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育人到誤人 請別讓象牙塔變成羅生門

  文丨徐錳楠

  4月9日,自武漢理工大學自動化學院研三學生陶崇園從宿舍樓頂跳下身亡,已經過去了半個月,現在陶崇園的遺體已經火化,涉事的導師王攀也已經被學校叫停招收研究生資格,但這起"自殺"事件仍舊牽動着社會各界的心。 

  從年初的楊寶德到如今的陶崇園,回顧這些事件,導師都扮演了一個不太好的角色。孔子説"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這是對教師的德行作了一個概括,而事件中的導師顯然是沒能理解其中含義。逼迫學生打雜按摩甚至夜訪,他所説的"兒子"不過是在重壓之下委曲求全的學生。 

陶崇園與其導師王攀的聊天截圖。

  現在陶崇園跳樓事件雙方(導師和學生親屬)各執一詞,這個羅生門最後能演多久還不得而知,但是從這個事件中得出的教訓是明顯的,如果起因是師生關係間權利的失衡,那最後無外乎要讓天平再度平衡。

 

      中國當前研究生和導師之間的問題,大都是權利不對等的問題。導師對學生的畢業證乃至未來發展都有着"直接否定權",這種被動環境下使得學生喪失了話語權,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在某些情況下不得已只能一味靠忍受和討好來應對導師的要求,另一方面,相比老師的師德人品學校更重視其科研上的成果,也缺乏有效的監察教師德行的體系。上沒有監管約束,下不敢拒絕反抗,這也就助長了個別老師的不正之風。 

    導師王攀

      其實在事件發生的一個月前,教育部就印發了《關於全面落實研究生導師立德樹人職責的意見》,提出教育行政部門要把立德樹人納入教學評估和學科評估指標體系,加強對研究生導師立德樹人職責落實情況的評價。這可以看做是我國教育體系的一次自省,也可以當做是楊德寶等人用自己的生命作鼓槌叩響的改革大門。 

     

        如何避免這類悲劇再次上演?即使在《意見》中,也並沒有講明當用人單位如果僅是走走過場、息事寧人應當如何。筆者認為還是應該建立一套獨立的監察體系來處理此類問題,受理、調查、處理學生對學校教職工人員違反紀律言行的控告、檢舉,從而讓濁着濁,還清者清。 

        而學校在研究生培養方面也應該適當作出調整,從過去傳統的“單一導師制”進行轉變,建立以學生為核心的導師制度,試以“多導師”或者“聯合導師”來替代,這樣一來,導師避免了過往“單打獨鬥”,同時對學生來説,也將擁有更多靈活性。 

      武漢理工大學就此事的情況通報

        就這個事件來説,校方現在的《通報》的處理結果不論是屈服於強大輿論的影響,還是真心準備給家屬一個説法,想必都沒能如願。關注這個事件的人不會因為這模稜兩可避重就輕的《通報》而感到滿足,另一方面自殺學生的家屬顯然也無法接受,陶崇園的姐姐接受記者採訪時就表示:已經不想對學校和它發佈的這個公告作任何評論,現在的主要目的就是起訴王攀。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