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港醫扶助 截肢少年站起來

在康復中心,龔桂林學會了騎車。香港文匯報四川傳真

  【文匯報訊】(記者 譚旻煦)在四川綿竹一家骨傷專科醫院裏,29歲的龔桂林每天給七八名傷者做康復治療。2008年,他在汶川大地震的廢墟中被救出來,失去了雙腿,裝上義肢後,很長一段時間,他是接受康復治療的病人; 現在,他站在病房裏,以專業康復治療師的身份,為傷者治療。從傷者到“醫者”,他獲得香港慈善團體“站起來”一路伴隨,共同走過最艱難的日子。地震發生後,在香港特區政府的資助下,數百位香港醫務工作者成為四川災區傷者康復工作的義工,十年間不斷穿梭于川港之間。香港特區政府更撥款逾2.24億元人民幣援建川港康復中心,為更多傷者施以援助。

  十年了,龔桂林被問起地震時的情形,他語氣很平靜。當時正準備上課就地震了,大家往樓下跑,有4個同學同時被壓在了轉角處,3個同學當時就不在了。

  困廢墟26小時 勵同學莫輕生

  很快人們找到了他,可是救不出來,只能給他送吃的。不久,龔桂林發現離他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名同學,遂把吃的和水分給了對方。可到了半夜,同學開始吐血。“他一直想爬過去從廢墟上滾下去結束生命,我在旁一直鼓勵他,跟他説活着就有希望,同時也鼓勵着自己。”直到第二天下午,同學被救了出去。自己也是被埋了26個小時後,終於被救出來。出來前,他將旁邊去世的女同學的手錶拿在手裏,想着等自己好了,把它交給女生的父母。

  被救出後,龔桂林的右小腿很快被截肢了。後來他被送去廣州的醫院,家裏人很想讓他保住左腿,但保住也將失去功能。“我跟媽媽説,截了吧,裝了假肢,我就還能走路。”龔桂林自己做了這個決定,他記得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見到父親痛哭。

  就這樣,龔桂林雙腳截肢了。

  學站屢敗屢戰 現能騎車小跑

  回到老家,他們得知香港專業醫療慈善團體“站起來”在成都幫助像他一樣的地震傷者,於是他來到成都。“站起來”為他重新造了假肢,然後就留在醫院進行康復治療。這一待,就是兩年。

  一開始,很痛,而且站不穩,醫院的醫生和義工不斷地為他進行假肢調試,幫助他作康復訓練。龔桂林偷偷地一個人練習,摔倒了爬不起來,他就故意讓自己多摔幾次。漸漸地,他和小夥伴們藉助義肢“站起來”了。後來,走路、騎車、小跑,都不在話下。

  雖然,他現在不能再打他以前最愛的籃球,但龔桂林説,“我還可以看NBA。”

  受到那麼多的幫助,龔桂林一直感恩在心。2010年,他從康復中心回到老家,父母張羅着開了間超市,取名“自強”。後來他收到“站起來”慈善團體的邀請,成了其中一員。

  當康復治療師 助人回饋社會

  龔桂林堅強、好學,“站起來”慈善團體的專家帶他學習康復的技能,“還是挺吃力的,畢竟沒有專業知識。”正在犯愁時,“站起來”決定資助他去專業學校讀書。龔桂林沒有想到,自己就這樣和正常人一樣讀書,在自貢康復職業技術學院學習三年,畢業後成為一名專業的康復治療師。

  “我可以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助人了,很開心。”龔桂林畢業後留在成都工作,有一次,一個母親獨自來找他,説是孩子車禍後腿截肢了,現在怎麼都不願意做康復治療,她很是擔心。龔桂林和她説,你把孩子帶來吧,其實我和他一樣也是截了肢的人,我願意和他分享一下我的經歷。第二天,這位母親帶着孩子出現在醫院。

  最近,龔桂林回到老家,在當地一所醫院就職。他説,離開成都不為別的,就想多和家人在一起。

  去年,他考了駕照,買了新車,有空還和家人朋友去玩wargame,現在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工作能穩定,好好生活下去。

  引入港理念 提康復水平

川港康復中心大樓年均門診病人達2萬人次。香港文匯報四川傳真

  2008年汶川大地震發生後,不少受災者截肢甚至癱瘓,要協助他們重新“站起來”,必須有完善的康復治療計劃。香港特區政府撥款逾2.24億元人民幣在四川省人民醫院援建川港康復中心,于2013年4月正式投入使用。這是香港在內地成立的第一家康復醫療中心,也是首批香港援川重建20個項目之一。中心成立至今,不僅為地震傷者提供康復治療,也成為四川省康復網絡和專業人才發展及培訓基地。

