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報:暴力少一些,討論多起來

2013-01-15 11:34  來源:南方都市報

  日前,作家李承鵬在其新書《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簽售現場被人襲擊和扔菜刀一事,再掀網絡熱議。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發消息證實,李承鵬在新書簽售活動現場“遭一名購書群眾掌摑”,打人者隨後被海澱警方帶回審查,其“自稱因反感作者所著新書內容,遂借簽名之機動手”。

  綜合各方信息可以看到,此次李承鵬的新書簽售,遭遇“掌摑”和“扔菜刀”兩個行為,起碼在行為細節和事實方面尚有區別。前者屬於直接侵害他人人身權益的暴力行為,這一點從@平安北京的信息披露中亦可得到佐證;而後者,從一開始或算以行為藝術的方式表達不同意見,但當經過包裝的菜刀沒能送出去而改為“扔”時,行為的危險性頓生。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訴諸公眾討論的線下暴力風波,此前還有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某教師“掌摑”老者的新聞。不少人對此感到憂慮,在於平和、寬容的問題探討之風會因此破壞,或者難以為繼。尤其是暴力行為的發起方,有著越來越相似的觀點與立場背景。

  相較於個案細節的膠著,類似事件中有幾種共通的特質更有必要深究。據報道,此次對李承鵬動手的尹姓男子,打完之後“邊跑邊罵漢奸”,用警方說法則是所謂“反感作者所著新書內容”。文章刊發,讀者有怎樣的評價,讚揚抑或批評,支持還是反對,都應該算正常。但近一段時間以來,一種風氣甚囂塵上,那就是動輒將一種觀點冠之以“漢奸”、“賣國”的定性。而且往往這種頗為嚴重的判斷,係出於私人較為主觀和情緒化的說法。而在國家立法層面,對所謂“漢奸”、“漢奸言論”早已不再認定,更遑論判斷標準。

  這種以民間方式給予一些公民某種政治不正確進行定性的傾向,不僅不可取,而且應當被警惕。需要看到,對觀點、文章的批評已經從罵“漢奸”發展到打“漢奸”,而且如前者一樣不莊重的角色認定,正成為後者行為的所謂合法性(或者起碼是合道德性)依據。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即便是觀點錯誤,即便錯到“漢奸”的程度,是否可以訴諸私人暴力?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以某種政治不正確為依據,對一些在《憲法》35條允許的範圍內所發表的言論動用暴力,一定不能得到法律的縱容。

  角色抹黑,並使其成為暴力相向的依據,之所以需要被警惕,還在於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中,對公民言說的扭曲化認識,正在攪局。比如將在國內經過嚴格程序、合法出版的作品和作者,定義為某種“批評人士”。而事實上,所謂“批評”,用更正統的官方說法應當是“公民批評和監督政府”,這一點,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曾多次重申願意為此“創造條件”。

  在微觀層面,“批評”被一些觀點認為是不愛國,此種狹隘的是非觀不僅無益於寬容、寬鬆氛圍的建構,而且也模糊了公民意識與現代國家之間的相生相助關係。對於批判與建設,應當重申更開闊的觀察維度:當公權力正在做錯事,則關鍵時刻的嚴厲批評與當頭棒喝,恰是希望它改善,這本身就是最大的誠意與建設性;當明明發現有人在走向錯誤的方向,卻仍舊一味鼓勵,實則是一種毀壞的態度,俗稱“高級黑”。

  李承鵬新書簽售活動的一段插曲,或許在公眾熱議之後依舊會循例淡去,但在事件背後的問題討論實不該輕易停歇。北京警方及時表態介入調查,有助於為具體事件確立法律底線,而這只是最基本的公共討論規則之一。此外,還應當有更寬容、更平和的心態,觀點的論爭有助於自由、多元的氣氛,沒有什麼不能坐下來談,也沒那麼多需要耳光、菜刀相向的危急時刻。一個有容人之量、自由理性的現代社會,需要更開放地討論那些“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常識,理性的公民首先需要學會的就是如何辯論,如何開會,以及如何包容他人不那麼順耳的主張。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