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首被告 金庸訴網絡小説侵權索賠500萬

圖:金庸表示願意接受調解\資料圖片

  大公網4月26日訊 25日,在世界知識產權日前一天,內地“同人作品第一案”公開開庭審理。武俠小説作家金庸與作家江南在廣州天河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庭,就《此間的少年》這部同人作品的侵權問題對簿公堂。金庸起訴江南侵害著作權,使用其作品元素,如喬峰、郭靖等人物名稱等創作獲利,因而索賠500萬元(人民幣,下同,約合565萬港元)經濟損失,並追究出版方和銷售方連帶責任。經過5個多小時的庭審,法院決定擇日宣判。

  綜合中通社、金羊網報道:原告查良鏞筆名金庸,其創作的武俠小説可謂家喻户曉。而被告楊治筆名江南,是內地幻想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曾於2013年、2016年兩度登上中國作家富豪榜榜首,其代表作品有《九州縹緲錄》《龍族》等。

  金庸表示願接受調解

  《此間的少年》是江南的第一部出版作品,其借用了金庸作品中多位著名小説人物的姓名為書中角色姓名,如喬峰、郭靖、段譽等,並主要講述了在汴京大學發生的青春校園故事,出版方自稱“迄今歷5個版本、110萬冊”。

  金庸認為,江南未經其許可,大量使用其作品的獨創性元素創作小説並出版發行,嚴重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權。同時,原告作品擁有很高的知名度,楊治通過盜用原告作品中的人物名稱、人物關係、人物形象、故事情節等元素吸引讀者,謀取競爭優勢,獲利巨大,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嚴重妨礙了原告對原創作品的利用,構成不正當競爭。

  起訴狀還指,北京聯合出版有限責任公司、北京精典博維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對小説《此間的少年》存在的侵權情形未盡審查職責,應承擔連帶責任,廣州購書中心有限公司銷售侵權圖書,也應承擔停止侵權的法律責任。

  江南方面辯稱,《此間的少年》在人物形象、人物關係、故事情節方面均不與金庸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並無侵犯金庸的權益,且金庸的損害賠償請求已超過訴訟時效,不應獲得支持。

  庭審當天,金庸和江南本人未出庭,雙方均委託訴訟代理人進行訴訟,庭審歷時5個多小時。其中,楊治所著《此間的少年》作品所涉人物名稱、人物關係、性格特徵及故事情節是否與金庸《射鵰英雄傳》等四部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等問題受關注。

  “同人文”類別或消失

  庭審最後,金庸表示願意在江南停止侵權並賠禮道歉的基礎上進行調解,江南則希望在庭後與原告進行協商。

  去年,江南曾在他的認證微博上寫了一份聲明。聲明中,江南表示,“和出版社曾就書中人名的問題諮詢過相關的法律人士,被告知這種形式在當時未曾觸及相關的法律規定,才決定正式出品此書。”

  同人小説是指利用原有漫畫、動畫、小説、影視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節或背景設定等元素,進行的二次創作小説。此番風波也引起了一部分人對“同人文”未來命運的擔憂。中國文字著作權協會總幹事張洪波認為,江南和金庸都是知名作家,如果這次江南官司輸了,好多小説網站或會考慮關掉“同人”這個頻道,並不再簽“同人文”,“這個類別有消失的可能”。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