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立新:打擊票販子須區分倒賣與代購

2013-01-17 13:39  來源:新京報

  購票實名製的出現,基本上消除了火車票轉手「倒賣」的可能。

  代購火車票收「辛苦費」會否受罰?15日下午,南昌鐵路公安處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按照規定,凡是對火車票票面金額加價超過5元的都屬於倒票行為,凡是票販子倒票被抓獲3次以上(含3次),一律送勞動教養。」(1月16日《信息日報》)

  臨近春運,車票日漸緊張,在此關口,警方強調嚴打「倒票」、嚴懲「黃牛黨」,實有必要。但宣稱「3次以上(含3次),一律送勞動教養」,似有於法不合;且全國政法工作會議明確要推進勞教製度改革,亦應少用或不用勞教,而以治安管理處罰法和刑法為處理依據。更重要的,在已實行車票實名製的新背景下,有必要重新審視「倒賣」行為,並將其與合法的「代購」行為相區分。

  在車票實名製之前,旅客身份並不確定,誰持有車票,誰就是旅客,因而「倒賣」火車票問題無法根治。火車票持有者即為所有者,轉手即為「倒賣」,因此,亦無法區分「倒賣」與「代購」之界限。

  基於此,鐵道部、公安部等部門曾聯合下發文件,把「不具備代辦鐵路客票資格的單位和個人,為他人代辦鐵路客票並非法加價牟利的」一律界定為「倒賣」。由此導致,有償「代購」只能轉入地下市場。據此,南昌鐵路警方稱「凡是對火車票票面金額加價超過5元的都屬於倒票行為」,是有其來源的。

  但問題是,購票實名製的出現,即為解決「倒賣」問題而來。在實名製背景下,旅客須憑有效身份證件購票、取票,旅客的身份一開始就是特定的,客票一旦交付,其與承運人之間的運輸合同即告成立,人證票相符才能乘車,「倒賣」已成窮途。此時,無論誰持有車票,旅客的身份都是唯一的、固定的,從而基本上消除了轉手「倒賣」的可能。

  實名製出現,也為有償「代購」的合法化消除了障礙。對於一些不具備網絡、電話訂票技能,或者難以自行購票的人員而言,委托他人以自己的名義購票、取票,是一項客觀需求。更重要的,由於旅客身份固定,他人的代購、代取行為,已不具備「倒賣」特征。這一重大變化,為區分「代購」與「倒賣」提供了可能。

  「代購」所體現的是一種委托勞務關係,代購人提供勞務、收取適當勞務費,這已完全不同於「倒賣」中的「加價牟利」。在市場化和實名製的背景下,適當放開火車票「代購」市場,無疑既能減輕購票人流給鐵路部門帶來的壓力,又能充分滿足公眾需求。

  當然,為保障旅客的資金安全和個人信息安全,須對「代購」機構進行必要的管理,比如,要經工商管理部門登記注冊、領取營業執照,收取的勞務費標準要經過物價部門核準等。

  毛立新(學者)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