院章程》不嚴密有關,只有完善該章程,才能避免今後再出現「煙草院士」事件,並為類似事件找到合理的解決辦法。院士們所要做的是,在院士大會上,提請修訂章程。

  《中國工程院章程》第十一條規定:「當院士的個人行為涉及觸犯國家法律,危害國家利益或涉及喪失科學道德,背離了院士標準時,可依據以下程序撤銷其院士稱號,即:有不少於五位院士書面提議,或者經學部常委會、主席團提議,要求撤銷其院士稱號,經其所在學部常務委員會調查核實,進行審議後,由本學部全體院士投票表決;參加投票表決人數達到或超過本學部應投票院士人數的三分之二,讚同撤銷其院士稱號的票數達到或超過投票人數的三分之二時,可作出撤銷其院士稱號的決定。此項決定,經院主席團審查批準生效,並通報全體院士。」

  要撤銷「煙草院士」,適用的就是這一規定。從目前情形分析,有院士質疑「煙草院士」的研究是「偽科學」,符合「背離院士標準」這一前提,目前也有不少於五位院士書面提議,可是為何卻沒有啟動調查呢?

  問題關鍵就在「經其所在學部常務委員會調查核實」。需要注意的是,「煙草院士」所在學部為「環境與輕紡工程學部」,正是這一學部將謝劍平評為院士,他們能否定自己當初做出的評審嗎?十分困難。假如該學部對質疑不理睬(事實上,質疑的院士大多來自其他學部),此事就將一直拖下去。

  謝劍平得以當選院士,正在於這種學部製:院士的增選工作,是由各學部負責的。如果院士評審不是完全由各學部自行負責,而是有一個跨學部的倫理委員會對院士的學術倫理進行審查,那麼,被醫藥衛生學部的院士們廣泛批評的「煙草院士」很難通過倫理審查這一關而入圍。

  另外,如果組織審查院士學術不端行為的就是該院士所在學部,就很難保證審查的獨立性。這也是近年來院士屢曝學術不端,可最終卻鮮有問責的原因所在。工程院應成立獨立的學術委員會,負責處理院士學術不端爭議。

  近年來,院士評審被屢屢質疑失去了學術純潔性,被行政、功利因素左右。這其實與我國院士製度設計有關。與國外的院士只是學術榮譽不享受任何其他待遇(有的甚至要自己繳納會費)不同,我國的院士稱號與各種利益掛鉤,當選院士不但是個體榮譽,還意味著當選者終身享有相關的福利、待遇,也成為其所在機構的榮光。

  院士評審廣受質疑,還與院士的具體評審、管理模式有關。將院士按學部評審、管理,有一定合理性,但卻很容易形成學術利益共同體。比如,某一個行業、領域一定要有院士代表,這就不是出於學術角度的考慮,而是在追求利益平衡。「煙草院士」就是按這種邏輯評審出來的。再比如,院士當選之後,在學部利益被更多考量的情況下,就很難退出。

  我國的院士稱號,有必要回歸到單純的學術榮譽,取消與之掛鉤的各種利益。眼下,呼籲撤銷「煙草院士」的院士們,更該把力量用到呼籲修訂院士章程上來,在院士的評審、管理、撤銷、退出等方面,以基本的學術原則為準繩,建立獨立的學術委員會、學術倫理委員會,完善學術管理機製。這是根本解決「煙草院士」問題的正確路徑。

  (作者:熊丙奇  係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