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視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岑嘉評:倡加強與東南亞教育合作

緬甸長期軍方專政,對外完全封閉,近50年來幾乎完全沒有在國外數學學報發表任何文章,更沒有緬甸的數學家出席任何數學國際會議,所以歐美及東南亞各國的數學界早已認為緬甸沒有數學家了。

    岑嘉評 

  最近,本人在東南數學會理事會推薦之下出席在緬甸曼德拉大學舉行的第六屆發展中國家理科及數學教育會議,此次會議是在美國數學會資助之下,在緬甸舉行的大規模數學會議,演講嘉賓有來自越南、印度、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尼泊爾、柬埔寨及韓國等代表,緬甸社會事務發展部長、教育部部長,大學校長、副校長、院長、講座教授及研究生們均有出席,參加人數超過350人,大學大禮堂兩層座無虛席,可說是東南亞國家舉行的眾多數學會議之中,規模最大的一次。

  緬甸長期軍方專政,對外完全封閉,近50年來幾乎完全沒有在國外數學學報發表任何文章,更沒有緬甸的數學家出席任何數學國際會議,所以歐美及東南亞各國的數學界早已認為緬甸沒有數學家了。這次會議,令不少與會的數學家大吃一驚,原來過去的十多年來,日本的大學,早已靜悄悄地幫助緬甸培養了百多名年輕數學博士,他們的水準並不太差,所作的報告內容亦十分豐富,目前緬甸有不少大學的校長、副校長、院長及教授們等都是日本京都大學、神戶大學、東北大學、北海道大學等大學的數學博士,他們年輕的研究生,亦熱衷於學習日語以便留學日本,可以說緬甸的高等教育界的發展已深受日本的影響。目前,日本、法國、美國均對柬埔寨、菲律賓及印尼等東南亞國家,以至尼泊爾、阿富汗的數學教育發展十分關心,歐美的一些基金會很願意為這些國家的研究生提供獎助學金,日本更樂意為他們培養數學博士,並派出多名有名的數學家前往這些國家係統地講學,介紹數學前沿的知識。與日本相比,反觀我國的數學會對周邊國家的理科及數學教育及發展一向不聞不問,甚至雲南大學曾多次宣布要在昆明舉行東南亞數學家大會,亦因籌款及人力問題而告吹,令東南亞國家不少數學家頗有微言。我希望高等教育界的朋友,對東南亞的教育多一些關心,對發展中國家的科學及數學教育,需有長遠的眼光及制定處理的策略,否則在我國即將和平崛起的道路上可能會陷入困境。

  目前,香港多所大學均自覺是世界一流大學,在東南亞地區鶴立雞群。香港的大學在十多年前,曾多次說過要面向東南亞國家,多招取東南亞國家的學生前來香港,但並無任何行動。倘若我們教育界的高層領導及官員,仍然隆中高臥 ,甚至一提東南亞就面露鄙夷之色,而我們大學的領導又缺乏廣闊的胸襟,我們大學的排名將很快被韓、日等國大學超越,對東南亞地區再無影響力。我很希望,目前內地及香港的大學在所謂要加速國際化的趨勢之下,對招收留學生及研究生方面的策略,有需要作出檢討並要有實質性的行動及資源上的投放。目前發展中的國家,向日本傾斜的趨勢已十分明顯,美國重返亞洲是一個全方位的策略,對中國在中國文化上的傳播及與鄰近國家的經濟合作上有封殺的意圖及策略。我國近年來的教育政策,已逐漸向美國傾斜,大量精英人才,留學美國為美國服務一去不返,香港更成為美國次文化的殖民地,市民更成為美國所謂民主價值的應聲蟲,如果讓美國的偽民主思想,繼續在民間滋長,而我國又與東南亞周邊國家日漸疏離,對中國的和平崛起更十分不利。

  作者為高教聯主席

  • 責任編輯:鄭學友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