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報:預防和應對極端天氣事在人為

2013-01-14 07:37  來源:南方都市報

  一場霧霾影響全國大部分地區。昨日,中央氣象台繼續發布大霧黃色預警,環保部門的數據顯示,從東北到西北,從華北到中部乃至黃淮、江南地區,都出現了大範圍的重度和嚴重污染。

  同日,北京市氣象台發布北京氣象史上首個霾橙色預警,空氣質量監測數據顯示,昨日上午9時北京除定陵、八達嶺、密雲水庫外,其餘區域空氣質量指數AQ I全部達到極值500,為六級嚴重污染中的“最高級”。至此,北京已連續3天空氣質量六級污染。

  這樣一場波及全國的極端天氣已構成名符其實的災害,與此事實相背離的是,迄今為止,它所受到的關注與其災害性無疑不相匹配。延續早先對北京PM 2.5話題的討論,盡管其嚴重性一再被強調,輿論的批評,對空氣質量的訴求彰顯某種刻不容緩的態勢,然而,無論從民眾日常生活的調整,還是政府的響應,在此期間都存在重視不足的問題。現實生活中,民眾生活井然有序,盡管有的地方環保部門持續提供最新污染數據,並發布各種健康提醒,然而,是否真正遵從這種提醒並采取相應措施,有待每一位遭受此次災害的民眾作答。

  我們習慣以城市為單位來衡量天氣的變化,當天氣伴隨著災害時,它的後果勢必以個體為作用對象,這就意味著,在某種程度上,遭遇極端天氣的民眾都成了災民。不同的是,每個人不同的身體和生活狀況,將決定其“適者生存”的能力。世界各地曾出現不同程度的空氣污染事件,其中1952年的倫敦煙霧事件曾造成上萬人死亡,此次波及全國的霧霾天氣對我們無疑是一種警醒。

  極端天氣直接影響人體健康,對於城市的管理者而言,無疑也是一場大考。北京持續多天的空氣重污染給這座城市平添考驗,去年年底北京出台《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日應急方案(暫行)》,被視為很大的進步。方案對各政府部門有著明確的職能分工,比如市教委負責在重污染日時組織中小學及幼兒園減少或停止體育課、課間操及戶外活動等,市經信委協調落實工業企業污染減排措施。如此細致分工意在發揮不同政府部門的職能優勢,為天氣恢複提供條件,這些規定的背後顯然彰顯這樣一個事實,即極端天氣應對不只是一兩個政府部門的責任。

  與之相對的,去年多地頒布法規,禁止擅自發布災害性天氣警報、氣象災害預警信號的行為,其用意顯而易見,即要排除不實信息帶來社會恐慌,將信息發布的權力納入政府一元,並重視政府的協調指揮。如果要讓民眾信任來自政府的信息,並習慣在災害性天氣應對過程求助於政府,這勢必要以政府部門的應對能力和意願作為支撐。此次霧霾天氣對官方的應對體係是一次考驗,據媒體報道,在此期間,北京市環保局擔當重任,表現出較高的動員能力,其持續提供的天氣數據,回應了民間對環境數據的渴求。然而亦有批評指出,多數政府部門在此期間表現遲緩甚至冷漠,盡管迄今為止未造成直接後果,但就整個應對體係而言,無疑是一種缺憾。

  除卻對極端天氣應對體係的反思,還有必要分析此次霧霾的成因。氣象專家稱,城市污染物會加重霧霾程度,使污染越來越嚴重。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波及全國的霧霾天氣,不同地區相互影響,大有“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之勢,鑒於此,今後的環境保護或應從中得到啟示,需要明確一個基本的理念,即環境保護應該成為不同地區不同城市共同的事業,因為它既是自我保護,也是彼此保護。

  早先北京市環保局提供的數據表明,煤炭污染是北京PM 2.5的第二大污染源。石化能源造就的第二次工業革命,揭示了一個無奈的事實,借用《技術與文明》一書作者芒福德的話說便是,“一個地區一旦晴空萬裏,很可能就意味該地區工業不景氣。”今天的中國,發展工業仍是頭等重任,在環境保護日趨窘迫的今天,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已是國情所向,理應成為各方共識。

  (南方都市報)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