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報:為維權向弱者施暴,於法於理皆難容

2013-01-16 07:29  來源:南方都市報

  1月14日,一位不速之客的到來,最終引發了「廣州媽媽們」的集體恐慌。因為在這天上午,很多家長收到了來自教育局的短信:現有一湖南男子因不滿家鄉拆遷問題,揚言要在廣州幼兒園和中山大學製造血案。消息傳出之後,立馬在微博上開始擴散,很快一場近乎社會性的恐慌開始被掀起,而兼有「中山大學」和「幼兒園」兩個關鍵詞的中大幼兒園,更是在中午就開始提前放假。

  這場突如其來的集體恐慌,雖然在揚言施暴者曹某向警方「自首」後得以逐漸散去,但虛驚之餘,卻不得不去反思個中所包含的深刻警示。首要的一點是,本案的出現表明了社會風險具有很強的轉移能力。按照當事人和當地警方的敘述,原本衝突是征地拆遷事情所造成的,現在卻差點變成了傷害學生、孩子的事件;原本肢體衝突只存在於拆遷所在地湖南汝城縣,但現在這一隱患卻被轉移到了廣州城。社會風險的轉移邏輯不禁讓人目瞪口呆,而究其原因,無外乎曹某自己說的廣州是大城市,出人命就能引起關注。

  長久以來,圍繞征地拆遷展開的鬥爭一直有一個定律,即民眾把事情鬧得越大就可以獲得越多的賠償。當事人曹某縱有一肚子苦衷,選擇驅車數百裏到廣州準備行凶,怕是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正是基於這樣的分析,在微觀層面上,曹某在與當地拆遷方的鬥爭中,並非絕對意義上的弱者——— 既然他能夠通過口頭威脅大城市的學校學生,就說明他知道如何挑動輿論的敏感點,調動媒體的力量。當然了,這樣的做法只是臨時性的,自己必然也要遭受處罰。但從鬧大事情上說,他已經達到目的了。

  或許,本案之後,通過揚言向弱者施暴來獲得對自身困境關注的行為,將被一些人所模仿。但需要指出的是,這種維權方式的最終結果必然是「共輸」:一些本非當事方的無辜之人也會為此付出代價,而那些施暴者或者揚言要施暴者,則更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無論在何種社會,有何樣的不滿,向無辜的弱者施暴,非但不會博得人們的同情,反而會遭到人們的唾棄。可以預見,如果口頭威脅成為了現實,在道德上,曹某將比不敢反抗的懦夫們更加低劣;在法律上,他也會遭遇無比嚴厲的製裁,同時卻得不到輿論絲毫的同情。

  當然,即便威脅僅僅是存在於口頭上,當事人所要付出的代價,也必須是沉重的。畢竟,要捍衛一個社會的基本秩序,對於揚言施暴者絕不能姑息,這也是政府和公眾在面對此類言論時,所應該達成的一個共識。因此就事論事地說,維權當然可以,但不能支撐任何暴力行為,更不能成為向弱者施暴的理由。

  譴責曹某行為的聲音應該齊聲,但並不意味著要集體遮蔽他揚言施暴的背後原因。從維護公共安全的層面談,一種治標的辦法在於相關的N G O應當及早地介入事件,對當事人進行心理幹預,以避免更多非理性行為造成更多的悲劇。而治本之策,則需要上升到拓寬底層民眾維權渠道這一點。以征地拆遷案為例,假如不能把拆遷這樣的「經濟糾紛」化為「法律事件」,而是釀造成「政治事件」,縱使廣州這樣的大城市增加再多的警力,社會組織派出再多的心理醫生,我們所不願看到的悲劇恐怕依舊會有存在的土壤。

  因此,討論此類事件需要從兩個層面來看。從社會結構上分析,政府要看到通過揚言暴力來進行維權的行為,其存在的土壤是信息社會的降臨和底層抗爭渠道的相對閉塞。前者不可阻擋,後者則有疏通的空間;從具體事件來看,揚言施暴的曹某必須得到法律相應的製裁,因為不論他背後是否有冤屈,有著多大的冤屈,向弱者施暴的維權方式,於法於理都是不能容忍的。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