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朝新:悔過書裏的貪官自畫像

季建業受賄1132萬獲刑15年,曾寫19頁悔過書。

  文|褚朝新

  最近,無意中得到了一份印發給書記縣市長們的“內部材料”:一羣被雙規的廳級官員寫的悔過書。

  朋友許俊是一名檢察官,辦過一些貪腐官員的案子。他告訴了我這些官員的悔過書是怎麼出爐的:有的是自願寫的,有的是被要求寫的。

  自願寫悔過書的落馬官員,是希望得到組織的原諒寬恕,寫悔過書以表誠意;此外突然從人生的巔峯墜落到低谷,且失去人身自由,成了犯罪嫌疑人,內心多少有些恐懼惶惑,寫點東西緩解不適情緒。辦案者之所以樂於看到被查官員寫悔過書,是因為悔過書屬於自證其罪,寫了悔過書的官員一般不會翻供,鐵案也就辦成了。

  自證其罪是否合適,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但這個太高深的問題,不適合現在説。現在能説、應該説的,是呈現在這些悔過書裏的權力墮落的軌跡

  一些在紀檢部門供職的朋友説,過去官員們不會再悔過書裏提自己的婚外情。但是現在,事情正在悄悄起變化。在通姦屢次出現在中紀委的官方通報中後,官員們不得不開始在悔過書裏自己承認“婚外情”。

  那麼,這些貪腐官員是如何看待這一問題的呢?

  在湖北武漢一名落馬副廳級官員的悔過書裏,我看到了如下表述,“在生活作風問題上,我見不少官員都有‘婚外情’,對此我十分認同,認為兩廂情願,頂多是個道德問題,是小節、小事。於是,對自己放鬆約束,先後與三名女性發生了不正當關係。”

  這位老兄還解釋説,“我和前妻婚後長期不和諧,我對家庭和她本人很少投入精力和關愛,而且我在婚後有不正當男女關係,在道德上總覺得對她有些虧欠,因而總想經濟上不能再虧待她,應更多地補償她。讓其參與高利貸、收受現金和裝修款、紅木傢俱等違法犯罪活動。”

  在這份悔過書裏,我看到的亮點是——這名廳官説,“不少官員都有‘婚外情’”。這句話,這個判斷,太讓人震驚了。官樣文章裏,經常會説貪腐嚴重、作風糜爛的是“極少數的關鍵”,偶爾有“羣眾”不信,就會被指責是“不明真相”,甚至可能被扣上惡意誹謗、污衊、仇官的帽子。這一次,副廳級官員現身説法,應該是有説服力的吧。

  悔過書裏,還能聞到更多權力腐敗的臭味。另一名副廳級官員説,節假日成了他斂財的好時機,“一些下級在過年過節之際,借彙報工作之名給我送錢送物,與我拉近距離,增進了解。”而當時身為區委書記的他,“用金錢往來的次數來衡量上下級關係的親疏,用過年過節的往來看待一個下級是否知道感恩。”

  金錢往來,成了上級衡量下級親疏的標準;是否過年過節送紅包,成了上級看下級是否知道感恩的標準。權力墮落得如此肆意,如此觸目驚心。

  悔過書裏,還能看到官員們面臨的誘惑。另一名副廳級官員,在悔過書裏痛陳了自己如何掉入商人們挖好的陷阱中:“我身邊的開發商、建築商,天天在琢磨、研究我,看我有什麼嗜好,愛搞什麼活動,喜歡聽什麼話。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我被吹捧得暈暈忽忽。客觀上講,這些年我為城市建設做了一些成績,但是在這些人嘴裏就誇大其詞,令我對他們產生好感。”

  權力巨大,而監督形同虛設,隨處都可能順利權錢交易。這,讓人真的是心驚膽跳。諸位試想,如果是我們在那些位高權重的位置,監督又形同虛設,我們能不被這些商人坑了?我們能比這位退休前晚節不保的副廳級官員做得好?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北京觀察》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