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言论 > 视角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黎小燕:自由行无罪

内地人无罪,自由行无罪,带水货无罪,只是带水货阻碍交通有罪;通胀与贸易货币升值贬值密切相关、高租金的始作俑者是高楼价;时代不同,店子的大小形式就须有所改变,不能永远一个样……讨论问题时必须讲道理。

  究竟什么是“为反对而反对”?这里有一个典型。

  国庆“十.一”黄金周之前,有立法会反对派议员在一个论坛上说:“内地自由行旅客来港,对香港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

  在讨论社会问题时,这类议员总是先有立场,因应这个立场,才列举“观点”,这些“观点”是为服务这个立场而来,因而“观点”很多时便硬来,不合逻辑,“立论”不正确,根本不成其为“观点”。

  这名反对派议员是针对有人说的:“自由行旅客来港能促进本地经济”,认为恰恰相反,自由行旅客对香港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意思是说:自由行旅客给香港是“造成滋扰多过促进香港经济繁荣”,他的“理由”是自由行旅客“太多、太单一,远远超越香港整体承载力;他们推高香港通胀、租金;令有特色的小店被排挤出市场;干扰市民日常生活,上水、粉岭沿线铁路非常挤迫,影响公共秩序,令市民空间变小,因而才有‘光復上水’等行动出现……梁振英要设自由行旅客数目上限。”

  这样的“观点”是经不起考验的。在同一个论坛上,一位学者这样反驳他:“一个地方,人流是要增加的。香港只要有效疏导人流,例如把水货客这一块抽出来,在边境设专门购物店,水货客便不会与自由行旅客人流和本地市民人流造成矛盾。不要把自由行旅客、单程来港家庭团聚个案混为一谈……”三言两语,该议员就哑口无言,正是因为他的立场原是“有理无理”都针对内地人、针对特区政府,最终目的不是为香港解决问题,而是想赢取无知者,以及生活受挫败,不知反省,事事怪责政府的人的选票。

  事实是:内地人无罪,自由行无罪,带水货无罪,只是带水货阻碍交通有罪;通胀与贸易货币升值贬值密切相关、高租金的始作俑者是高楼价;时代不同,店子的大小形式就须有所改变,不能永远一个样……讨论问题时必须讲道理。

  这就是“为反对而反对”的一个典型。该议员是煽动港人仇视自己的同胞,乱攻击政府,他才是在扰乱社会秩序,罪大恶极,不配当议员。他要做的,是正如他与反对派其他人爱挂在嘴边的:辞职谢罪是其唯一出路!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