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黃埔同學會長為什麼點贊這位黃埔後代?

  大公網訊(記者盧冶、凱雷 實習記者張子雯、左瑞帥 )在第十一屆黃埔論壇晚宴上,本報記者看到這特別一幕: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林上元向黃埔四期生彭士量將軍之孫彭凱伸出大拇指點贊。記者立即摁下快門記錄下這個瞬間,但為什麼時值七七全民族抗戰爆發八十周年之際,林上元會長會“突然”點贊一位黃埔後代,這背後有何緣由? 

\

林上元點贊。(左一:黃埔四期生臧克家之女鄭蘇伊;左二: 黃埔同學會秘書長孫凌雁;左三:黃埔軍校十八期生、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林上元;右一:黃埔四期生彭士量將軍之孫彭凱;右二:黃埔軍校同學會副秘書長郝一峰)本網記者凱雷 攝

  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但當一張圖片濃縮着歷史、當下與未來豐富的資訊時,那就不得不通過文字來呈現與説明 。美聯社第一任社長M.E.斯通在1898年提出,一則資訊至少要具備when(何時)、where(何地)、 who (何人)、what(何事)和 why (何故) 、how(如何),才能完整呈現事實本身。我們在長春、在北京和林上元會長、黃埔後代彭凱、抗戰史專家丘智賢交談,為這一個“突然”的點贊,追蹤多地還原這幕後的故事——牽動歷史與人心,彰顯犧牲精神與黃埔傳承,兩封黃埔將領彭士量的家書,令人久久感動。我們儘可能用五個w一個h來簡潔還原這指向未來的精神與傳承。 

  抗戰期間的黃埔精神 

  第十一屆黃埔論壇的召開,正值全民族抗戰爆發80周年之際,黃埔精神、抗戰精神正在這一歷史時刻有着最強烈的共振。正如林上元會長所言,國共兩黨20多萬黃埔師生參戰,以生命和鮮血淬鍊出“愛國、革命”的黃埔精神。 

  回溯抗戰年代,林上元會長是黃埔軍校十八期學生與黃埔四期生彭士量同在第73軍,雖然參加了不少的戰役,但未能與彭將軍同場殺敵,彭士量親臨前線、與日軍殊死搏鬥戰死沙場的事蹟卻激勵着林上元等黃埔師生奮戰在抗戰第一線。 

  黃埔論壇 反“獨”促統 

  7月7日,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80周年暨第十一屆黃埔論壇在吉林省長春市召開,此次論壇以“凝聚民族魂,共圓中國夢”為主題,有來自香港、台灣、澳門、洛杉磯、泰國等地區和中國大陸共計百餘名黃埔同學會會員及黃埔親屬參會,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的林上元致辭,包括黃埔四期生彭士量之孫彭凱在內的海內外黃埔同學、黃埔親屬等超二百人與會。 

  東北,更是打響抗日戰爭第一槍的地方,十四年的抗戰史,正是國共兩軍並肩協同作戰的歷史。黃埔後代徐小巖中將、陳知庶將軍、陳正烈將軍與來自海外的將領並共同向抗戰英雄楊靖宇紀念碑獻上花籃,這亦顯示兩岸對十四年抗戰史的共識體認,反“獨”促統,不分兩岸,不分黨派全體中國人的共同責任。 

  林上元為彭士量將軍點贊 

  黃埔軍校師生在抗日戰爭中發揮了愛國革命、不畏犧牲的黃埔精神,為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黃埔精神實質是以愛國為核心的精神力量和黃埔人不畏犧牲誓死捍衞國家尊嚴、維護國家不受外來侵略的堅強信念,示範、推動着社會進步和帶動社會前行。 

  論壇上,林會長指着黃埔四期生彭士量的孫子彭凱對黃埔同學會秘書長孫凌雁和副秘書長郝一峰説:“他的祖父和我在同一個部隊,都是73軍的,他祖父在常德會戰中犧牲了,非常了不起,我們都很敬佩他。”説完林上元會長情不自禁地豎起大拇指為其點贊,這也就是本報記者抓拍這張圖片所展現的這個珍貴的瞬間。 

   回溯歷史,彭士量將軍轄下軍隊的不屈作戰精神更震懾日軍。抗戰時期的《大公報》在報道彭士量的事蹟時,引用了日軍電台對暫5師評價的一句話:“暫5師為戰意堅強、不可輕侮之師!” 

