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報:那些潛伏在校園裏的“小小情報員”

2012-10-24 10:52   來源:晶報  

  人們對前海小學設置“小小情報員”的不滿和批評,更像是一種充滿警惕的條件反射。人們害怕曆史會重演,擔心“告密文化”玷汙孩子幼小純潔的心靈

  在深圳南山前海小學有幾名“小小情報員”,他們除了學習,還擔負著老師交代的“潛伏”工作。具體任務是觀察身邊同學情緒與心理變化,然後每周定期向老師提供“情報”,以便老師及時了解學生心理動態。他們收集到的“情報”包括某同學早戀了,上課心不在焉、神情恍惚;某同學缺少父母關愛,故意逃學想引起家長注意;某同學家裏經濟條件不好,感覺非常自卑,很少願意跟人交流;某同學愛給人取侮辱性外號,等等。

  這則新聞經媒體報道後,引發了巨大爭議。一些家長認為隻要講究溝通技巧與語言的表達方式,還是有助於青少年身心健康發展。但更多網友則對讓學生當“臥底”表示不滿,認為這會讓孩子從小沾染告密的習氣,是一種扭曲的教育模式。

  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問題不容忽視,前海小學設置“小小情報員”的目的,也是希望幫助一些學生解除心理困惑,緩解心理壓力。但善意的初衷未必意味著達至目標的方式和程序正確,具體到“小小情報員”的設置,也確有值得商榷之處。

  “小小情報員”肩負使命,在前海小學的管理模式下,這些肩負使命的孩子更像是校方的信息采集工具。了解學生的心理狀況是校方職責,學生並不負有幫助校方管理學校的義務。設置“小小情報員”無疑能方便校方管理,但卻增加了學生負擔。單從這一點來講,這樣的“責任轉移”便經不起推敲。

  “小小情報員”為校方提供情報,自然會得到精神上或者其他方麵的嘉許和回報。這類利益模式的存在,無論是顯性還是隱性的,都難言正常。尤其是,“小小情報員”用以交換的“籌碼”是同學隱私,孩子未必會覺得這樣的交換有何不妥,甚至認為這類做法就是正當和被允許的,這將使得同學的情誼和對個人隱私的尊重被人為扭曲,一種扭曲的觀念亦會在孩子心中紮根。

  在學校,孩子們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學生。“小小情報員”出現之後,“學生”身份之外又有了新的劃分與設置,出現了“監督者”和“被監督者”。而無論對於身處哪方“陣營”的孩子來說,都不利於健康心態的形成和培育,他們會感受到隔閡,感受到對立。某種意義上,這就是一種人為造成的“心理問題”。

  在設置“小小情報員”一事上,前海學校或許無意將“告密文化”引入教學管理之中,但其做法卻又實實在在地同鼓勵告密有不少重合之處,這也是前海小學遭致輿論抨擊的重要原因。

  曆史上,“告密文化”的盛行古今中外盡皆有之。有資料表明,中國曆史上曾發生過數次全國性的大規模告密運動,為此而傾家蕩產、人亡族滅者數以千萬計。在某些荒唐的時代,告密更如瘟疫般虐行於神州大地,摧殘和折磨著無數人的肉體和心靈。“告密文化”是一個正派社會的腐蝕劑,也在國人心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傷痕。也因此,人們對前海小學設置“小小情報員”的不滿和批評,更像是一種充滿警惕的條件反射。人們害怕曆史會重演,擔心“告密文化”玷汙孩子幼小純潔的心靈。

  如果前海小學確實關心孩子心理健康問題,可以由老師們自己去多觀察,與學生和家長多溝通交流。若有一種合適的環境、氛圍讓一些孩子能主動找老師求助,當然更好。至於“小小情報員”這樣的“崗位”,是時候考慮撤銷了。

關鍵字: 情報員 潛伏 學生 校園 告密
責任編輯: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