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打開塵封十年的文件夾

在地震中失去雙腿的黃莉接受記者採訪。

  撰文/王志民

  在我的電腦中有一個名稱為“川震”的文件夾,2008年四川地震採訪後建立,這十年幾乎沒再去點擊打開它,裏面裝着了太多的悲傷的畫面,汶川、映秀、都江堰、綿陽、什邡、彭州、北川中學那些逝去的孩子很多年無法忘卻,讓我這十年沒有勇氣和信心去觸摸它,但又從未忘記過它。

  又是一年512前夕 ,我拿起電話試着撥打一直掛念的黃莉的電話,電話那端依然是十年前那種清麗、開朗的聲音,“我是黃莉”,她的電話號碼一直沒變。

  “黃莉,我從香港打來,還記得我嗎?十年前採訪你的大公報記者”

  “我記得你,後來我到香港治療你還來醫院看過我。”

  創辦“心啟程”,讓生命再次起航

  “5.12”大地震發生的第二天我和同事進入四川震區採訪,我們分三路採訪,我走的是都江堰、綿陽、北川一線,這條線也是那次地震死傷最多的地區。黃莉就生活在都江堰,地震襲來,黃莉被埋在廢墟里96個小時,自此她失去了雙腿和左臂。

  “你身體好嗎?”我問,我們雖然多年未曾聯繫,電話中的黃莉視乎沒有時間的隔閡,像是向久未聯繫的朋友一股腦的講述她近年來的情況。黃莉做過婦產科醫生,震後不久黃莉就用自己的手機 開設了“黃莉生命熱線”,幫助受傷的人疏導心理鬱結,那時她也是高位截癱,卻是樂觀開朗。我還記得當時採訪時她説,我的老公、兒子還健康,我是幸運的、幸福的。

記者本人在地震現場進行採訪工作。

  震後黃莉組織並建立了“黃莉愛心工作坊”,組織殘障人制作十字繡品、串珠飾品和羌繡等手工藝品,刺繡作品賣到了美國。2010年3月,在各界慈善人士的資助下,“都江堰市心啟程殘疾人愛心服務站”正式掛牌,2010年9月,黃莉籌資興建了“心啟程殘疾人創業孵化園”,創辦了刺繡坊、愛心小吃店、愛心奶店等微小企業,為殘障人員搭建就業平台,幫他們重新站了起來。黃莉説,現在服務站有了一定規模,做一些職業培訓,通過一些政府購買服務,幫助殘疾朋友就業。

  黃莉在電話中一直在誇獎自己的丈夫,高位截癱的她穿衣吃飯衞生甚至大小便等都要依靠丈夫,生活是難以自理的,她感恩丈夫鄧澤宏這麼多年來對她恩愛如初,不離不棄。不僅生活上照顧她,服務站丈夫也是主要的骨幹。

  順其自然,有關愛陪伴就好

  臨近“5.12”十周年,5月5日,黃莉還組織了香港、台灣、馬來西亞及內地的一些服務於殘障事業的團體及個人在都江堰搞了一個分享會,會上各地的殘障機構及人員就殘障人員的就業、創業做了各自的分享,黃莉説,這個分享會做得很成功,很激勵自己。尤其是馬來西亞、台灣的殘障人士精神狀態很鼓舞他們,她明白這不是來自經濟上的原因,他們能夠從容地面對,敢於發出自己的心聲,也告訴殘障人士有好的生活態度,生活會越來越好。

半夜,記者在震區廣場進行稿件整理工作。

  她説,現在工作的對象不僅僅是“5.12”後的殘障朋友,還有一般的殘障人士,比如盲人等。黃莉説,反而是“5.12”的殘障人士得到社會各界大量的關愛和資助,他們之後的生活還比較順利,其他的殘障人員倒是應更多地得到社會關注和幫助。

  黃莉説,她在這些年的工作中得到很多寶貴的經驗,工作心態也有很大的改變。從單純的迫切幫助改變別人轉變為懂得理解別人的感受。她説,人與人是不同的,性格也不盡相同,要給不同的空間和恢復的時間,有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恢復不起來,現在自己也不急了,順其自然,不試圖去徹底改變,只要讓對方覺得不孤獨,有人關愛陪伴就好了。

  和黃莉在港度過的那個中秋節

  回港後我常常想起黃莉,給我印象深刻就是她當年那種樂觀、豁達的心態。沒想到和她真是有緣,在港的第一個中秋節是和她一起度過的。記得2009年,黃莉受香港“站起來”慈善機構資助在香港那打素醫院接受治療,電話中傳來的黃莉的聲音還是那麼的清亮,根本聽不出那是一個身受重傷的人的聲音。那天是中秋節,我下班後買了一大籃水果還有中秋節不可少的月餅趕過去看望她,黃莉和他的丈夫就住在醫院旁邊的一座宿舍樓裏。我們一起在醫院的院子裏看月亮,暢談未來的生活,她還開玩笑地説香港的月亮又大又圓。

採訪團隊(後排)在康復中心與地震中接受治療的病人一起合影。

  黃莉給我的印象一直沒有改變,樂觀、向上,充滿希望。她在這十年中也收穫滿滿,得到四川省頒發的“十佳博愛·慈善公民”“全國自強模範”等等各種榮譽,她的愛一直在傳遞,她的樂觀也在一直傳遞。

  十年前的5月底採訪結束時,我和在機場送行的駐地同事説,看到太多太多的傷痛,以後再也不想來四川了,但後來的連續兩年我都去四川採訪震後恢復情況,我的電腦中建立了另外兩個文件夾“重建希望”,相信十年生聚,四川一定煥發出蓬勃生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