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好學生「樹碑立傳」的壞影響

2013-05-02 14:19:16  來源:大公網
  大公網評論員 汪曉青

  近日,一條新浪微博在網上躥紅,微博爆料稱:來鳳縣一所中學為該校一名學生立碑,這名學生在去年的高考中以668分成為恩施州理科狀元,被清華大學錄取。微博一經發出,引起廣泛轉載和評論。關於怎樣樹立學生榜樣,學校該怎樣獎勵優秀學生,以及高考成績是否代表一切的討論不斷。

  「狀元像」的正反兩面

  以往的校園文化建設都是用魯迅、胡適,孔子、老子等名人作像,或者設計象征著科技或讀書的雕塑,該民辦學校用學生為榜樣的做法不得不說也是一個改變和創新,用身邊的實例來激勵學生好好學習確實更有說服力。

  但即使是好事,也通常具有兩面性。校方在雕像寫道,楊元同學的優秀成績「開創了來鳳教育的新篇章,書寫了平民教育的神話。」如此恢弘的定論壓在來鳳縣近幾十年來的第一個考上清華大學的楊元身上,我們看到的不是地區教育的勝利,不是平民教育的神話,而是一個應試教育的滿分,一個高考錄取率的捷報。

  記者在該校了解到,該校為剛創辦不久的民辦學校,楊元是其首屆畢業生。該校校長用楊元做學生榜樣以示紀念之前,當地還發生過其他讓人感慨的事情。爆料稱在去年6月份高考成績公布之後,來鳳縣高級中學組織師生舉行了隆重的「巡街」活動。不少網友認為過於招搖而引發反感。

  在激烈的招生壓力和生源競爭力的影響下,「名牌大學錄取率」是一份響亮的招牌,該校第一屆畢業生即考取清華的雕像定是一份鍍金的名牌。該校校長甚至設想著為今後所有考上清華北大等著名高校的學生樹立雕像的計劃,無非是要做成一個功德牆,在校園中林立起學校優秀教育成果的名牌。

  成功能用塑像判定?

  誠然,從校園中尋找學習的榜樣,確實比冷冰冰的孔子雕像更有實際意義。然而該校大張旗鼓的「巡街」和大張旗鼓的塑像舉動,必然會引來網絡世界自由言論的諸多抱怨與品評。

  一邊是熱熱鬧鬧的慶祝,另一邊卻是感慨生活被打擾。自從網上將樹立「狀元像」一事曝光後,當事者楊元同學不僅自身「亞曆山大」,也由此突然成為聚光燈下的人物,生活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雖然人已經離開了南方故土在清華求學,但楊元在接受采訪時依然坦言對校方的舉動「很無奈」。

  該爆料微博熱傳,楊元同學受到網絡質疑和媒體采訪本身就對其生活造成了困擾,甚至有網友建議楊元父母應該提起訴訟,這是學校侵犯肖像權的行為。如果母校因為一座塑像給「狀元們」帶來壓力,可見這並不是一種正常的且理性的舉動。

  一個人的成功能否用學曆換來的塑像來斷定?當然不能。有網友的極端評論成為一面鏡子——「若是兩年後該同學被抓起來又該如何說?」

  樹立雕像是件嚴肅莊重的事,一般是對社會和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人才才可享受樹碑立傳的榮譽。該校認為學習成績優異而立碑做榜樣的行為雖然情有可原,但卻不宜提倡。

  什麼樣的學生才能「樹碑立傳」?

  楊元同學的雕像碑文上寫著,「開創了來鳳教育的新篇章,書寫了平民教育的神話」。這一句讚頌用在一個剛踏入大學校園的孩子身上,無疑顯得過於世故與沉重。

  個案不具有普適性,僅僅一位同學的優異成績根本代表不了一個地區教育的局面,也不可能因此開創所謂「平民教育」的新神話。高考狀元立雕像的新聞裏,除了誇大和諷刺,還帶著憂傷,恰恰是這個「平民教育」的大帽子成為另一個關注焦點。

  對偏遠地區農村地區來說,更少的發展空間和提升機會使得高考成績的壓力更加切膚。學校對錄取率、優秀畢業生的追求也更加「入魔」。素質教育的口號和趨勢再強烈,抵不過想要「成功」想要「錄取」的現實欲望。

  教育資源的分配和偏遠地區的大學錄取率是否公平是否合理已經是一個老生常談的社會話題。高考製度也已經是激起無數爭議,卻不見有效改革的社會問題。「知識改變命運」的警句已經從座右銘淪為一句無力的字符,無數農村學子改變人生的夢想在艱難的求學路和創業路上無奈擱淺。

  為農村學子的困境而揪心,也更為平民教育而糾結。讀書學習是再尋常不過的人類活動,但卻因為現實的阻礙而無法成為人人共享的社會進步果實。平民教育,代表著一個平等開放的學習環境,和自由向上的進取機會,然而現實教育的種種不足讓我們遠未走到可以實現理想的那一步。為成績傾倒的現實讓理想漸行漸遠。

  由此,為優秀學生「樹碑立傳」,是對一個好學生做的一件好事,卻忽視了對更多學生乃至全社會的壞影響。

責任編輯: 鐵言
大公資訊 中國 軍事 言論 圖片 財經 產經 金融 汽車 娛樂 明星 生活 科技 書畫 报纸 香港在線 國際 社會 教育 副刊 食品 會展 宏觀 體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歷史 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