  彭士量:大丈夫為國盡忠,此何恨焉 

  出席本次黃埔論壇的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林上元是黃埔軍校十八期學生,而彭凱的祖父彭士量將軍,是在抗戰中親臨前線、與日軍殊死搏鬥戰死沙場的著名愛國將領之一。林上元與彭士量曾在同一個部隊。 

  彭士量,號秋湖,湖南瀏陽人,生於1904年8月5日。1926年因受孫中山革命思潮的影響,毅然投筆從戎,考入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第四期,在黃埔精神的薰陶下,彭士量更具有革命軍人的剛毅和果斷。在八一南昌起義、東征北伐戰爭、上海、山西忻口、台兒莊、武漢、長沙等戰役以及鄂西會戰、湘北會戰中表現出英勇善戰,膽識過人的特質。在著名的武漢保衞戰中,因指揮有方、重創日寇受獎,獲授予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並受到宋慶齡女士的嘉獎。 

  1943年冬常德會戰爆發,日軍集中兵力進攻湖南石門,73軍師長彭士量奉命赴石門縣城阻敵,彭士量親臨前線與日軍拼搏,在日軍以十萬精鋭部隊,配合大批飛機、重炮、毒氣的合圍進攻下,不屈作戰。1943年11月13日拂曉,日軍猛攻大尖山,守軍艱難支持之際,跟隨彭士量將軍保衞石門的抗戰老兵鄭相邦在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時回憶説:“忽見彭士量親自督戰,振臂高呼‘不能讓敵人進來一步!’官兵精神倍增,無不奮勇爭先,陣前棄屍山積,將來犯之敵殲滅過半”。 

  1943年11月15日,在湖南石門與來犯日軍進行艱苦的戰鬥中壯烈殉國,年僅39歲,是常德會戰犧牲的第一位將軍。深受重傷的彭士量在彌留之際,他對副師長和官兵們説:“大丈夫為國盡忠,為民族盡孝,此何恨焉!” 

  彭士量的兩封遺書 愛家愛國 不辱國命 

  彭士量將軍身上集中體現了黃埔精神與抗日精神:英勇作戰、不畏犧牲,愛家愛國,囑望傳承,他書寫下的兩封遺書更令人動容。 

  彭士量是在常德會戰犧牲的第一位將軍,在收殮彭將軍的遺骸時,發現了遺囑兩份,其中一份寫到:“余獻身革命念年餘茲,早具犧牲決心以報黨國,茲奉令守備石門任務艱鉅,當與我全體官兵同抱與陣地共存亡之決心,殲滅倭寇以保國土,倘於此次戰役中得以成仁則無遺憾,唯望我全體官兵服從副師長指揮,繼續殺敵,達成任務。” 

  而另一份是寫給妻子王蘇政的:“余廉潔自守,不事產業,望余妻刻苦自持,節儉以活,善侍翁姑, 撫育兒女,俾餘子女得以教養成材,以繼余志。” 

  短短兩封遺囑生動詮釋了一位黃埔人為祖國,不懼犧牲,隨時獻身的偉大黃埔精神,同時也彰顯了黃埔將領清廉自持,嚴格律己的軍官風範。他率領軍隊、用生命掩護全軍安全撤退,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捍衞了國家的神聖領土,鼓舞了全國抗日軍民抗戰必勝的鬥志,為中華民族的子孫後代樹立了光輝的榜樣。 

  台灣陸軍軍官學校史政顧問、抗戰史專家丘智賢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常德會戰前後,中國正參與開羅會議,軍事戰場攸關中國的外交戰場與戰後國際地位,開羅會議收復東北、台灣澎湖的成就,完全是以彭士量將軍等官兵的犧牲,一點一滴取得的。丘智賢説:“彭將軍此前參與鄂西會戰後,總結報告稱:“戰場上的成敗,取決於‘最後五分鐘’,困難危急時,監督命令實施尤為重要”充分體現他作為革命軍人,不畏艱苦、不避犧牲的黃埔精神,後果然慷慨捐生,不辱國命,抗戰期間的黃埔師生,以如此的氣概面對日軍,因此日方屢屢在報告中稱讚黃埔畢業的軍官表現英勇頑強,我們也應效法彭將軍的精神,堅持信念,果敢出擊。” 

  談到祖父彭士量和黃埔精神時,彭凱激動地説:“八十年前那場抵抗外辱的戰爭,讓無數中國英烈前赴後繼,我的祖父彭士量便是其中之一。他是黃埔四期生,是常德會戰中陣亡的第一位師長,年三十九歲。‘勇於奉獻,敢於擔當,不畏犧牲’是黃埔的精髓。他做到了!正是千千萬萬中華兒女不屈的民族犧牲精神,使得中國人民一步一步走向最終的勝利。‘不忘歷史,不怕犧牲’是我們應該傳承的。在全民族抗戰爆發80周年的今天,我們更要以此為契機,加強全民族一致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不讓那悲壯的歷史重演,記住先烈是對他們最大的感恩。”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