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家族傳家寶

  司馬光的着作《資治通鑑》影響了中國一千年,今後還將繼續閃光。/網上圖片

  張愛玲

  古往今來,《資治通鑑》乃中國官場必修課,被視為“治國理政”範本;“司馬光砸缸”的美談更是廣為傳誦,被稱作神童楷模。近讀《鄭州晚報》,有篇通訊説,登封市第三初中一名叫杜潤熙的13歲女生,熟讀12卷文白對照版《資治通鑑》。記者問其讀書心得,她説:“《資治通鑑》讓我對中國歷史了解得更清晰更透徹了,讀史讓我很開心,可以長知識、懂事理,影響一個人的性格,讓人變得更有志向!”

  我為這種經典傳承而高興,它折射的不正是我們大力呼籲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麼?這讓我再次想起一位先哲--北宋傑出政治家、史學家、文學家司馬光來。司馬光從小知書達理,七歲時能背誦《左氏春秋》。他一生為人正派,官至宰相而廉潔奉公,其着作《資治通鑑》影響了中國一千年,今後還將繼續閃光。

  我去過洛陽諸葛鎮司馬村的司馬光故居獨樂園。司馬光隱居洛陽15年,謝絕一切社交,一心埋頭着述,所以獨樂園名氣不大。獨樂園瀕臨名剎洪恩寺,曾有400余高僧雲集於此,當然也沾了司馬光的光。可惜滄海桑田,至明末獨樂園逐漸荒蕪廢棄,而洪恩寺卻始終擔當起守護司馬故居的重任。司馬光能做出巨大貢獻,與其家族的優良傳統密不可分。有其示範,夫人張氏也温淑賢良、相夫教子,兒子司馬康、孫子司馬樸也有乃父之風,所以獨樂園被頌為“好人好園好家風”。

  司馬光的成功和司馬家族的繁盛,關鍵就是靠“詩禮傳家、家教嚴正”的好家風。司馬光祖籍陝州(今山西夏縣),這個家族可不簡單!其先祖司馬孚乃西晉皇族安平獻王、司馬陽曾是北魏徵東大將軍。司馬光祖父司馬炫當過陝西富平縣令,勤勉為民,政聲顯赫。乃父司馬池乃北宋名臣,在河南光山縣令任內政績突出、屢獲嘉獎,後升任兵部郎中、天章閣待制(官居四品)。1019年司馬光就在光山出生。

  司馬光童年也很調皮,某年秋天因為一樁芝麻小事,六歲的司馬光説了句瞎話,恰好被父親司馬池碰見,便大聲訓斥他:“小子何出謾語(撒謊)!”旋即語重心長教導兒子做人務必誠信厚道之理。此事對司馬光觸動很大,從此遵循父訓畢生求真務實不講假話,終成一代人傑。

  後來司馬光一家隨司馬池經汴京、洛陽、潼關、寶雞到達四川廣元,出任利州轉運使。一路司馬池對兒子言傳身教“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道理,司馬光銘記於心。其博學強記、富於愛心也深得乃父垂愛,還被司馬池的官場摯友賞識。尚書張存將女兒許配給了司馬光,前副丞相龐籍把司馬光當成義子培育。

  宋仁宗寶元元年,19歲的司馬光中進士,出任華州(今陝西華縣)判官,父親此時正任陝西同州(大荔)知州,不久又改任杭州知州。為方便侍奉雙親,司馬光捨棄陞遷機會,請求去杭州附近的平江軍(今蘇州)做一名判官。時北宋與西夏交戰,朝廷要各地派鄉兵增援,司馬光代父寫《論兩浙不宜添鄉兵狀》,説這會增加農民負擔、不利“安定”大局,青年司馬光的社會責任感與愛民意識由此可見。

