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驊:身陷昆明長水機場的無奈和困惑

2013-01-07 10:18  來源:東方早報

  年末歲初,一家人好不容易湊一塊出遊雲南,卻遇上了昆明長水機場的大面積停運事件。

  上月底,我與家人從昆明長水機場出發,前往雲南省內一些州縣遊玩,來回幾度經過長水機場。當時我就有不少困惑,例如安檢通關後的國內候機回廊兩側開有10多個登機門,造得夠氣派,但整個回廊上衛生間卻很少,沿途盡是售賣各種物品的商號。好不容易在盡頭處找到一個,居然還要排隊,不僅女士要排隊,男士也要排隊。

  且整個回廊上取飲用水的地方,也就僅廁所旁一處。所以到1月3日、4日人流一集中,飲用水機前排隊等泡方便面的幾十米長龍也成了新的一景。順便提一下,到了1月4日,機場內的方便面價格從4元一碗“上浮”到10元,機場裏的便餐也變為78元一份,且還要排長隊購買。

  孩子們因為4日要上班,就預先定了3日的機票回滬。他們行前從微博裏得知機場裏已很擁堵了,便立即與訂票網站、航空公司方面聯係,好說歹說才將航班改簽為次日中午。4日上午,我們接到孩子的電話,說機場裏已是一片混亂,旅客擁擠不堪。

  孩子們提醒我:第一,晚點進機場。第二,去VIP候機室,不要進大廳等候。但是等我們進得VIP候機室,只見沙發已經坐滿候機的乘客,臨時加的折疊椅也被占滿,晚到的人就只能呆在外面的走廊上。我見到有人在櫃台前大吵大鬧,聽說那人從手機上查到他的航班剛飛走,他卻被落下了,但從頭到尾都沒人通知他登機。而我旁邊的一位男士告訴我,他得到通知可以登機,也通過了安檢,但在指定的機位停著的卻是另一航空公司的飛機,他那班飛機已經飛走了。

  我從電腦上查得我們的飛機準點從上海飛來,靠在登機橋上已經有幾個小時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卻沒讓我們登機。鄰座一位旅客告訴我,他的飛機早已到了,也通知登機了,卻又通知要乘客原地待命,說是因為有旅客在登機門前圍成人牆,索要誤機賠償,航空公司說是天氣原因,公司沒有賠錢的責任,雙方僵在那裏。很多旅客在機場裏被翻來覆去“踢皮球”,航空公司讓他們找機場,機場讓他們找航空公司,最後是雙方都讓旅客找政府去。當晚當地政府用大巴接滯留的旅客在賓館過了一夜,費用由當地政府埋單。

  經過幾個小時的煎熬,我們終於在4日深夜回到了虹橋機場,而孩子們雖然定了比我們早一天的航班,結果只比我們早到了半個小時,一家人幹脆扶老攜幼一起回家。

  對這次經曆,我沒有憤慨,更多的是困惑和不解:昆明長水機場號稱是中國第四大的航空樞紐,居然這樣“弱不禁風”,小風小浪就幾近癱瘓。現在許多地方,商業主體不負責任,闖出禍來反正都由地方政府兜著,動用行政資源,花錢消災,這樣的做法已不是一次兩次,一處兩處。這樣來消耗公共資源,是算正常,還是不正常?

  (盛驊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