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10元犯法,誰為農民工無償網購車票?

2013-01-17 14:13  來源:華聲在線

  近日,廣東佛山禪城區一對剛結婚三個月的夫妻,每張票收10元手續費幫外來工訂火車票,被鐵路警方以「黑票點」查處,夫妻二人因牟利超2000元構成「倒賣車票情節嚴重」被刑拘。一些購到火車票的外來工為這對夫妻叫冤、打抱不平,甚至心存感激。「他們也沒漫天要價,10塊錢手續費能幫我們買到票已經很好了,怎麼還被刑拘了?就算我們有時間,自己一來一回去火車站買,花費也不止10元,而且還不一定買得到。」(1月15日中國廣播網)

  夫妻收10元幫農民工購車票被拘,甚至被當地媒體《佛山日報》稱,兩人的行為已觸犯刑法,構成「倒賣車票情節嚴重」。估計除了當地警方和官方媒體會冷酷的認為「倒賣車票情節嚴重」外,大多數人都只會感覺心寒,就算我們不太明白他們口口聲聲的刑法是如何界定的,但至少於情於理,似乎都不至於如此下場。所以理所當然當廣鐵警方聲稱此為今年在廣東境內查獲的最大「黑票窩點」時,恰恰相反,此事隨即在社會上引發了廣泛爭議。而大多數的觀點都在為有有償網購車票的夫妻鳴不平。

  我們知道,自從開始實施購票實名製,然後又推行了電話和網絡購票,確實是鐵道部門順應民意采取的便民措施,也很大程度上遏製了春運黃牛的橫行。但凡事有利就有弊,去年春運時就有重慶籍農民工寫給鐵道部的一封信,信中講述了他4次到火車站排隊買票,依然未能如願。窗口的工作人員每次都跟他說,網絡和電話的票要早幾天,票一放出來,就在網絡上被搶光了,沒有票剩下來給窗口;他最後無奈的說,每年春運,排隊買票,對我們農民工是折磨。今年我們想要這個樣的折磨也沒有了。今年春運伊始,網絡購票又提前到20天,窗口售票卻是18天,而網上如果標誌為「無」了,基本上窗口也就沒有了。這讓那些整天在工地上勞動的農民工們情何以堪?他們中的很多人既不會弄電腦,更沒有開通所謂的網銀,如果選擇提前18天去窗口買票,幾乎無異於浪費路費和表情;那麼選擇同樣的在網上搶票,似乎成了他們唯一的回家希望了。

  有需求有會有市場, 就象在關鍵時刻會出現商機一樣,為農民工在網上有償網購車票,收取農民工可以認可或者說雙方約定的手續費的這種方式應運而生,也就顯得毫不奇怪,不然商品社會裏,又有誰會站出來每天無償為農民工網購車票呢?社區不會、政府不會、鐵路部門更不會,那農民工們豈不是只能望票興歎,甚至連春節回家都將成為泡影、成為奢望?我本人為了買張從南京到武漢的動車票,也是提前20天,在電腦前守到上午11點時,以最快的速度下單、輸入數據,但似乎別人的速度更快,眼看著幾分鍾內很多車次的票就變成了「無」,網頁一片空白,在11點過5分時,終於在一趟至漢口的一等座上被確認訂票成功,接著用網銀付款完成整個過程。等開售僅僅只過十多分鍾後再看餘票信息,基本上已經全部顯示為「無」了。你說這讓那些二天後準備在窗口買票的人情何以堪?那些農民工們又要如何面對現實?

  由於網絡買票提供了比窗口更寬的提前預售期,要一票難求的春運時刻,必然就意味著車站窗口售票變得更加緊缺和緊張,甚至根本無票可售,這對於生活在那些血汗工廠裏社會最底層的農民工而言,網絡購票對他們來說不僅流程生疏,也沒有開通網銀,而且甚至很多人連電腦基本操作都不會,更不用說使用網絡的現實條件了。也就是說窗口買票幾乎是他們春節回家唯一的方式;盡管這種方式年複一年的讓他們感受到艱難和折磨,但畢竟過往還有窗口買到票的希望,現在窗口的票源更少了,意味著機會也更少了,這能不讓他們倍感失望嗎?如果說有人向農民工們收取他們能接受的手續費幫助他們在網上訂票,並提供全過程服務,這又算什麼行為已觸犯刑法,構成「倒賣車票情節嚴重」呢?只能說我們有些部門不用腦子思考,或者從來不替更多的希望春節回家的農民工們著想,冷漠麻木機械式的進行他們的判斷,將值得鼓勵的行為當成了犯罪去抓,結果不僅公眾不滿意,那些被收取了手續費的農民工也不高興,因為他們可能因此春運就不能回家了。

  所以我們看到這樣的現象,在13日的火車票返還現場,拿到回家票的外來工都非常開心,但也為這對小夫妻叫冤,甚至心存感激。「他們也沒漫天要價,10塊錢手續費能幫我們買到票已很好了,怎麼還被刑拘了?就算我們有時間,自己一來一回去火車站買,花費也不止10元,而且還不一定買得到。」也有外來工因這個「黑票點」被取締了,以後找誰來幫忙買票而發愁。

  春運一票難求,打從允許勞動力自由流動並有了這麼一個「春運」開始,就沒有被解決過,年年春運年年難,尤其是那些背井離鄉在外打工的農民工們,一張張期盼回家而無可奈何的眼神,成了春運的真實寫照。然而我們知道,過去農民工憑借自己的體力優勢,總還能起早貪黑的在火車站售票窗口看到一絲絲回家車票的希望,可現如今農民工似乎就連「享受」車站窗口辛苦擠票的希望都變得幾乎渺茫。現在就連花小錢請人從網上代購車票的機會也面臨被剝奪,這豈不令人不安。有人就質疑,既然網上訂票是開放的,既然火車票是可以代取的,而且現實中的確存在這方面的大量需求,那這為什麼不能成為一種中介服務項目呢?或者政府部門可以製定一個收費上限嗬,總得想想那些春節回不了家的底層民工的生存困境吧?

  電話訂票、網絡購票,到火車票實名製,無疑為人們春運的回家之路提供了更多更便捷的選擇和機會,但並不意味著對所有的人、包括農民工在內的人帶來了同樣的好處,或許這樣的舉措提供了一個相對公開、公平、公正的售票環境,或許那些可惡的黃牛黨少了,但作為春運主體之一的農民工如果因此變得回家之中路更艱難,豈不令人不安?該有人為這一群體的春節回家之路多思考一下了。

  帝國良民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