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社評:二〇一七一定要得 民意支持一定會得

  由特區政府制訂的二〇一七特首普選辦法方案昨日公佈,標誌着二〇一七特首普選工作在港正式揭開帷幕;方案六月中旬提交立法會審議時如獲得通過,全港五百萬選民將可以在二〇一七年高高興興地步入投票站,一人一票選特首,實現最大的公民權利和香港政制民主化的歷史性飛躍。

  方案公佈後,受到全港市民的關注、歡迎和各界人士的高度評價,“二〇一七一定要得”的普選口號瞬即在市民中熱烈傳開,特別是不少經歷過殖民管治的中、老年市民,對於兩年後能夠首次用自己手上一票選出特區行政長官,真正體會到當家作主人的滋味,更是充滿憧憬和感動得熱淚盈眶。不少“八十後”和“九十後”,對於兩年後有份參與選特首也充滿好奇和興趣,表示因此而要認真學習一下基本法,知道如何行使自己的責任和權利。

  事實是,昨天公佈的二〇一七特首普選辦法方案,可以説是自九七回歸以來在本港製訂的、最能夠充分體現“一國兩制”和落實基本法的一份憲制性重要文件,同時也是中央對港憲制管治地位與權力一次最有力的展示,其重大歷史意義與現實意義不容低估,而且必將在未來的國家民主法治建設和經濟發展、兩地融合中發揮不可代替的作用。

  昨日公佈的二〇一七特首普選辦法方案,可以説在三個方面值得給予高度肯定和讚賞,這就是:一合憲合法、二合情合理、三切實可行,是一份充分薈萃了堅定原則性和靈活協作性的智慧結晶,堪稱“一國兩制”下的“港式佳作”。

  方案第一成功要素,是合憲合法,即符合國家憲制規定、符合基本法有關條文、符合全國人大常委會去年八月三十一日作出的決定。這“三個符合”,是特區得以在二〇一七實現特首普選的唯一權力來源和法理基礎。離開了這“三個符合”,港人就根本不可能有普選特首的一天。

  特首梁振英和政改專責小組三位成員: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自一開始政改工作以來便堅定立場和不斷加深這方面的認識,在長達十六個月的諮詢期內始終堅持八.三一決定不能撤回修改,頂住了反對派的壓力,堅持普選方案不能“走樣”,即使冒着被否決的風險也不拿原則作交易。這一點堅持、這一份信念,源於依法辦事的傳統、更來自對“一國兩制”的承擔,是十分值得表揚與尊重的。

  二是合情合理,這情是港人之情、理是港人社會之法理。毋庸諱言,在特首普選議題上,港人社會與中央的關注點、“落腳點”都是有所不同的,反對派更在所謂“普世價值”和“國際標準”上大做文章,堅持要“公民提名”、不設“篩選”,指人大八.三一決定不是真普選……。面對來自港人社會的不同聲音和各種訴求,梁振英和三人組這方面的工作難度,比堅守八.三一決定還要困難和複雜得多。但是,從昨天公佈的普選方案看來,他們是奇蹟地完成了這一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把堅持八.三一決定與滿足香港市民意願在方案中很好地結合起來,其中特別有幾處“關節地方”的處理,更是叫人會心微笑、拍案叫絕。

  其中,如“入閘”的問題。泛民人士一直不滿與擔心的,就是在提名委員會制度下不能參加普選特首的“遊戲”,連“閘”也進不了。結果,方案建議,只要取得一百二十位提委推薦就可以“入閘”,而且推薦票上限為二百四,以防“壟斷”。按現行選委會千二人計算,泛民最少可以有兩人“入閘”,堪稱“閘門”大開、盍興乎來!

  更有“甚者”,“入閘”已不難,“出閘”也非“奇事”。方案建議,在提名階段採不記名投票,即提委的“自由意志”可以得到充分的發揮,參選人得票過半便可“出閘”,候選人數目不超過三個,票高者得,同票“抽籤”。如此“跑馬仔”,的確比“快活谷”不遑多讓。

  而到最後投票階段,五百萬合資格選民一人一票,人人都是“選委”,不再是一千二百名選委,就算有人想“打電話”,也不可能撥打五百萬個電話。一人一票,誰左右得了?如果説這還不是真普選,那就只能到月球上去“真普選”了。

  三是切實可行,方案合憲合法、合情合理之外,在操作上也必須切實可行,否則,不僅選舉費用驚人,就是選民也會眼花繚亂、無從選擇。選舉在一人一票階段採“一輪過”,即得票最多者當選,而不是“過半數當選”,也不計什麼“黑票白票”,正是為了確保普選能有序、有效進行,合乎可操作原則。

  面對一個合憲合法、合情合理而又切實可行的普選方案,面對全港市民渴求普選的心情,二十七位泛民議員如果還要“綁”下去,難道你們就沒有一點愧疚與不安嗎?二〇一七,一定會得!

  (本文為大公報社評)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