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派嫡系傳人梅葆玖逝世一周年 眾人齊聚議傳承

  “梅葆玖的京劇貢獻”高端論壇與會嘉賓,前排右一為梅葆玖男旦傳人胡文閣。記者朱燁攝

  大公網4月25日訊(記者 朱燁 北京報道)恰逢京劇藝術大師梅蘭芳之子、梅派藝術嫡系傳人梅葆玖先生逝世周年,由北京京劇院牽頭主辦,聯手北京市梅蘭芳藝術基金會、中國戲曲學院梅蘭芳藝術研究中心、第二外國語大學京劇傳承發展(國際)研究中心及北京戲曲評論協會共同主辦的“梅葆玖的京劇貢獻”高端論壇今日在京舉行。

  多位熟悉梅葆玖先生,深諳梅派藝術的專家學者、業內外人士及梅派傳人齊聚一堂,他們通過對梅葆玖先生在藝術傳承、傳播創新和人才培養等方面作出的貢獻,進行了多維度理論性和權威性的總結論述,同時亦表達了對梅蘭芳之後,梅派藝術又一位德藝雙馨、德高望重的藝術大師的深切懷念與崇敬之情。

  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花大獎獲得者尚長榮表示,梅蘭芳先生用他的一生創造了偉大的梅派藝術,梅葆玖先生也用他的一生完成了對父親創造的梅派藝術的傳承和傳播,兩代人的接力對中國文化歷史藝術道德以及中國精神的弘揚,功莫大焉。

  “梅葆玖的京劇貢獻”高端論壇現場。記者朱燁攝

  著名戲曲評論家、中國戲曲學院教授傅瑾認為,當今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繼續“傳承”,“梅葆玖之後,是否意味着男旦的終結?”他表示,男旦是中華文明對世界表現藝術最重要的傑出貢獻之一,“在人類的戲劇和音樂史上,男旦大概是最完美的解決了用男性身體演繹女性的戲劇人物形象,這一跨越性別的難題。” 隨着梅葆玖對梅派藝術的理解日漸深刻,自中年開始,他更加不遺餘力地推動男旦藝術的傳承,傅瑾希望,不僅是梅派傳人或男旦傳人,還包括女性的表演藝術名家,都能夠擔負起男旦藝術傳承的重任,同時也希望更多家長能在男旦培養的關鍵期(年紀較小時),願意打破傳統偏見,讓具備資質的孩子接過男旦傳承的衣鉢。

  “梅葆玖視聽工作室”今日揭牌,梅夫人將梅葆玖生前喜愛的音響設備捐獻給北京京劇院,供演員學習。記者朱燁攝

  中西合璧 “守舊”融“創新”

  北京聯合大學教授、著名戲曲評論家周傳家認為,梅蘭芳先生所創造的梅派藝術雍容華貴,端莊凝重,意景合美,中正平和,其可以説是所有旦角藝術的母體,滋養着一大批有創造性、有特色的旦角藝人。他表示,梅葆玖不僅是繼承父輩衣鉢、梅派藝術的忠實傳承者,亦是開明、全方位的繼承人,“他沒有停留在簡單複製或者固步自封的水平上,而是勇於接觸中外藝術,吸納新鮮的藝術營養。”

  這種“守舊”的“創新”也體現在梅葆玖的唱腔中,據與會多位專家回憶,梅葆玖的扮相、演唱、做派,酷似乃父,在青衣、花衫、刀馬旦、崑曲閨門旦整個行當中具有精深的藝術造詣。

  梅蘭芳藝術研究會會長吳迎回憶稱,梅老曾親口對自己講,“梅派聲音問題不解決,此派難以流傳”。也因此,梅葆玖結合其他藝術形式及自身藝術造詣,包容並蓄,在聲腔“熔王、梅於一爐”的基礎上,將科學的發聲方法與京劇韻味、梅派風格相結合,使得梅派聲腔在“用嗓立音、音域貫通、流暢性”等方面均有所突破,唸白的音樂感也有了切合時代的發展。

  特別是其親自參與創作演出的《大唐貴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愛。在這些改編的劇目當中,由於梅葆玖先生以及傳統又開放的思維,使得戲中不失梅派意藴,而又匯入了現代音樂、舞蹈、燈光、佈景、服飾的創造,在遵循梅蘭芳“移步不換形”的藝術法理基礎上,將西方交響樂等“洋味”的音樂元素融合進來,形成了中西合璧、別具風情的藝術格調。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