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黃建華先生

一代鉅商、地產大亨、收藏大家香港僑福建設集團董事局主席黃建華/來源:東方ic

  文/王養浩

  一代鉅商、地產大亨、收藏大家香港僑福建設集團董事局主席黃建華先生,於十二月二日上午在睡夢中安然離世,享年六十五歲,消息傳來,驚愕不止,唏噓不已。

  我和建華先生相識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那時,他父親應中央和上海市政府有關部門所邀,來上海考察舊區改造的項目。一天黃老先生來到楊浦區江浦路陳家頭,看到成批的危棚簡屋,心情很是沉重。他當場對陪同的領導表示,要拿下這批土地,福祉人民!改造項目當時由政府有關部門牽頭,1992年,我所在的聯益公司和香港僑福集團合作建立了上海僑益房地產公司,香港為大股東,我方主要負責動拆遷等前期工作。建華先生受老父親委託,直接抓這個項目。

  地產科班出身的他,很重視這個項目,規劃建造有73幢高層住宅組成的一個新城,取名為陽明新城,他在香港大潭水塘道建有十八幢豪宅組成的陽明山莊。在陽明新城的這個項目裏,他引進了“會所”這個概念,有露天游泳池,有健身房,有桑拿房,有咖啡閲覽室,使周邊市民眼睛一亮,且住宅面積以8O至90平米為主,可以直接拎包入住,這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上海,是很少見的,可以説開了先河。

  他經常到現場,對工程的質量精益求精。有一次室外温度高達35度,他拿着小榔頭,爬上扶梯,在檢查外牆貼磚質量是否到位。我當時陪着他,在場的工人和技術人員都為他一絲不苟的精神所折服。

  1997年,為慶祝香港迴歸,當這個樓盤首先在香港市場推出,便受到香港居民的大力捧場。二十多年過去了,這個樓盤仍受到上海業界的好評。後來由於受到亞洲金融風波的衝擊以及其它種種原因,未能繼續合作開發下去,成了建華先生終生的一大遺憾。

  建華先生為人豪爽,重情義。

  有幾次應邀去香港,都要安排在入住陽明山莊。記得2OO7年7月,我應香港大公報所邀,出席香港迴歸十周年的慶典活動。我帶幾個朋友去參觀陽明山莊,(大堂的有一個中外名畫薈萃的展示長廊,這些名畫都是建華先生多年來收藏的,令參觀者大飽眼福。)建華先生不在香港,他得知我去了,電話秘書一定要全程陪同好,招待好,晚上一定要我們留宿。我的幾位朋友至今對建華先生的周到安排和熱情款待,念念不忘。

  一次在深圳晚上聚會,他笑着對我説,王總你會寫詩,我們約定下,在規定的時間裏,你寫出讓在場眾人叫好的詩來,我幹上一大杯,反之,你幹上一小杯(他知道我不勝酒力)。記得那晚上,我按照規定,一連口占十來首詩,可能眾友要建華先生多喝酒,首首都被哄着叫好,建華先生真的一杯接着一杯喝下去,直至大醉,足見他是位性情中人。

  建華先生對上海有特殊的感情,因為他太太是上海人。他每到上海,一定會去豫園品嚐地道的上海小籠,喝上幾碗雞鴨血湯。濃濃的鄉情,溢於言表。他自稱是鄧麗君鐵桿歌迷,在陽明山莊豪華餐廳的牆上,可見鄧麗君的麗姿。我曾多次聆聽建華先生高歌鄧麗君的歌曲,唱得最多的一首是“月亮代表我的心”。他對我説,他從台灣出來到香港發展,台灣有座陽明山,所以在香港他建造的是“陽明山莊”,在上海叫“陽明新城”,他盼望台灣象香港一樣,早日回到祖國的懷抱。由於建華先生在大陸的突出貢獻,被上海市人民政府授予“白玉蘭榮譽獎”,出任江蘇省政協委員和廣東潮州市政協委員。

  斯人已乘仙鶴去,不勝哀痛。

  願建華先生爽朗的笑聲天堂永在!

  (作者原繫上海聯益房產公司總經理,上海作協會員、詩人)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