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視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黨報談日本強盜邏輯:我能屠城 你不能出聲

日本高官如此表態,顯然是在說:只許我侵略屠城,不許你發言出聲。南京大屠殺和日本強征慰安婦是人類曆史上的黑暗一幕,日軍犯下的這些累累罪行鐵證如山。中國此次申報世界記憶名錄並非存心同日本過不去。

  原標題:我可以屠城,你不能出聲(望海樓)

  賈秀東

  針對中國將有關南京大屠殺和日軍強征慰安婦的一些珍貴曆史檔案申報世界記憶名錄一事,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6月11日聲稱日方對此「感到非常遺憾」,已就此向中方提出抗議,並妄稱中方申報「基於政治目的」,要求中方撤回申請。菅義偉甚至辯稱南京大屠殺「具體遇難人數尚存各種疑問,政府難以作出判斷」。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明確表示,中方不接受日方的無理交涉,也不會撤回有關申報。

  日本高官如此表態,顯然是在說:只許我侵略屠城,不許你發言出聲。這分明是日本的強盜邏輯。

  南京大屠殺和日本強征慰安婦是人類曆史上的黑暗一幕,日軍犯下的這些累累罪行鐵證如山。中央檔案館、南京侵華日軍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等7家檔案館和紀念館,就南京大屠殺和日軍強征慰安婦檔案正式聯合申報世界記憶名錄,所提交的檔案都是各家檔案館和紀念館挑選的最珍貴、最典型、最具有說服力的檔案史料,具有重要的曆史價值。

  面對日本曆史上令人發指的陰暗面,日本政府不感到非常羞恥,反而對中方真實還原曆史的做法感到「非常遺憾」;對於日本二戰期間違人道、侵人權、反人類的行為,日本政府不深刻反省,反而質疑中方的申報工作是基於「政治目的」的「炒作」。日方自己不斷否認曆史,拒不反思曆史,卻對於中方牢記曆史、珍惜和平、捍衛人類尊嚴的舉動提出所謂「抗議」,甚至大言不慚地要求中方「撤回」有關申報。

  日方如此強盜邏輯和強盜行徑,令人憤慨,卻並不出人意料。日本國內否認和美化侵略曆史已成為一種潮流,花樣不斷翻新,上至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下至在靖國神社門前遊走的日本右翼分子,蓄意挑戰國際公理的底線。日本屢次修改曆史教科書,對於中韓等國的抗議置之不理。在美國國會議員於2007和2014年先後提出並審議涉及日軍強征慰安婦問題的決議案時,日本政府百般阻撓。在美國洛杉磯準備設置慰安婦像時,十幾名日本地方議員竟然組成所謂「抗議設置慰安婦像的全國地方議員會」並前往洛杉磯,向當地政府遞交要求拆除雕像的抗議信。

  日本何止在侵略曆史問題上奉行強盜邏輯。日本把從中國竊取的釣魚島稱為「日本的固有領土」。安倍把修改和平憲法、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則、解禁集體自衛權等挑戰國際秩序、激化地區局勢的舉動都歸結為「積極和平主義」。安倍政府在曆史、領土和安全等問題上屢屢刺激、挑釁鄰國,還搞什麼牽制中國的「民主安全菱形」,這哪裏是「積極和平主義」?分明是對和平的「積極挑釁」。

  曆史是一面鏡子,現實也是一面鏡子,國際公理更是一面明鏡。日本抗議中方申報世界記憶名錄,折射出日本扭曲的曆史觀,以為靠否認和美化侵略曆史就能使日本贏得世人尊重,使日本在世人面前「挺直腰板」做一個「正常國家」。這種心理本身就是扭曲的,既缺乏曆史感,又缺乏現實感,以為日本靠着「民主國家」和「發達經濟體」這兩張招牌就能混跡於世界民族之林。

  中國此次申報世界記憶名錄並非存心同日本過不去。「以史為鑒,面向未來」一直是中日恢複邦交以來中國對中日關係的基本立場和主張。「曆史」和「未來」密不可分,日本如果不能以曆史教訓為殷鑒,痛定思痛、真誠反省,怎麼能重塑日本的民族之魂和國家形象呢?

  日本要阻礙曆史成為世界記憶,將是徒勞的。與其花心思否認和美化侵略曆史,日本不如花工夫反思曆史,堅持走和平道路,以免陷入自己編織的強盜邏輯而不能自拔,毀了前程。

  (作者為本報特約評論員、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 責任編輯:晃彥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