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料歷史】抗日神劇導演的委屈

  文|華偉

  最近大家忽然又開始批判抗日神劇,我也跟一下帖。

  有四類劇堪稱神劇,它們分別是神話劇、穿越劇、誇張劇和現實劇。

  神話劇

  小時候,我對電視連續劇《八仙過海》裏鐵枴李的葫蘆很感興趣,心裏想,擁有一個,別無所求。

  這部電視劇看完,沒記住一個人,也忘了那些變戲法一樣的仙術,對我來説,這個電視劇抽象成了一個葫蘆。

  因為它多功能一體化,不僅能當酒壺,還能收妖怪,經常會噴白色氣體出來,很高大上的樣子。

  如果有一個這樣的葫蘆,估計謀生是不成問題的,人身安全也是無虞的。

  於是,我以一個小學三年級學生的身份,到處打聽哪兒有這樣的葫蘆出售,我願意拿出整整一年的零花錢購置一個。

  但是很遺憾,據説不僅沒有賣的,世界上有沒有這玩意兒都難説(大人們怕我難過,話也沒説絕)。

  在田野裏,我還常常挨個觀察那些葫蘆,看看哪一個最有可能冒仙氣、捉妖怪。

  後來長大了,才知道神話故事都是騙人的,一個虛擬的葫蘆,足足騙完了我的兒童時光。

  但是,心裏卻是不恨的,反而覺得那段時光有所寄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穿越劇

  時間過去這麼多年,神話電影和穿越劇愈來愈火了。

  我接觸過一個寫玄幻小説的公號,作者是個小年輕,還很帥氣,他在公號裏喊了一嗓子,説10分鐘後要更新2000字,希望粉絲們給他點贊,10多分鐘後,該文章點擊量及點贊量,雙雙破10萬。

  這一幕足可以讓人目瞪口呆,它形象地告訴人們,“一呼十萬應”在網上是很容易做到的,似乎人們相信網絡,更甚於相信現實。

  因為網絡中有偶像,而現實中只有平庸。

  象《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這樣的玄幻劇,穿越十幾萬年,在網上創下300億點擊率,雖然其神氣精神都透着現代商業氣質,人們卻樂此不疲。

  不止是劇名,劇中的畫面想想都令人陶醉:身着華服,視時間空間為無物,在愛恨情仇間晃動神經,在得失榮辱間唏噓長歎,它就象一個披着歷史外殼的愛情秀場,神奇,且超脱。

  現實生活中的柴米油鹽、磕磕絆絆,與這類劇絕緣。

  紅塵男女之瘋狂,將楊冪抬到了一個玄幻教主的高度。

  她的創業公司,據説一年半估值翻了20倍,成為"新三板"女神。

  日前網絡上播出的抗日連續劇“包子雷”片段

  誇張劇

  看到最近陳道明接受記者採訪,他正義凜然地表示,自己絕不演抗日神劇和偽歷史劇。

  緊接着輿論開始跟進,輪番轟炸抗日神劇,就差把導演拉出來示眾,確實很提氣。

  為了展現半個多世紀前那場慘絕人寰的戰爭,抗日題材一直長盛不衰,但質量參差不齊,很容易出現誇張雷人的虛構場景,其特點是“四化”:戰爭遊戲化,我軍偶像化,友軍懦夫化,日偽白痴化。

  惡意消費和褻瀆歷史,肯定是不對的。

  但我們是不是該聽聽神劇導演們的心裏話?至少到目前為止,我沒見到記者採訪他們的消息。

  我覺得他們心裏是有委屈的。

  戰爭場面都不太好拍,在那麼寒冷的冬天,他們帶着整個劇組奔走在外景地,拍着很黃很暴力的戲,還要多次召開劇本創作擴大會議,苦心設計出手撕鬼子、包子雷這樣的情節,容易嗎?

  很不容易。

  剝離抗日的成分,這些設計真的有些鬼才,也是需要靈感。

  如果我們拿它當娛樂片看,會不會好得多?

  現實劇

  我知道抗日題材嚴肅,容不得搞笑。但是我想説,現實劇裏的神劇,還少嗎?

  這就是一個生產現實神劇的時代。

  一個英雄人物,被塑造成神。他是不能有任何瑕疵的,牙齒潔白,淡吐幽雅,一甩頭一投足要有氣質,從小就做好事,讀好書,對別人浪費時間的行為不屑一顧。宿舍裏貼着一張紙,上書:莫談女人

  而像某些反面人物,被貶低成鬼,渾身缺點。從小就不講衞生,鼻涕掉到脖子上也不擦,成天調皮打架,隨地大小便,看到異性總是目不轉睛。總之,他心胸狹窄,沒理想沒道德沒文化。

  我覺得這是一種想象力枯竭、創作力腦殘的表現。

  非黑即白、非此即彼、非友即敵……世界上的人和事,遠非這麼簡單。

  拍這類電影的,都是老司機,他們説的話跟老太婆的牙齒一樣,沒多少是真的。

  其實,他們拍的也不是電影,而是寂寞。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