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國學大師馮其庸先生

  文|李舒迦 二零一七年元月二十三日

  大公網訊 得知馮老仙逝的消息,父親看着當年他特意為我們收藏佛像書寫的“雪域瑰寶,史苑金證”題字,不由得淚如雨下。

  我的父親李巍傾畢生之心力收藏佛像,而他與馮其庸先生也因為佛像而結緣。馮老是當代文化大家,我們一直是高山仰止,2006年,在屈全繩中將的引薦下,馮老來到父親收藏佛像的展室中,看過之後他非常激動,一個下午都與父親交流,並挨個點評藏品的特點。這以後,馮老特別邀請了國家有關領導一同來觀看佛像,並由此引發了我父親捐贈數十年來珍藏的精品佛像的想法。

  2009年4月8日,中國國家博物館在人民大會堂舉行佛像捐贈儀式,接受我父親向國家博物館捐贈的二十二尊明清金銅佛像及法器。馮老出席並見證了本次捐贈活動,他是這一活動的緣起,也是促成者之一。對於他給父親的意見和建議,父親一直由衷地欽佩與踐行。

  在當天的儀式上,馮老做了《金銅佛像見證漢藏融合》的發言,他説:“著名收藏家李巍先生向國家博物館捐贈22尊極其珍貴的漢藏金銅佛像,這些佛像不僅是國家一級藏品,有的還是獨一無二的藏品。我深知李巍先生幾十年來收藏這些金銅佛像的艱苦過程,他不是一般的文物收藏家,他是一個對藏傳佛教藝術、佛教文化有着深厚感情的收藏家,他的收藏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保護。在我們國家正處於一場文化劫難的時候,他用他的全部力量幾十年如一日,保護了一大批舉世無雙、不可再得的漢藏金銅佛像,他對國家立下了大功,他對漢藏兩族人民的友誼立下了大功,今天他又把這批金銅佛像捐贈給國家博物館,更是立下了大功。“ 我和父親在現場聽着馮老的評價,都覺得這些年為了收藏佛像所付出的辛勞和汗水,都是值得的。

  馮老接着評價父親捐贈的意義:“李巍先生捐贈的這批珍貴的金銅佛像,它證明了漢藏曆史文化由來已久的融合,證明了漢藏人民早就成了一家,這批金銅佛像本身,就藴含着漢藏兩族人民對善的追求、對和諧的追求,任何想把漢藏人民深厚的歷史友誼和早就成為一家的歷史事實加以歪曲和分割,都是徒勞的,因為這些金銅佛像就是最有力的見證。用佛家的話來説,佛也不允許他們這樣做。“正因為有了馮老的鼓勵,我才能堅定地將自己多年來辛苦收藏的佛像珍品捐贈給國家,並有了後來的將佛像捐贈給普陀山的行動,因為他的話讓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數十年來,父親傾注全部精力和財力收藏佛像,所至誠期盼的,就是讓這些標誌着人類文化歷史的燦爛明珠再現輝煌,為傳承佛教文化,弘揚中華文明,彰顯民族精神,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祈福禮讚。

  2009年11月13日,中華書局在中國藏學研究中心舉行發行儀式,隆重推出用父親藏品圖錄編撰的《漢藏交融----金銅佛像集萃》大型圖冊,並當場向境內外十多家學術研究機構饋贈該書。 在捐贈儀式上,馮老特別強調“這部圖集是我見過的最精美的佛像畫冊,它不僅是文化界的大事,也是佛教界的大事。”

  《漢藏交融――金銅佛像集萃》一書,是當代中國國學界、佛學界、藏學界、美學界、文博學界諸多前賢名宿與時俊大家集體智慧的結晶。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故宮博物院、國家博物館、中國藏學研究中心,中國人民大學的關心和支持下,馮老特別推薦故宮博物院佛教文物專家王家鵬研究員和中國人民大學佛教研究中心主任沈衞榮教授、會同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步連生研究員、國家博物館孫國璋研究員、中央美術學院金維諾教授等諸多專家學者。從父親的藏品中精選出九十九尊佛像,逐一研究考證,製作彩色圖錄,撰寫長篇論述而編輯成書,前後耗時達三年之久。馮老先生還特別擔任了本書的顧問。

  在本書出版後,馮老特別題寫了“雪域瑰寶、史苑金證”八個大字後,仍覺意猶未盡,又夤夜命筆,填寫《八聲甘州》一闕書贈給父親。

  馮老的離去是中華文化的巨大損失,哲人其萎,遺惠餘澤,父親説,我們要以馮老當年的鼓勵為方向,為弘揚民族精神,構建和諧社會繼續不懈努力。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