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家王學典:儒學融入生活 重建禮儀之邦

  王學典依然保持着年輕時的激情與活力。大公網山東傳真

  文|大公網記者殷江宏、楊奕霞

  近幾年來,內地掀起新一輪“國學熱”,作為活躍在當今學壇上的“中堅派”學人和海內外知名的學術史專家,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文史哲》雜誌主編王學典關於儒學的諸多論述,常常在學術界引起廣泛關注。他認為,近年來隨着尼Q主義和拜金主義頻現,道德和信仰的位置岌岌可危,應該把儒學理念融入到人們的日常生活之中,重建禮儀之邦。

  躬耕中華歷史文化和儒學領域近40載,已是花甲之年的王學典依然保持着年輕時的激情與活力。他在接受大公網專訪時表示,20世紀以來,中國始終未形成一個穩定的、具有國際視野的文化戰略。他倡導以孔子故里山東曲阜為試點先行推廣傳統文化。

  眉雖染白霜 心不忘憂國

  少年時代,王學典就對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歷史學情有獨鍾。高中畢業後,尚在鄉村從事供銷社工作的王學典,自費訂閲了復刊不久的《歷史研究》和《文史哲》等雜誌,在浩瀚書海中孜孜不倦地吸取知識的養分。1979年,王學典考入山東大學歷史系,從揹着行囊進入校園的第一天起,王學典就下定決心此生不再離開。

  上世紀90年代,全民經商,教師下海,校內法學、經濟學很火爆,歷史系則招生困難,教師的工資兩極分化嚴重,王學典亦從未動搖或削弱做學問的心,“沒炒過一次股,沒經過一天商”,他感覺自己不是那塊料,只會做學問,再苦再累從未後悔過。

  他在上世紀80年代即提出“物質生產財富的歷史是勞動者和剝削者共同創造的”觀點,曾在學界引起軒然大波,從而一舉成名。有評價説,作為一名活躍在當今史壇上的“少壯派”學人,從上世紀80年代躋身啟蒙思潮主流中的青年先鋒,到90年代廣為人知的學界中堅,王學典幾乎成為近30年來中國史學思想史變遷的一個縮影。而思想型學者可能是對王學典最為恰當的定位。

  “一定要做你樂在其中的工作,這是不竭的動力。”王學典説,他沒有更高的追求,但始終有一個抱負,就是要用自己的文章來匡正天下,矯正歷史前行的航向。去年,王學典在清華大學學報發表了一篇《中國向何處去--人文社會科學的近期走向》的演講稿,很多人説這個題目引人注目,但卻不知他對這個題目已經思考了近40年。

  王學典説:“伴隨着共和國一路走過來,親眼看到國家走了很多彎路,因此始終有一種家國情懷,位卑未敢忘憂國。”因眉染白霜、敢於直言,王學典被外界稱為“白眉大俠”或“白眉學者”。“人雖老血未涼。”是他很欣賞的一句話,他也一直堅持寫有温度的東西,“沒有很大沖動的東西寫不出來。”

  功利拜金頻現 面臨道德危機

  潛心研究中華歷史及儒學近40載,王學典從未想到國學在民間會備受追捧。各類國學班、讀經班、研討會、論壇比比皆是,大量資本也在不斷湧入此領域。但在王學典看來,儒學的振興不在於研究院和讀經班多少,而是在於生活方式的重塑。

  “最近兩度去曲阜,孔廟門前的行人哪有朝聖之心?孔廟變成到此一遊的景點以及地方的‘搖錢樹’,不是正路。” 王學典説,受社會轉型的影響,現在民眾非常焦慮,完全悖離了中國傳統的生活方式。而儒學的生命力在於打造一種高於西方自由主義的東方倫理型生活方式,“上下和睦、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像君子國一樣”,自有“萬國來朝”。

  “近30年來,中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走向極端之後,出現了功利主義和拜金主義,使道德和信仰的位置岌岌可危。”王學典直言,中國現在正從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向以文化重建、精神重建、道德重建為重心的階段轉變,而道德、精神重建的資源,最合理的選擇就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可以看到,十八大以來中國在繼續發展經濟的同時,已開始向道德重建、精神重建轉移。

