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心態:農民工普感“社會不公”絕非矯情

2013-01-09 14:32  來源:中國網

  今天上午,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發布《社會心態藍皮書》指出,中國農民工普遍感覺到社會不公平,受到社會不公平對待時主要是采取消極逃避的行為。個人的基本信念、心理預期、社會比較和歸因傾向等因素會影響農民工的公平感知(1月7日《人民網》)。

  隨著國內改革開放而湧現出的一個最大群體:農民工,自有了正式稱謂以來幾十年裏,一直就沒有離開過人們的話題。他們遊走在城市的邊緣,拿著幾乎等同於城市最低工資線的薪水,沒有城鎮居民職工所擁有的任何福利待遇和各種保障,幹的卻是最艱苦甚至是許多城市人所不屑的工作,卻又遭遇社會最多的“白眼”。但無論誰又都承認他們是城市建設和經濟發展的生力軍,就是這樣的一個群體,從原先的“任勞任怨”到如今普遍性的感到社會不公平,這種轉變其實正是我們社會經濟快速發展過程中最難以消除的“煩惱”。

  實際上,今天的農民工已非昨日那群剛剛離開家鄉的“半腿泥”農民工所能比,如今的農民工絕大多數是“農二代”。他們有著父輩所不具備的文化知識,說是農民工確實又很少甚至根本就沒有和種莊稼打過交道,他們所接觸的新觀念和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急於融入城市的迫切心理同樣別於他們的父輩,更比他們的父輩有著較強的職業競爭理念。但現實的殘酷以及自身條件的限製,他們依然很難甚至根本無法擺脫與父輩有著同樣的命運,而橫向的比較又感到非常的不甘甚至抗爭,對社會的不公平也顯然比他們的父輩更敏感。

  從個體上來說,新型農民工在城市裏無論是工作還是現實生活,各種不公平甚至歧視所給他們帶來的切身感受往往既現實又刻骨銘心的。他們的付出不僅與收入極不對等,常常會為欠薪而煩惱,勢力的商家眼裏沒有他們。燈紅酒綠的城市就在眼前卻又離他們非常遙遠,他們甚至為免遭白眼不願意乘坐最基本的公共交通工具,為了方便雇主和找到活幹,甘願躺在城市冰冷的立交橋下,就是這可憐的一點“占有”還往往被城市以有損形象為由而遭到驅趕。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像城市的孩子一樣接受良好的教育,但幾乎沒有城市不為他們設置高於戶籍居民的門檻,他們的身份證決定著他們要想和城市居民完全肩並肩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從群體上來說,現實社會的農民工處在社會最底層是毫無爭議的,他們繼承了上一代農民工的樸實、勤勞與善良,繼續著父輩們居無定所的職業,成為各個城市名譽上關懷實質上又讓城市管理者頭疼的一個群體。政府部門存在的懶政或是失誤造成的不幸常常會與他們不期而遇,他們的某些不幸或是為維護權益而做出的“創意秀”,既為城市管理者奉獻一道道“難題”,城市又常常利用解決這些難題而將壞事變成好事,甚至成為城市管理者裝扮政績形象胭脂紅粉。一次次事實證明離開農民工的城市可能會變成一堆垃圾。同樣,更多的事實證明幾乎所有的城市都沒敞開胸懷接納農民工的大量湧入,多重矛盾與尷尬的匯集,釀成今天的農民工注定成為諸多社會不公的品嚐者。

  社科院“藍皮書”的調查沒有人會懷疑,農民工普遍感到社會的“不公平”更絕非矯情。相信無論是政府還是社會都會對這一調查結果深有感觸。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字顯示,如今流入城市的農民工已達2.5億之多,他們的生存狀況以及對社會的價值判斷,基本上就代表著中國最普通老百姓的現實,農民工普遍感覺社會的“不公平”。其實正是擺在國家和各級政府面前亟待用改革來解決的分配等諸多社會不公,而一個國家法律法規、製度、政策乃至體製如何顯示他的先進,既不在於上流社會如何鶯歌燕舞,也不在於城市的高樓林立甚至光怪陸離,而是在於最普通百姓對社會公平正義的感受。當我們的農民工和最普通的老百姓能夠公平分享改革紅利,能夠切身感受到公平做人的尊嚴和政府社會對自己權益的公平尊重,再言社會不公會讓公共輿論感到“矯情”,總而言之,消除普通百姓心中對社會的“不公平感”,解鈴還須係鈴人。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