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改稅負繁重局面,亟待全方位稅製改革

2013-01-17 07:24  來源:南方都市報

  去年,在經濟增速有所減緩的背景之下,稅收增幅減少與結構性減稅屢屢成為關注焦點。昨日,國稅總局公布,2012年全國稅收收入完成110740億元,增收11175億元,比2011年增長11.2%,這一增長率僅為2011年的一半。

  無可否認,稅收增幅的大幅下降主要仍是經濟環境所致,但亦有一部分是來源於結構性減稅政策的施行。去年,結構性減稅成為稅收領域的重中之重,除實施新的個人所得稅法外,營業稅改增值稅試點、提高小微企業增值稅和營業稅起征點、擴大小微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適用範圍等措施亦相繼啟動。國稅總局數據顯示,來自工資薪金所得個人所得稅下降8%,個體工商戶生產經營所得個人所得稅下降12.5%;而國稅總局總會計師汪康此前曾表示,2012年對部分地方的「營改增」試點,給企業減稅300多億元。

  結構性減稅措施小有成效,但亦未能改變整體稅負繁重的局面。逃稅是很多中小企業的真實生存法則,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去年發布的調研報告顯示,90%的企業有逃稅行為。他們面臨的不是守法與否的抉擇而是「不逃稅即倒閉」的生存困境,因為占大頭的增值稅稅率通常在17%,比起普遍的10%-15%甚至3%的利潤,是顯而易見的虧本買賣。而我國70%的是流轉稅,即間接稅,這些稅負痛苦通過層層轉嫁,最終以高物價的形式壓在每一個民眾的肩上,工資單上可以看到的直接稅負與物價中看不見的間接稅負疊加,帶來的是雙重的壓力。企業與民眾對稅負重擔的感受非常明顯,近年來減稅的呼聲一浪更比一浪高。結構性減稅應聲出台固然令人欣慰,但稅重局面的改變需要的是大刀闊斧的全方位改革。

  在我國現行稅製體係中,重複征稅、高稅率和稅種過多過雜是壓在企業身上的三座大山。造成重複征稅的最主要原因,是環環征收了增值稅卻又在最終環節以營業額為稅基征收營業稅。雖然營改增的試點理論上有望解決這一問題,但實際上稅率變高反而令重稅問題更加嚴重。我國企業普遍適用的增值稅率為17%,而不少國家的同一稅率僅為「個位數」;而我國一般企業所得稅率為25%,微型企業稅率仍高達20%,這比韓國高出逾一倍。況且,企業需繳納的雜稅過多,稅種有十多種,且稅負近年來增長很快,而稅收政策更是向大型企業傾斜,如大型國企可向有關部門申請特殊事項免稅以及增值稅進項稅額抵扣,而小微企業卻享受不到這些優惠。稅製改革的目標是追求公平,要推倒這三座大山,唯有大幅減少間接稅的比重提高直接稅比重,將高企的稅率調低,砍掉不必要的雜稅以及彈性征收的各種「費」,並給予中小微企業更合理的優惠支持政策。

  而於民眾而言,不僅需承擔70%流轉稅層層轉嫁過來的稅收,亦需負擔未得到完善保障的教育、醫療、養老支出,且占初次分配主要地位的勞動者報酬被以高稅率及企業留存的方式將大部分交給了政府及資方,資本所得的快速增長讓個人所得更顯弱勢。人社部數據顯示,去年我國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長14.1%,在國民經濟收入中墊底。要改變當前的不公平現象,調低中等收入階層的所得稅稅率並增加財產稅稅率以減少投機傾向是當務之急,但長期而言,若想實現「國民收入翻番計劃」,則需對稅製作出徹底改變。我國現行為分類所得稅製,但個稅實為工薪稅,未能全面反映納稅人真實納稅能力反而容易造成收入低者納稅更多的現象,而按家庭計征個人所得稅,則可彌補差距以實際負擔為基準,其公平原則已經過多個國家多年來的實踐驗證。在我國,雖然信息網絡建設或是製度設計有其複雜性,但並非不可克服。

  日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談及優化稅製問題,強調房地產稅收製度和調節收入分配的稅收製度是中長期要認真研究的兩大稅製改革,並未提及按家庭征稅及間接稅改革等問題,且中長期的表述預示著短期內調整或無望。但需要注意的是,結構性減稅不能扭轉中國整體稅負繁重的局面,負重稅前行的中國在經濟社會發展上將更為吃力,亟待間接稅改直接稅、各項稅率調整以及從工薪稅向按家庭征稅轉變等一係列全方位改革。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