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考:沒有懺悔的承諾難見希望

2013-01-06 10:35  來源:華商報

  河南蘭考縣7名孤兒和棄嬰殞命於民居火災,收養者被警方控製。事件進一步發展,當地政府工作人員先是以收養者袁厲害“非法收養”為由,極力撇清政府本應該承擔的責任,遭到社會的猛烈批判。

  其後,於昨日下午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當地政府相關負責人通報火災事故,並承認存在的監管漏洞,並部署下一步政府工

  作:一是對全縣存在的各類安全隱患進行拉網式排查;二是依法嚴厲打擊民間非法收養行為;三是不惜財力、物力,2013年全力建好蘭考縣社會福利中心這一民心工程,確保社會上不再出現遺棄嬰兒無人收養的情況。

  事件先後的轉折,政府態度的轉變,以及那看似擲地有聲的承諾,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撫慰輿論的群情激憤。然而,一個沒有深刻檢討和懺悔的承諾,來得太快,也可能消失得很快,以至於很難讓人將希望寄托於此。

  因為,類似一本正經的承諾,在這片焦裕祿工作過的地方曾經出現,但並未兌現。

  回顧事件,“愛心媽媽”袁厲害所收養的孩子,數年來一直生活在風雨飄搖、隱患重重的空間裏。而就在去年,當地民政局官員稱,要保障並提高袁厲害所撫養孤兒的生活質量,將建立臨時安置點,聘請幼師、醫生、殘障老師等對孩子進行身體檢查和心理輔導。但時至今日,棄兒們依然寄養在袁厲害家中,火災發生時獨自在家無人看管。

  因為,一個喪失基本政治倫理底線的政府,對於它和它的承諾,社會難以再報以信任。

  保障人的基本生存權利,這是政府不可逃避的公共責任。可當政府責任始終不見蹤影時,一個普通婦女能收養34個棄嬰和孤兒,做了本該政府做的事情,承擔了本該政府官員該承擔的責任。當悲劇發生,袁厲害無疑是有責任的,但政府最初的反應,並沒有對相關部門的責任缺失進行質疑和調查,反倒以“非法收養”的理由,指責收養人違反法律,這顯然突破了最為基本的政治倫理底線。

  所謂的“民政局沒有強製執法權”、“袁厲害常借棄兒向政府提條件”,都不是政府為自己撇清責任的理由。試問,在袁厲害非法收養的這些年,相關部門為這些孩子做了什麼?當地政府既明知袁厲害不具備收養資格,“有關部門”又采取了哪些措施?為何屬於民政部門救助的棄嬰,要由私人來承擔?而截至目前,當地政府部門甚至還未對命殤火災的7個生命主動擔責。

  面對如此慘烈的悲劇,面對還在風雨飄搖中掙紮的孤兒、棄兒,社會迫切需要一個承諾,來安放這些生命。但我們更需要一個有懺悔的承諾,當地政府能夠對此次大火和以前政府責任缺失進行懺悔和檢討,讓相關部門不能輕鬆免責;對“民間收養”製度和孤兒救助體係進行懺悔和反思,解決民間孤兒撫養面臨的尷尬現狀;對政府對待袁厲害的態度進行懺悔和反思,因為政府不可以打擊民間的良善,只能為民間良善的循序發展提供足夠的平台和空間,同時應該尊重每一種形態的公益慈善。

  沒有懺悔的承諾難以寄托希望。蘭考大火後,當地政府表示,將大力嚴厲打擊民間收養行為,這必然導致未來民間收養熱情和渠道大大減少,而當沒有懺悔的承諾難以有效兌現時,官方救助存在諸多漏洞沒有補齊,很多地方福利中心救助能力有限。屆時,孤兒、棄兒將會面臨更加悲慘的境地。正如有網友擔心的那樣:民不救,官難助,孤兒棄兒將淪落何方?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