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文嘉:霧霾天氣警示城市發展之憂

2013-01-14 11:04  來源:光明日報

  京城連續三天被霧霾籠罩,PM2.5一度達700微克/立方米以上。環保部門的數據顯示,從東北到西北,從華北到中部乃至黃淮、江南地區,都出現了大範圍的重度和嚴重污染,北京只是其中最典型的地區。

  霧是自然,霾是人為。持續的霧霾其實是工業文明對自然損害程度的直觀展示,是對人類將承擔的污染後果的現身說法。恩格斯一百多年來被引用最多的論斷之一,就是警告人類不要過分陶醉於對自然界的勝利,因為每一次勝利都會遭到自然的報複。他認為,“每一次勝利,起初確實取得了我們預期的結果,但在往後和再往後卻發生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預料的影響,常常把最初的結果又取消了。”霧霾之下難以運轉的航空、海運、道路交通和與此相關的現代化生活,正是對“取消最初的結果”的體現。

  城市化一向與工業化同步,越是現代化的城市越早承擔污染的後果,這是普遍情況。但除此之外,嚴重的霧霾天氣也昭示了城市在規劃上的不合理之處、在發展上的隱憂。以北京為例,PM2.5主要來自於工業污染、燃煤和汽車排放。三者比較而言,工業污染是最有治理抓手的一項——如要治本可以將重污染企業外遷(北京已經做到了),如要治標也可以在應急情況下要求企業臨時減產減排,無論哪一種都是有明顯可控製性的。但燃煤和汽車排放卻會隨著城市體量的增大、邊界的擴張而不斷加大,治理對象分散且複雜。從近年來的情況看,北京的一係列措施,如改用清潔能源為城區供暖、機動車治理搖號限號、大力發展軌道交通等,都是對城市體量增大現狀的不斷跟進。只是相比起迅速推進的城市邊界,公共政策跑得有些氣喘籲籲。

  功能過度集中,帶來了過大的體量,這已經是北京發展的深層困境。而公共交通的集中發展和機動車治理方案都相當於被現實逼出來的政策,應急性較強前瞻性較差,又使城市在規劃上失去了先機。此刻籠罩京城的霧霾,雖可泛泛歸結為現代化、工業化之殤,但也是城市治理中負面因素累積的結果。控製城市功能、控製進入北京的項目以及機動車治理成熟化,都是防止未來霧鎖京城景象頻頻出現的重要方法。

  正在城鎮化中崛起的新型城市應格外注意前車之鑒。各地霧霾天氣的出現,既是對現代生產觸碰自然底線的警告、對GDP至上思路的反駁,也是對城市規劃的合理性、城市治理的有效性和可持續性的檢驗,當然,還是對城市居民承擔公共責任、維護共同利益自覺性的考驗。最新消息顯示,北京霧霾有望在16日散去,但極端污染天氣的危害如此之大,其所警示的發展之憂無論如何都不應被雨過天晴後的城市所遺忘。

  劉文嘉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