  透過康復治療 才能更好生存

  川港康復中心主任余茜坦言,震前在四川甚至全國,康復治療的理念比較差,中心前身的醫院康復科只有20多個牀位、10多名醫護人員。震後,人們才真正意識到傷者只有通過康復治療,才能更好地生活下去。所以,她認為,康復中心的成立,不僅僅為傷者提供醫療服務,更從理念上更新“康復治療”的意義。

  康復中心大樓共四層,總建築面積2.7萬平方米,包括門診、物理治療部、職業治療部、臨牀心理服務、假肢及矯形部等,可提供300張康復牀位。所有設備都由港方捐贈。

  配備接軌國際 培訓省內人才

  康復中心的成立,從各方面改變了醫院康復治療的水平。余茜説,硬件方面,設備按照香港大型醫院的標準配備,直接與國際接軌,更重要的是,醫院從香港學到了理念和技術,而這也正是他們所想的。她舉例説,汶川大地震時,大家並沒有意識到心理康復的重要,直到出現了問題才進行干預。但到了2013年蘆山地震,醫院的康復技師已懂得在第一時間對傷者開展心理干預。

  時任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中心落成時表示,中心不僅是一所卓越的康復服務中心,也是四川省全面康復服務網絡的核心。該中心建立了培訓基地,向省內康復服務人員提供專業培訓。

  災難記憶減 治療需求殷

地震傷員在香港治療師指導下進行步態練習。 香港文匯報四川傳真

  人們喜歡用十年作為一個階段的標誌,今年,距離汶川大地震過去整整十年。這十年,災區重建、傷員救治康復得到了很多的關注和幫助。隨着時間的遷移,人們對於這場災難的記憶和衝擊漸漸淡去,但對於需要藉助義肢來生活的傷者來説,下一個十年、再下一個十年......,他們仍然需要持續的治療,仍然需要外界的幫助。

  保障持續治療 建議納入醫保

  採訪中,“小有名氣”的受訪對象問:“為什麼你們都關心過去的十年,而很少人關注到未來的十年?”香港“站起來”慈善組織的工作人員説,有很多傷者的假肢部件及輪椅需要更換,他們由於身形變化,需要定期調整假肢,可是現在外界對地震的記憶已經比較遙遠,捐款熱情減退,善款減少。為傷者做了十年假肢的假肢矯形技師不禁反問,關注他們假肢的慈善機構會負責一輩子麼?情況不容樂觀,那以後怎麼辦?誰來給他們保障?

  有建議將汶川大地震傷者的康復治療納入醫保,或可先在四川省試點,這樣無論多少個十年,至少康復醫療的路上,無論有無愛心人士相助,心裏總能有個底。

  義務裝義肢 數百人受助

香港慈善團體“站起來”十年義助500余傷員。 香港文匯報四川傳真

  汶川大地震傷者無數,他們需要接受漫長的康復治療,為當地的醫療系統帶來極大挑戰。為此,在香港特區政府的資助下,由世界華裔骨科學會發起,專業醫療慈善團體“站起來”在港註冊成立,該組織召集不同專業背景的義工,專為汶川地震中肢體受傷者提供康復治療及高科技義肢安裝,十年間,569名地震傷者得到了幫助,其中269人為截肢者,2,000餘名當地康復醫療人員接受了培訓,而未來,“站起來”亦將繼續為傷者提供骨科康復服務。

  長期奔波川港 提供術後康復

  “站起來”在地震發生後僅十天便成立,與四川省人民醫院合作,共同為汶川大地震傷者提供康復治療方案及假肢和矯形服務,其中包括殘端修整、更換和調校假肢及接受腔、適應性康復訓練。

  十年來,數百位香港醫務工作者成為“義工”,團隊赴四川工作約300次。接受康復治療的截肢者269人,骨折者233人,脊柱脊髓損傷者88人。由於部分傷者殘端骨增生,需要進行殘端修整術,“站起來”安排他們到香港進行骨科手術治療,並安排術後康復。

  “站起來”十年來投入資金有9,000萬經費主要來自捐款和香港“支持四川地震災區重建工作信託基金”的撥款資助。香港“支持四川地震災區重建工作信託基金”的撥款主要用於人員培訓。而收到的捐款都應用於傷員的康復工作,包括假肢、輪椅,手術等。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