  王學典建議儒家生活方式樣板的重構應從孔孟之鄉山東開始,尤其從曲阜開始。而重建禮儀之邦,把儒學理念植根在人的本性和生活方式之中,這亦應是中國未來的大國形象。在他看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出“要弘揚中國的傳統文化”,並大量引用傳統經典,不僅使傳統文化在民間掀起熱潮,中國的文化戰略也已浮出水面。

  “儒”沐春風 地位提升

  在王學典看來,中華傳統文化夢寐以求的春天已經到來。“自‘五四運動’以來,中國佔主流地位的一直是反傳統傾向。國學研究的進行基本是靠學者自身的興趣。1989年以後,雖然傳統文化的研究已經獲得合法性,但並未得到大力提倡,仍認為傳統文化是保守的標誌。”王學典坦言,特別是十八大以後,中國對優秀傳統文化的強調,是近30年來指導思想上的一個巨大變化,對國學研究、儒學研究而言是一個重大機遇。而2013年11月26日習近平考察曲阜,標誌着近一個世紀反傳統傾向的終結。

  王學典的著作。圖片來源網絡

  王學典認為,天時地利人和均已具備,“各方資源雲集,已形成100多年來從未有過的傳統文化復興的局面。”王學典表示,最近學術領域的所有熱點事件,包括尼山論壇、北京論壇、上海論壇等等,幾乎都和傳統文化有關,這意味着傳統文化已從乏人問津的邊緣地帶變成熱點,預料未來一段時間之內,人文學説、古典學術和儒家文化等傳統優秀文化將在中國教育和文化體系中佔據更重要的地位。

  王學典坦言,半部《論語》治天下的時代已經過去,治理一個現代國家的基本舉措不能僅僅依靠傳統的人文理念,必須更多依靠現代社會科學。因此,他建議把優秀的傳統文化遺產進行社會科學化處理和冶煉,可學習西方把古希臘、羅馬人文思想轉化為現代社會科學理論的經驗,將中華傳統文化進行社會科學化轉化,從而為傳統文化注入新的生命。

  倡建“政界儒學” 促官員克己自律

  山東曲阜孔廟。資料圖片

  國學熱是大勢所趨,但也導致了整個社會一哄而上。王學典認為,國學不能以利為主成為一種生意。“現在的國學班物化很厲害,拿孔子來掙錢,拿傳統文化來掙錢,國學推廣現狀泥沙俱下,良莠不齊。”

  王學典表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傳統文化的研究和推廣先要能成為一種職業。目前,社會和家庭在這方面的認可度還很低。儒學歷經幾千年而不被淘汰,一定仰賴它所賦有的智慧,如何把這些智慧變成自身知識結構的補充十分重要。學界應該把現代社會科學和古代傳統的人文理念相結合,讓更多的人掌握國學的智慧。

  儒學不僅要走進尋常百姓家,更應該首先進入政界和官場,培養為官者的君子人格。王學典表示,他主張復興建立一種“政界儒學”。儒家常言:“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社會的風尚很大程度上是受到為官者的風尚、精英人物的風尚所引領。當前,如何把政界的從業者進一步培養為正人君子,或許比在老百姓中普及儒學更為迫切、更為重要。“各級官員若按儒家文化來自我約束,慎獨、克己、自律,足以消滅相當一部分人犯罪的可能。”

  王學典簡介

  山東滕州人,1956年1月生,山東大學教授,現任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兼《文史哲》雜誌主編。長期致力於史學理論及史學史研究、中國現代學術文化史研究,尤長於中國現當代史學思想及思潮研究,為本領域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出版有《二十世紀後半期中國史學主潮》、《20世紀中國歷史學》、《20世紀中國史學評論》、《20世紀中國史學編年》(4冊)、《新史學與新漢學》、《顧頡剛和他的弟子們》、《翦伯贊學術思想評傳》等,主持編纂《山東文獻集成》(200冊)等。是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國家社科基金學科評審組專家、山東省政協委員、山東省文史館館員。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