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大公言論 > 視角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釣魚島爭端:中國既維權 也維穩

在當前中日釣魚島列島(以下簡稱釣魚島)爭端中,中國既要維護釣魚島主權與海洋權益,又要維護該地區局勢的基本穩定。如何同時實現「維權」與「維穩」這兩大相互衝突的目標,是當下中國面臨的重大戰略課題。

\

 釣魚島爭端,中國既要實現「維權」,也要「維穩」。

  中評社香港5月29日電 洛陽市委黨校講師馬俊平在《中國評論》月刊5月號發表專文《釣魚島爭端中的維權與維穩》,作者認為「在當前的形勢下,妥協退讓、怯於維權乃是取敗之道;而過度維權不僅代價高昂,而且風險極大。故此,戰略維權——在堅定維權的同時,保持必要的戰略謹慎——是當下我們能夠選擇的最佳路徑。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同時實現維權與維穩兩大目標,在維護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的同時,順利擁抱大國崛起和民族複興的偉大明天。」文章內容如下:

  在當前中日釣魚島列島(以下簡稱釣魚島)爭端中,中國既要維護釣魚島主權與海洋權益,又要維護該地區局勢的基本穩定。如何同時實現「維權」與「維穩」這兩大相互衝突的目標,是當下中國面臨的重大戰略課題。

  維護釣魚島主權與海洋權益是中國的政策底線

  釣魚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中國對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早在明朝初期,釣魚島就已明確為中國領土,明、清兩朝均將釣魚島劃在我國海防管轄範圍之內。1895年,日本趁甲午戰爭清政府戰敗之機竊取了這些島嶼,但隨着二戰中日本的無條件投降以及《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等一係列法律文件的生效,釣魚島連同台灣、澎湖列島等在法理上已重新回歸中國。此後,不管是美國根據片面的《舊金山和約》將釣魚島交由自己「托管」,還是1971年6月將這些島嶼的施政權「歸還」日本,都不能改變釣魚島是中國神聖領土這一基本事實。

  2012年9月10日,日本野田政府不顧中方一再反對,悍然通過釣魚島「國有化」案,挑起「購島」鬧劇,嚴重侵犯了中國主權。面對挑釁,中國政府和人民同仇敵愾,迅速采取外交、法律、輿論、經濟、軍事、行政等一係列嚴厲的反制措施,並取得了明顯成效。特別是從9月中旬開始,中國海監、漁政執法船在釣魚島領海及周邊海域高強度、常態化執法巡航,一舉打破了20世紀70年代以來日本在釣魚島所謂的「實際控制」,形成了兩國「交叉控制」的局面,取得了重大外交成果,也使野田政府陷入了作繭自縛的尷尬境地。

  12月,安倍晉三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後,在釣魚島問題上采取了更加強硬的立場:推動增加軍費、修改和平憲法、釣魚島「申遺」、與那國島駐軍等等挑釁動作頻出;同時近距離幹擾、攔截我執法巡邏船,高調炒作所謂的「雷達鎖定」、「機槍瞄準」事件,不斷制造緊張局勢。在這種情況下,堅決維護釣魚島主權與海洋權益,是政府的基本職責,也是我國的政策底線。它不僅關係到經濟資源和戰略利益,更事關國家和民族尊嚴,不容妥協退讓。正如胡錦濤在十八大報告中所言,「我們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決不會屈服於任何外來壓力。」

  維護地區局勢基本穩定是當前的戰略必需

  去年11月,習近平在參觀《複興之路》展覽時談到了「中國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這個夢想,凝聚了幾代中國人的夙願,體現了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整體利益,是每一個中華兒女的共同期盼。」因此,輝煌崛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無疑是國家大戰略中最高層級的戰略目標,值得全體中國人民全力以赴為之奮鬥。這同時也意味着,我們必須盡力排除幹擾這一目標實現的任何障礙。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人民在實現國家崛起和民族複興的道路上已取得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當前,我們比曆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民族偉大複興的目標。然而,隨着崛起的加速和國力的提升,我國正面臨着越來越複雜的國際環境和越來越沉重的戰略壓力,崛起與複興之路仍然遍布荊棘、困難重重且充滿風險。

  • 責任編輯:鐵言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