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十年|震中災區變景區 好房子帶來好日子

不僅“住上了好房子”,楊雲剛還“過上了好日子。” /周亞明 攝

  撰文/周亞明

  楊雲剛最近去了一趟水磨,那裏距映秀幾公里。他在那裏有親戚,新開了一處餐館,特邀他前去指點一二。

  岷江穿城而過,如果不是保留了漩口中學震而未塌的遺址,甚至會讓人一時物我兩忘,模糊這裏曾經是“5.12”震中的不遠身世。

  被命名為東莞大街的映秀小鎮重建街區,由政府統一規劃、統一建設。根據政府的決定,三年重建任務兩年完成,映秀一下子集聚了大量的施工單位。一下子湧來這麼多人,吃飯就成了一個問題,這成了楊雲剛開餐館的直接動因。

  楊雲剛的餐館開張即火,就算是建設大軍撤走以後,前來探訪的遊客也是絡繹不絕。每年除掉所有費用,他現在也能賺十五到二十萬元。

  楊雲剛此前是小鎮街上一家駕校的教練。地震當天,駕校安排包括他在內的6名教練,開着5輛教練車,前往汶川沿途“路演”,以圖招攬學員。從前往後數,楊雲剛排在第四。路過一處酒館,駕校的一位看門師傅,在路邊攔住了楊雲剛。 這位師傅剛剛用白色塑料壺在這裏打了一壺酒,先喝了幾口,舌頭有點大了,就攔着楊雲剛“扯”個不停。楊雲剛已經很不耐煩了,剛要發作,大地震就開始了。

博愛新村豆花莊所在的東莞大道。/周亞明 攝

  就是這位嘮叨的看門師傅,救了楊雲剛和排在最後的那輛教練車的司機一命。猝不及防的天搖地動之中,楊雲剛看見,走在前面的那3輛教練車,就像扭秧歌一樣,無聲地消失在不遠的拐彎處。而他成了震中少有的目擊者和幸存者之一。

  幸存的還有楊雲剛的全家,共29口人。楊雲剛的愛人當時是映秀小學的食堂師傅。收拾完中餐的局面之後,愛人照例回家午休。還沒有躺下,大地震就來了。愛人的第一反應是衝出家門,跑到外面的空曠地方。

  對楊雲剛來説,與地震有關的結果,還包括他在街上的家蕩然無存,也包括愛人工作的映秀小學,被夷為平地。他和愛人雙雙“轉業”,當起了震後較早的餐館老闆。

  楊雲剛的博愛新村豆花莊,用房是他和大女兒兩家的户頭所分得的兩套住房。楊雲剛名下120平米,大女兒名下100平米。住房三層兩樓一底,120平米户型佔地40余平米,三層建築面積累計120平米。其他户型除了佔地面積各有不同,也是按照“家家有住房,户户有門面”的思路建造。

都説震區民眾,性格更為達觀。閒刷橋牌的老人,無意中提供註腳。/周亞明 攝

  房屋統規統建,具體的分配則由抓鬮決定。楊雲剛抓得的就是現在的餐館位置。大女兒原本抓得的位置更好,但為了方面經營,又與別人商量調換,最後與父親的挨在一起,打通,成了現在餐館的敞亮門面。

  房屋下面,最淺的地基,是地下12米,最深的,則有20米,系按九度設防的標準建造。政府公佈的價格,是770元一平米。但楊雲剛幾乎沒花什麼錢。他得到幾筆補貼,按照他户頭人口,來自政府的補貼是1.9萬元,來自對口援建城市廣東東莞市的補貼,每户是2萬元,這就幾乎是全部房款的一半了。其餘部分,還有政府貼息的銀行貸款。具體辦法是,第一年,政府全額貼息,第二年,政府承擔利息的一半,第三年起,政府承擔利息的15%。

  基本沒有什麼經濟負擔,就“住上好房子”,借勢國家發給映秀特別旅遊區的牌子,楊雲剛通過開餐館“過上了好日子”。

  2月10至14日,習近平總書記到訪四川。在幾乎是以小時計的頻密行程中,映秀留住了總書記的腳步,時間是12日上午,幾乎流連了小半天。映秀三處駐足點,博愛新村豆花莊的餐館,成為其中一站。

  這是楊雲剛的故事,也是今日映秀的縮影。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