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不放過劉鑫,是不想自己成為下一個江歌

  文丨徐孟楠

   事發近一年,青島女留學生江歌在日本被殺害一案,突然又重返公眾視野。其中一個重大節點,是劉鑫在逃避了294天后,終於走出家門,在媒體的牽線下,跟江歌媽媽見了一面。 

  權且先不論劉鑫與江母的這次會面是否是出於她的真心實意還是僅僅因為是被輿論挾持而不得已而為之。總之這次會面打破了此前的僵局,這對雙方來説都是跨出的重要一步。

  

新京報《局面》艱難促成了兩人的見面

  人常用鏡子來正衣冠,但在社會中,每個人其實就是一面鏡子,其他人能夠從一個人的言行舉止推測其家教、素養和品德等等。在江歌事件中,我們能夠看到劉鑫身上對於社會基本道德觀念的缺乏,但也能夠看出其家人在這起事件中的嚴重不足。對於救下自己女兒而犧牲生命的江歌之母,言辭謾罵還有惡語相向,拒絕會面甚至拉黑迴避,這種種的行為不僅僅是傷害了江母,更是在挑釁旁觀者的道德認知。所以最後的輿論爆炸甚至是伴隨而來的網絡暴力都是可以預見的。 

  這個事件似乎又在重複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好人到底能不能有好報?這個答案本來是明晰的,那些先哲們不厭其煩地訓誡着人們,要“仁愛”,要“樂施”,要“兼愛”,這些思想甚至成為了中華文化土壤的一部分而被深深刻在了國人的基因裏。但是到了現代,這個答案似乎越來越模糊:大學生為救人犧牲卻遭到撈屍者“挾屍要價”;浙江老闆愛心施粥65天卻被相關部門查封;廣東佛山2歲女童遭汽車碾壓卻無人問津。 

\

《江漢商報》攝影記者張軼所拍攝的《挾屍要價》新聞圖片

  以上這些事件都因為與人們的價值觀相悖而備受關注,這一個個鮮活的事例無一不是在叩問整個社會——“善良”和“善待”之間還有關係嗎?當一個人的善良得不到應有對待的時候,這個似乎長久以來就被一直被宣揚的“好人好報”機制就發生了崩塌,而這個崩塌,是會傳染的。

  在這起事件中,我們能夠看到人性中的利己主義,事後,身為當事人的劉鑫拒絕出面作證協助破案,謊稱自己完全不知情;江歌媽媽四處呼告求救,沒有得到劉鑫及其家人的絲毫回應;甚至於在友人為自己擋刀香消玉損之後不久,就去逛街做頭髮曬生活。這背後是劉鑫對自己生活的精緻保護,同樣也是對他人生命的極端漠視。

  趨利避害,本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每個人在內心裏都會多或少有着這樣的想法,但是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其的群體屬性所附加了許多在社會生活中應盡的義務,有些義務被人為的規劃下來,成為了法律,目的是為了不使社會陷入崩壞的境地,有的義務成為了美德而被歷史不斷傳唱,這是為了使社會更美好。 

  劉鑫所為,我們不能説她犯了法,畢竟殺人者,陳世峰也,只是説她的行為是大多數情感健全的人所不齒的。所以,為什麼社會輿論不肯“放過”劉鑫,那是因為在社會早已形成的共同價值觀還沒有完全崩塌前,我們都不想自己成為下一個江歌。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莫英 莫英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