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戶口讓官員財產公示製度未生先亡

2013-01-07 13:09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網

  鄭州“房妹”新聞迭出,新聞背後還有新聞,從被曝有29套房,到父親係前房管局局長,再到一家雙戶口、違法戶口被注銷,涉案民警被關禁閉,順著這條線索挖下去,一條官員腐敗的完整利益鏈就能大白於天下。

  雙戶口的出現無疑給國人寄予厚望的反腐利器“財產公示”以致命打擊。如果一官員之家有4口人,辦理雙戶口後,其餘4個就成了隱匿財產的黑洞。在官員公開的身份下,只需注冊合理的財產,說公開隨時可以公開,沒什麼了不起。一個巨貪就可能以清正廉潔的面目示人,如果再時不時地為民請命幾句,在善良、易感的中國百姓面前,簡直就要成當代海瑞了。

  官員財產從申報到公示,18年了,千呼萬喚始不出,其中必有原因。他們要“摸著石頭過河”,一邊摸一邊搬,從中國搬到海外,從自己的真戶頭搬到旁邊的假戶頭。搬的過程中還要當心搬運工,需要打通、收買,怎麼可能不花時間?

  財產搬家就像上市公司的資產重組,想想地方政府為保殼,那些從ST、*ST到去ST的公司的72變,就能知道官員發財的大致思路。先裝了值錢的資產進去,然後開始挖,挖空了再裝。稍有腦子的官員都不會將大量財產置於自己公開的名下,真正有含金量的,是那些不輕易顯山露水的第二戶口,或是官家參股的虛擬公司。這也是地方政府主導上市的公司鮮有投資價值的原因。

  移民和裸官流行,幹爹和小三吃香是這種背景下的浮生物。

  只有沒腦子的官員才會拚命抵製財產公示,找條件不成熟、國情不同種種借口。這種人要麼是沒膽量移民,要麼是沒搞到雙戶口。

  財產公示製度在民主國家是反腐利器,但在中國不是,因為怎麼公布、公布多少,完全取決於官員自己。加上這雙戶口的發明,幾乎讓這一製度未生先亡。

  鄭州“房妹”一家雙戶口並非個案,據報道,當年胡長青就是用“陳鳳齊”這個身份證坐飛機從昆明到廣州去會情婦,才讓江西省政府找不到人,以為他遇害或者潛逃國外了。還有那被稱為“職級最低、數額最大、手段最惡劣的女貪官”羅亞平,被“雙規”後,有關部門第一時間對她的辦公室進行搜查,結果查出她有身份證12個、戶口本15個。

  反腐,中國需要的不是技術性的修修補補,而是需要從製度上改進中國式民主程序,去掉幾個Bug,方能產生有效的監督。地產商任誌強今天上午在北大新年論壇及高峰對話會上放了一個響炮,他說,“我們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站起來把牆推倒,建立民主製度。”此言極是。

  但是,建立什麼樣的民主卻有講究,這涉及改革的代價,中國能不能承受。前文《改進中國式民主程序促社會長治久安》,該文提供了一黨統治下民主改革的幾種可能,理性地思考了官員不能貪、不敢貪的現實方案。

  (摘自作者:駱小明 博客)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