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兩毀三建 “熊貓大道”帶旺旅遊

 

川港專家討論施工方案。(映卧路施工方供圖)

  撰文/李兵

  紫荊花與大熊貓交相輝映,來來往往的車輛川流不息。“那年我才30歲,如今已43歲,將最美的青春年華獻給了這條路。”站在映秀通往卧龍的南華隧道前,樊增彬露出欣慰的微笑。作為四川興蜀公路建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映卧路建設總指揮長,他在映(秀)卧(龍)路上奮戰了整整11年,見證了川港專家和建設者同心克難的壯舉。

  這條長45公里的公路,11年“兩毀三建”,香港援建資金高達17.656億元(人民幣,下同)。如今,這條被譽為“熊貓大道”的映卧路,不僅為國寶打道了一條安全通道,還帶動當地旅遊業成了老百姓的致富路。

  “‘5.12’地震後,映卧公路兩側山體大範圍崩塌,80%以上的路段被滑坡、泥石流、堰塞湖掩埋,垮方量達800萬立方米以上。”樊增彬介紹,當時,重建映卧路面臨投資強度大、技術難點多、組織施工難的難題。

  “施工條件十分艱苦,還時刻面臨次生災害的危險。”南華隧道一標段項目經理辜文昱介紹,2012年進入工地,風稍大點就“簌簌簌”地落石,機器一震動拳頭大的石頭直往下滾。在重建過程中,香港工程師始終與他們同吃同住。

  早在2005年9月,四川便啟動了映卧路建設,期待打造一條“中國版黃石公園公路”;2008年5月12日因汶川地震被毀,港方投入7.656億元恢復重建,2010年被一場特大山洪泥石流沖毀;2012年港方追加投資10億元,擔負起再次重建任務,于2016年正式通車。

寬闊平坦的映卧路。/李兵 攝

  樊增彬介紹,在第二次重建過程中,川港兩方組織業內頂尖專家10餘次“會診”,短短45公里設計了17座橋樑、隧道,橋隧比達40%,平均抬高路基10米,繞開飛石、泥石流等災害點。

  在建設過程中,實施了橋樑板防脱落技術,在震動衝擊下讓梁板仍“掛”在橋上,確保車輛不會從橋樑縫隙中脱落;採用防衝撞工藝,在橋墩外包兩層鋼板內含太空棉,抵禦泥石流的猛烈衝擊;香港科技大學還在全線設置了雨水量收集器、落石感應器、泥石流觸發警報裝置等,對地質災害進行預警。

  同時,港方還引入國際FIDIC管理機制,委託第三方機構入場監理,讓專業的機構做專業的事。樊增彬説,香港工程師嚴謹的科學態度令他們佩服,讓一批內地年輕工程師逐漸成為懂得國際準則的技術骨幹。

  從成都出發,沿着都(江堰)汶(川)高速向卧龍行進,當汽車駛上映卧路時,明顯感覺車裏的噪音減小。“路面平穩乾淨,輪胎與地面粘合得很緊。”駕駛員方師傅説,這條路比跑高速還安逸。

  沿線有不少護路工人正在維護擋牆或綱絲網,還有一些人在清掃路面。“以前,一到雨季,塌方和泥石流經常阻斷公路,護路任務艱鉅且不安全。”一位正在作業的工人説,如今的道路橋隧多且非常牢固,大大減輕了他們的工作負擔。

  四川省汶川卧龍特別行政區副主任夏緒輝説,映卧路參照高速路標準重建,是通往中國保護大熊貓中心卧龍基地的生命線,因此被譽為“熊貓大道”。

山谷間穿行的映卧路。/李兵 攝

  映卧路沿線風景秀美,不時可見騎車或揹包的“驢友”。走進耿達鎮幸福村福源客棧,老闆娘十分熱情地説,自從映卧路貫通後,她家的生意十分火爆。“目前,卧龍耿達鎮已發展農家樂、民宿350餘户,能夠同時接待7000餘人,已居為暑期康養勝地。”夏緒輝稱,去年夏季,耿達避暑旅遊的日接待量達到2400人以上,週末接待量曾突破3000人,鄉村旅遊已成當地老百姓重要的增收渠道。

  “映卧路貫通後,成都到四姑娘山的車程由220公里縮短為175公里,時間減至3小時。”阿壩州小金縣旅遊部門相關負責人,2017年該縣旅遊增幅達36.87%,其中四姑娘山的貢獻尤為突出。

  “沿着映卧路往裏走便可到達小金、黑水,與紅原、九寨溝形成旅遊環線。” 阿壩州旅遊局相關負責人説,映卧路的貫通帶旺了當地旅遊。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