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莉珊:“三個迴歸一個共識”推動普選

  政改進入關鍵時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日前宴請原基本法草委時,提出“三個迴歸,一個共識”,指出目前的很多爭論,在基本法起草之初便已有了共識,強調處理行政長官普選問題,縮小分歧,凝聚共識,最重要的還是要回歸基本法,迴歸到基本法有關條文所作的明確規定上來,迴歸到基本法通篇貫穿的立法精神上來。

  張曉明指目前的很多爭論在基本法起草之初便已有了共識,事實的確如此。近年造成社會紛擾的不少爭論,包括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以及普選行政長官的問題等,在基本法起草期間都已經有過廣泛討論,也已經形成共識,並在基本法中都已經有了定論。

  故意曲解基本法影響惡劣

  近年造成社會紛擾的爭論,首先是關於中央的權力問題,至今不少人仍然以為除國防和外交外所有其他事務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更荒謬的是,有人竟聲稱人大常委會在政改“第二步曲”的角色只能是對特區政府的政改報告“加以確定”,而無權作具體、明確、量化的決定,聲稱8.31決定違憲違法,因此全國人大應改變或者撤銷8·31決定,重啟政改程序云云。此一謬論在反對派的反覆渲染下影響惡劣。

  事實是,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權力來自中央授權,權力大小由基本法規定,香港沒有“剩餘權力”,中央擁有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這包括了,根據憲法和香港基本法的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香港基本法的解釋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產生辦法修改的決定權。

  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能夠真正體現基本法的初衷和本意。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明確規定兩部分內容:一、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決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是否須要修改;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決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應當如何修改。根據2004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從2004到2014年這十年間,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據這兩項決定權,就香港政制發展問題做出三次決定,這三次決定已經形成憲法慣例,完善並鞏固中央對香港政制發展問題的決定權。

  其次是關於行政長官選舉問題。特首梁振英指出,中英聯合聲明中根本沒有提及“普選”概念,並釐清基本法起草期間,兩個普選方案中都沒有“公民提名”。反對派羣起而攻之,曾參與基本法起草的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堅稱方案三含有“公民提名”元素。梁振英強調的重點是普選方案從無“公民提名”因素,而李柱銘提及的方案三卻是一個“有虛假‘公民提名’但沒有普選”的方案,如此偷換概念,暴露李柱銘是在刻意誤導、欺騙市民。

  尊重國家憲制利落實普選

  根據資料,基本法草委會第二次會議參閲的《香港各界人士對基本法結構等問題的意見彙編》中,介紹了約12種特首提名辦法,未見“公民提名”。從1988年《基本法》草案徵求意見稿公佈後,“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的聲音基本消失。這説明,“公民提名”即使有人提過,但在當年也絕非主流;更何況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在廣泛諮詢後,已將之否決,取而代之的是“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並無其他選項。反對派堅持“公民提名”是明知違基本法而為之,是為出難題而出難題,最終只會剝奪港人的普選權利。

  反對派不斷聲稱要爭取符合“國際標準”的“真普選”,將他們違反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決定的方案吹噓為“真普選”,其實質是挑戰國家和香港憲制,挑戰國家的憲制權力,其直接結果就是令2017年特首普選無法落實。如果反對派頑固堅持要捆綁否決根據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決定製定的政改方案,就必須承擔葬送和扼殺香港普選的全部責任。

  張曉明強調處理行政長官普選問題,最重要的還是要回歸基本法,迴歸到基本法有關條文所作的明確規定上來,迴歸到基本法通篇貫穿的立法精神上來。“三個迴歸”明確顯示,一是行政長官普選制度要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特別是香港作為一個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的法律地位;二是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國人大決定的有關規定,不能另搞一套;三是行政長官要符合愛國愛港標準,因為普選必須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和長治久安,必須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必須與“一國兩制”方針的根本宗旨相適應而不能相對立,這就要求普選的特首必須愛國愛港。

  (作者為北京市政協常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