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君玉:公投加劇恐慌 希臘窮途末路

  文|施君玉

  如果説希臘不與歐盟撕破臉皮,按債權國所提路徑進行改革,危機尚有化解可能的話,那麼公投可謂是拆除了這一妥協的“最後橋樑”。全民公投後,希臘走出危機的前景反而愈發迷茫。居民的恐慌性搶購、歐盟各方繼續企硬,希臘民眾尚未從勝利的歡呼聲中醒過來,便已陷入更為恐怖的深淵。面對歐盟五天提交新方案的“最後通牒”,希臘除跪低外,看不出有其他出路供選擇。

  希臘人對勝利的歡慶僅一個夜晚,第二天一覺醒來,不得不面對更嚴酷的現實。若無外援,希臘銀行的現金兩天內將被用光,居民晝夜排隊,在提款機上提取最高六十歐元的現金,許多企業被迫用現金支付員工的工資。超市內現恐慌性搶購,從米麪油鹽,到廁所用紙,凡是能買到的東西,均悉數收入籃中,超市貨架空空如也。民眾在忍耐今天困厄的同時,更擔心“明天的情況會更糟”。

  在多邊場合,希臘高官明顯感受到來自各方的寒意,到處都灰溜溜的。從新財長卡洛託斯,到總理齊普拉斯,一眾政客本想借國內民意為自己撐腰,豈料偷雞不成蝕把米,在歐盟會議上頻受冷遇。各方似乎對公投、救助均無興趣,唯一關心的就是“新方案”,看希方還有什麼可贏得信任的奇招。新財長卡洛託斯甫出山,便被斥輕浮,在週二的財長會上,手中連個書面材料都沒有,引來一片罵聲。在週三的歐洲議會上,希臘總理齊普拉斯還未開口,即遭到議員的集體嗆聲,會場噓聲一片。為了打消希臘僥倖心理,歐盟不得不發出最後通牒,把周日召開的歐盟特別峯會定為死限,最終決定希臘的去留。

  希臘政府“敲詐”不成,反令自己陷入被動。若不採取公投這樣的極端形式,希臘政府還可借國際債權人提出的要求,謹慎、緩慢地推動債務危機的化解。如今,政府卻陷入了死衚衕,一面是逾六成反對的聲音必須要傾聽,向歐洲方面爭取更有利的債務減免條件;另一方面,是歐洲各國毫不妥協、不向“敲詐”低頭的堅決立場,齊普拉斯已很難在兩者間找到折衷。

  希臘公投結束至今,未看到歐洲有絲毫的動搖。化解希債危機中的關鍵人物、德國總理默克爾儘管面臨內外壓力,甚至有人以“承擔希臘脱歐災難性後果”的恫言,要其放低姿態,救希臘於水火。但不論是“政策失敗者”的指責,還是歐洲分裂“罪魁禍首”的批評,默克爾似乎都不為所動,對其來説,最重要的是德國內民眾的利益,是逾半民眾的支持。默克爾明確放話,德沒有計劃與希臘談判新救助計劃,雙方無談判的基礎,德方不會同意減免希臘債務。

  默克爾的強硬道出大多數歐洲國家的心聲。據報道,十八個歐元區國家已有十六個贊成希臘脱離,對齊普拉斯政府的新方案,多數國家並不看好。歐盟各方已開始認真考慮希臘脱歐議題,並採取了一系列應對措施,防止事件給金融、經濟可能產生的衝擊,歐盟的法律團隊已着手審視條約,為希臘脱歐作法律準備。歐洲開始為最壞的結果作打算,何去何從,牌在希臘手中。無論口號喊得多響,希臘人顯然未做好迎接這場迫在眉睫災難的準備,但留給希臘的時間已不多了。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世説時局》公眾號

責任編輯:孟浩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