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施暴還拒不道歉,救助站哪來的權力

2013-01-11 07:43  來源:新京報

  救助站面對的絕大多數是需要幫助的弱者,而非潛藏的危險分子,何必對被救助者處處提防?

  記者臥底長沙救助站自曝遭圍毆後,引發關注。事後,受傷記者被診斷為輕度腦震蕩,左腳軟組織挫傷。救助站回應稱,肢體接觸屬“臨時約束性措施”,並現場公布受傷記者電話。而據民政部門證實,另一名流浪者在救助站曾被捆兩個多小時。

  長沙救助站對暗訪記者施暴,卻拒不道歉,不僅公布私人電話,置他人隱私於不顧,還拿出“臨時約束性措施”做擋箭牌,實在令人愕然。把人雙手死死束縛,摁在地上,所謂“臨時約束性措施”明顯是對他人身體的侵犯,救助站何來這種強製權力?

  長沙救助站解釋,“工作人員發現其褲口袋非常鼓囊,懷疑藏有刀具或其他違禁物品”。不過,一支小小錄音筆裝在口袋裏,情狀有那麼誇張?退一步說,即便有被救助者口袋鼓囊,救助站也無權把人摁倒在地,在沒有明顯的人身威脅下,僅憑自己的猜測,就斷定他人有危險性,用暴力手段將其控製。這早超出了正當防衛的範疇。

  “臨時約束性措施”的行事思維,令人駭然。這種邏輯之下,不禁讓人擔心,有沒有更多被救助者,成為暴力的受害者?在長沙救助站的思維裏,似乎看不到敬畏他人自由和身體的意識,看不到權利、尊嚴等字眼,有的只是居高臨下的管理者心態。一個救助站作為服務機構,怎能將受救助者當成可疑的犯罪者?

  得承認,救助站面對的人群複雜,可能確有暴力威脅的人藏身被救助人群當中,對於這一問題,當有嚴謹的甄別程序,由專業人員參與,而不是讓救助站人員恣意而為,更不能容忍在其過程中,有非法妨害他人自由和侵犯他人身體的行為。救助站面對的,絕大多數是需要幫助的弱者,而非潛藏的危險分子,所以,對於每一個被救助者,都應展現善意,而不是處處提防。

  長沙救助站施暴事件,並非偶然。2003年收容遣送廢除後,救助製度新立,由於過程比較倉促,加之此前毫無經驗,所以救助製度的設計,做得並不周密。例如救助站的工作規範不夠嚴格,公民權利保障空有口號,而缺乏機製支撐,救助站的運作也很不透明,一個救助站日常如何對待受救助者,公眾無從知曉和監督。一些救助站私底下膽大妄為,底氣正在於此。

  記者臥底救助站遭施暴,老人被捆兩個多小時,這種事情絕不能不了了之,長沙救助站不認錯,長沙民政部門,有責任介入調查,給公眾一個說法。與此同時,國家相關部門當看到,救助站救助的是弱勢人群,他們多沒有維權意識和能力,所以,加強救助程序的規範,讓救助站透明運作,接受外界的監督,才能確保救助服務不變形走樣,實現救助製度的服務初衷。

  韓涵(媒體人)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