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金亮:該怎樣重建不斷下滑的社會信任

2013-01-08 08:49  來源:重慶晨報

  中國社科院發布的《社會心態藍皮書》顯示,中國社會總體信任指標進一步下降,低於60分的“及格線”,出現了人際間不信任擴大化、群體間不信任加深等新的特點,並導致社會的內耗和衝突加大,群體間不信任表現為官民、警民、醫患、民商等社會關係的不信任。 (新聞詳見今日本報33版)

  目前,整個社會正處於高速發展階段,社會結構劇烈變化,社會利益日益多元,社會價值日漸多樣。社會階層與社會群體出現一定分化屬於正常範疇,而問題是,人際間與群體間的不信任日漸拉大,成為激化社會矛盾,釀成社會衝突的誘因,已然影響到正常的社會秩序和穩定,亟需直面與解決。

  撕裂社會信任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弱勢心態的普遍蔓延。2012年的熱詞中,“屌絲”比較火,自從這個詞誕生以來,頗受追捧,一個有趣的現象是“人人自稱屌絲”,裏面有農民工、大學生、白領、公務員等。這顯然不是僅僅追趕時髦那麼簡單,背後折射的是一種心態,有個人心態,亦有群體性心態。

  恰如藍皮書所言,“底層認同、弱勢群體認同依然比較普遍,底層認同已經成為影響社會心態和行為的關鍵因素”。六成多的被調查農民工認為社會不公平,此前有調查稱,七成以上的大學生認為自己處於社會中下層。幾乎可以肯定,若弱勢群體的基本權利和利益得不到保障,強勢群體的日子也不好過。

  農民工認為自己收入低廉,權利無保障,生活無力;大學生認為上升渠道逼仄,前途渺茫;白領們則認為社會壓力太大、房價和物價太高;富人們認為生活缺少安全感,社會仇富心理太重,紛紛移民海外;官員們認為維穩壓力太大,社會仇官情緒太濃,選擇當“裸官”……

  每個群體都有各自的苦衷和怨氣,都有各自的焦慮和緊張。去年發生了數起醫患案件,行凶者認為醫生太冷漠,看病太貴、太難,將一些體製弊端歸結到醫生的頭上,而在他人眼裏的“強勢群體”醫生,認為自己才是十足的弱勢群體,工作很累,還得不到病人的理解,缺乏安全感。

  弱勢心態的另一種表現形式是“底層互害”,鬥不過強勢利益群體,就將拳頭揮向更弱者,近幾年來發生的校園血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那些歹徒的動機竟然是借此“報複社會”。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葉建農表示,“現在社會不同階層之間溝通不夠,經過心理的‘哈哈鏡’,造成誤解和偏見,導致社會矛盾加劇,有時甚至引發惡性事件。”隨著貧富差距的拉大,部分社會群體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產生了強烈的被剝奪感,甚至萌生泄憤欲望。

  相應的訴求表達與維權渠道不暢,更是惡化了這種心態。最值得警惕的是,一旦此種心態固化為刻板成見,不但會讓社會不信任擴大,引發群際衝突,而且會加劇心理壓抑和心理失衡,導致社會不穩定事件發生。

  社會整體信任的下跌凸顯社會轉型期的心理脆弱和困境。要重建社會信任,凝聚社會共識,消弭群體隔閡,走出弱勢心態的陰霾,需要不同群體間加強理解與溝通,多一份包容與理性,還需要重塑社會公平正義,提速體製改革,促進權利公平、分配公平、機會公平等。唯此才能培育自信、平和、積極的社會心態。

  重慶晨報評論員 侯金亮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