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早報:追究瞞報犯罪,從山西“兩案”做起

2013-01-07 07:22  來源:東方早報

  城區大面積停水,市民瘋狂搶購飲用水,似曾相識的一幕此次在河北邯鄲上演,原因是污染源所在的山西長治事故信息披露的嚴重滯後。

  1月5日下午,河北省邯鄲市區突發大面積停水事故。原來是邯鄲接山西省通報,去年12月31日早晨,山西長治市下轄潞城市境內的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生苯胺泄漏事故,導致流經邯鄲的漳河在其上遊山西境內發生水體污染。但山西省環保廳在1月5日才獲知消息,晚了整整5天。

  而長治市新聞中心辦公室主任王一平表示事故並未遲報,他稱“只要污染不出長治的邊界好像就不用往省裏報,自己處理就行”。事實上,按2012年6月開始施行的《山西省突發事件應對條例》第三十條規定:較大以上和暫時無法判明等級的突發事件發生後,縣(市、區)人民政府應當及時報告,設區的市人民政府、省人民政府有關部門和單位應當在兩小時內報告省人民政府。本應在兩小時內完成的上報,卻被瞞報了整整5天,於是滾滾毒水流向河北。

  無獨有偶,就在十多天前的去年12月25日,中鐵隧道集團二處山西中南鐵路某隧道發生爆破事故,造成8人死亡、5人受傷,事故一直未被上報。直到2012年12月29日晚,網民通過微博報料,事故才得以曝光。1月1日,山西代省長李小鵬在現場工作會上表示:要對“事故瞞報實行零容忍”。然而,此時長治的苯胺泄漏瞞報事件已然發生。

  瞞報緊跟著瞞報!中國民眾吃瞞報的虧還少嗎?去年2月3日中午開始,江蘇鎮江市自來水出現異味,之後發生了搶購飲用水風波。當時,鎮江自來水公司竟稱是因為自來水中加大了氯氣的投放量,真相卻是某外輪洗艙導致苯酚外泄污染長江。2010年,福建紫金礦業廢水污染汀江,事故被瞞報了至少9天。最著名的瞞報事件莫過於鬆花江水污染事件。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雙苯廠一車間發生爆炸,約100噸苯類物質流入鬆花江,導致下遊的哈爾濱停水多日,污染甚至流向了境外。當時吉林石化公司某負責人居然謊稱,爆炸“燃燒後產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不會污染到水源”,成為一時笑柄。

  針對山西接連發生的瞞報事件,新華時評稱“事故瞞報遲報就是對人民的犯罪”。說得不錯,瞞報就是犯罪,不是人民內部矛盾了,問責當然不能僅限於黨內警告、免去職務。我們需要切實的問責,拳拳到肉,足以威懾相關官員,一旦瞞報就徹底斷送其前程,乃至令其鋃鐺入獄,而不是春風拂面的問責,過個一年半載就能“滿血滿狀態複活”,乃至得到升遷。

  事實上,2006年的《刑法修正案(六)》就規定了“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目前山西隧道爆炸事件中4人已被追究此罪名。但是更要追究參與乃至一手組織瞞報的官員的瀆職犯罪。一起嚴重的苯胺泄漏,按相關規定兩小時就應該上報,卻被拖延了5天,導致下遊上百萬的人口處於停水、搶購飲用水的恐慌當中,這就是犯罪。早在2006年,最高檢《關於瀆職侵權犯罪案件立案標準的規定》就明確:“弄虛作假,不報、緩報、謊報或者授意、指使、強令他人不報、緩報、謊報情況,導致重特大事故危害結果繼續、擴大,或者致使搶救、調查、處理工作延誤的”,就應追究相關官員的濫用職權罪。但至今鮮有官員因為瞞報事故而被追究濫用職權罪的。

  山西的隧道爆炸、苯胺泄漏兩起嚴重的瞞報案接連發生,其中相關企業負責人、官員公然在以身試法。我們期待以這兩案為標杆,確立一個鮮明的判例:瞞報就是犯罪,涉嫌瞞報的官員必須受到法律追究,不能撤職換人了事。

  (沈彬)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