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方:別一出事就說“個別人惡意煽動”

2013-01-11 10:11  來源:中國青年報

  1月8日,由於部分出租車司機認為由殘疾人駕駛並載客的“自強服務”車(下稱自強車)搶生意和要求漲價,張掖市甘州區1000多輛出租車停運。據甘州區交通局一位負責人介紹,當日張掖城區出現了私自停運事件,是由個別非法人員惡意煽動,謠傳要增加200餘輛自強車所致。事發後,張掖市及甘州區相關部門連夜召開會議協調處理,至1月9日中午,張掖城區出租車恢複正常運營。(大河網1月10日)

  我一向不認為“個別人惡意煽動”能起多大作用。就像你要去正常上班,突然有人“惡意煽動”你——別上班了,鬧事去吧!相信任何神智正常者不會“積極響應”,而會認為“惡意煽動”的個別人的大腦有問題。即便煽動者再積極、再惡意,也注定是徒勞無功的“個人行為”。

  其實,不管有沒有人“惡意煽動”,甘州區出租車行業的問題都是明擺著的,不是因為有人“惡意煽動”而產生的。不妨看看導致當地出租車集體停運的兩個原因,一是謠傳要增加200輛自強車,二是漲價的訴求。這兩個問題本來都有正常的解決途徑,卻以一種非正常的集體停運方式表現出來,其背後應該有更深層次的問題。

  先看謠傳的影響力問題。既然出租車集體停運後,當地認為“要增加200餘輛自強車”係謠傳,那為什麼個別人“惡意煽動”的謠傳,會具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社科院剛剛發布的《社會心態藍皮書》顯示,中國的社會信任不及格。特別是一些地方政府,不管說什麼公眾就是不相信。反差如此明顯,說明一些地方政府的決策缺乏足夠的透明度和穩定性,很多所謂“謠傳”往往就是最終的政策版本。

  再看出租車司機的訴求表達問題。不平則鳴是人之常情,一旦正當的利益訴求得不到合理的製度化表達,選擇非製度化的表達方式,就會成為一種常態。由於“謠傳”為當地出租車司機表達合理利益訴求提供了契機,它才會被信以為真。如果當事人的合理利益訴求得到了表達和傾聽,即便“個別人”再會煽動也無濟於事。

  從這個意義上講,一出事就說“個別人惡意煽動”,是一些地方政府應對群體性事件經常陷入的誤區。在他們的慣性思維中,一旦出現這樣的“群體性事件”,既要及時“救火”,更要千方百計追查背後的“煽動者”和“組織者”,似乎只要找到這樣的人,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可只是嚴懲“惡意煽動者”,不解決其背後的根本性問題,問題只會有增無減。

  更值得注意的是,我們社會中出現的一些群體性事件,越來越沒有什麼明顯的“惡意煽動”,而往往是由一個看似極其不相幹的事件引發,這就是一些專家概括的“無直接利益衝突”的群體性事件。如果一定要說這樣的事件中有“惡意煽動者”的話,那麼“煽動”和結果之間的關聯,也會像蝴蝶效應中的邏輯關係一樣沒有直接因果關係。這種情況下,與其把精力放在追究“惡意煽動者”上,不如下功夫解決“情願被煽動”背後的根本性問題。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