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視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顧敏康:審判權獨立是法治中國的關鍵

中央宣導司法獨立(尤其是審判權獨立),給法治中國建設指明了方向。現在要做的就是集思廣益和凝聚共識,加快落實到有關制度的修訂和創立上。從政治口號到具體實施,可能任重道遠,但讓人充滿希望,令人鼓舞。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決定》)出台後,人們普遍叫好。有人將十八屆三中全會比作新遵義會議,認為當時的遵義會議是解決紅軍的生存問題;如今的十八屆三中是為全面深化改革、完善市場體係和建設法治國家指明道路和方向。

  《決定》明確指出要建設法治中國。既要維護憲法法律權威,又要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檢察權。也許有人會說,中央的這些話沒有什麼新意,因為早在1997年,黨的十五大就提出了「法治國家」的概念。1999年3月15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其中一個非常重大的改變,就是把「依法治國」正式寫入了憲法。憲法第126條也早就規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幹涉」。本文認為,如果將《決定》關於建設法治中國簡單理解為重複論述,那就大錯特錯了。

  審判權獨立的重要性

  中央再次強調審判權獨立,並提出明確完善建議,這是最值得稱道的亮點。毫無疑問,要保障市場經濟的深入和健康發展,維護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就必須進一步夯實法律救濟的最後一道防線。而沒有審判權獨立,就無法實現公平正義,也無法獲得老百姓對審判機關的信賴。

  首先,《決定》提出維護憲法法律權威和將權力關進制度籠子裏,就是強調社會主義憲政的合法性,是對前一陣片面鼓吹「憲政」即西化之言論否定。強調尊重憲法和權力制衡,就是憲政的精髓,是每個法治國家必須做的事情。

  其次,建設「法治中國」也表明了中央希望在大陸、台灣、香港和澳門之間增加法治的凝聚力,縮小彼此之間的法治差距。為此,有學者認為「法治中國」的概念比「法治國家」在政治層面上更具意義,表明未來的國家統一和《基本法》實施中,法治是最大的公約數,包含?國家統一與穩定的價值共識。

  第三,強調審判權獨立研究有了新的含義,就是要跳出原有對法院的不合理的制度設計,就是要在法院外部去除政法委的過多幹預、去除地方政府的不良幹擾和重新審視法院與檢察院、公安機關的配合關係;就是要在法院內部去行政化,改革審判委員會制度,提升法院和法官的地位和責任。只有堅持審判權的獨立,才能更好地維護市場經濟遊戲規則,有效地解決市民之間、市民與政府之間的糾紛和爭端;才能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 責任編輯:鐵言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