  父母過世後,司馬光回夏縣老家守孝五年,其間不忘接觸民眾、訪貧問苦,寫下《十哲論》、《四豪論》、《賈生論》等優秀時評。宋英宗時,48歲的司馬光出任龍圖閣直學士,奉詔編歷代君臣事蹟,開始籌劃《資治通鑑》。宋神宗年間王安石變法,司馬光竭力反對。同年辭翰林學士,以端明殿大學士判西京(洛陽)留台,從此一心編纂《資治通鑑》,他夙興夜寐披心瀝血,畢十五載之功終成巨着。1085年,67歲的司馬光任資政殿大學士,同年升任尚書左僕射(宰相),終因積勞成疾,是年九月病逝。十月,國子監奉敕將《資治通鑑》刻印成書。

  除《資治通鑑》外,司馬光還着有《通鑑舉要歷》、《本朝百官公卿表》和《翰林詩草》、《注古文學經》、《易説》、《注太玄經》、《遊山行記》、《續詩治》、《醫問》、《涑水記聞》、《類篇》、《司馬文正公集》等等,堪稱史學大家、文哲全才,與孔子、孟子一起獲譽“儒家三聖”。

  司馬光不啻自身勤勉為政、功績卓越,獲得“風節彌高,蓋似孟子”的讚譽,也與上輩一樣嚴格要求兒孫誠信做人為國盡忠。他給兒子寫訓書《訓儉示康》曰:“眾人皆以奢靡為榮,吾心獨以儉素為美。人皆嗤吾固陋,吾不以為病。”其子司馬康、孫司馬樸均自覺繼承先輩傳統,為人處世被人敬仰。

  想到這些,我得出四點感悟:其一,司馬光作為“官二代”、“官三代”,而絕無一點紈做派,官拜宰相卻牢記祖訓,終其一生清白傳家,令人扼腕動容、高山仰止,足見家風傳承何等重要,也令當今某些“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們自慚形穢。第二,司馬池官職不算很高,卻負重致遠,同僚對其子也青眼有加,連尚書、宰相都主動與之親近,可見他們並無攀龍附鳳之意,卻有愛惜人才之心;第三,司馬光生活簡樸,“食不敢常有肉,衣不敢純有帛”,臨終時寓所居然“牀簣蕭然”,枕邊僅有《役書》一卷。他堅守道德底線、忠於家庭,夫人張氏偷偷給他納個妾,他卻嚴詞將該女趕出寓所,足見道德操守何等高尚磊落,又與當今某些貪官的奢靡淫亂有天壤之別!第四,司馬光與王安石同朝為官,且都文采過人、政績彰顯,但對王的“政改”不予苟同甚至針鋒相對,而這種分歧卻並不影響他們的人格,更未相互攻擊污衊,這又與當今一些官僚熱衷“窩裏鬥”相差遠矣!

  司馬家族的光輝榜樣,很好地詮釋“忠厚傳家久,詩書濟世長”的道理。正像歌曲所唱“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好的家風是傳家寶,它不只屬於一個家庭,也屬於國家的。誠如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1月12日在中央紀委全會上強調:“領導幹部要把家風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在管好自己的同時,嚴格要求配偶、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好的家風温暖人心、演繹文明、傳播正能量,是全社會的典範。家庭是社會的細胞,家風好才能家道興旺、幸福美滿;家風壞,必將殃及子孫、貽害社會。

  如今天下父母無不期盼“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卻忽略了家風。家風好,豔陽天;家風壞,腐敗現。近年查處的大量腐敗案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多數案犯涉及到“家族腐敗”。父子兵、夫妻檔、兄弟幫屢見不鮮,甚至全家齊上手,變公權力為“私人訂製”的利器,大發不義之財。蘇榮一人當官全家撈錢,其妻兒等十餘名親屬全部涉案;劉鐵男之子劉德成依仗其父權力貪贓枉法,20來歲就坐擁千萬財富;周本順對配偶子女放任縱容,全家身敗名裂......今天重温司馬光家族好家風,照照鏡子、意義重大啊!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