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年”與“雞湯”

  文|陳魯民

  欣逢雞年,幾乎與雞有關的東西都熱鬧起來,自然也包括大有市場的“心靈雞湯”文章,不難預測,已經持續熱鬧多年的雞湯文字,雞年裏也會水漲船高,大行其道,雲借風勢,再掀高潮。

  自從十多年前從國外引入“心靈雞湯”的概念,這一類書籍文章就沒有降過温,一直保有大量讀者。報刊上的雞湯文章連篇累牘,書店裏的雞湯書籍數不勝數,馬云、于丹、俞敏洪們的“雞湯”式演講也比比皆是,這其中固有品質上乘,膾炙人口的,也有等而下之,濫竽充數的。但願雞年裏,雞湯類文字能借雞年之吉瑞,聞雞起舞,與時俱進,更上層樓。

  一要儘量接地氣。過去的雞湯文字,總喜歡往高大上那個方向去寫,一説勵志,那就得是出將入相,名流人傑,治國平天下。但勵志是把雙刃劍,人不能不勵志,也不能升虛火,志向太高脱離現實,就會處處碰壁,自尋煩惱;志向太大能力有限,就會志大才疏,捉襟見肘。一舉例,不是蓋茨就是喬丹,不是愛迪生就是貝多芬,不是李嘉誠就是馬云,可這些人都是不世出的特例,是可遇而不可求、可羨而不可學的。倘若沒有喬丹那身板,你就是每天練二十四小時,也難成“天皇巨星”;而少了貝多芬的天賦,即便終日泡在琴房裏,也創作不出《英雄交響樂》那樣的傳世精品。因而,雞年的“雞湯”,應放下身段,降低高度,迴歸民間,把眼光多盯着那些平民英雄,草根人傑,把奮鬥目標定得小一點,近一些,更務實,更具有可行性與可操作性。

  二要多出新意。“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創新是所有文學作品自然也包括雞湯文字保持生命力的根源。如果還是過去那些反覆炒作、互相重複、缺乏新意、胡亂拼湊的雞湯文章,就會使人感到似曾相識,厭倦膩煩,產生“審美”疲勞,嚴重影響雞湯文章的生命力和影響力。但願雞年的雞湯文字能在境界、角度、思路、舉例上都獨闢蹊徑,有所創新,做到文字清新,不落窠臼,力爭意境挺拔,卓爾不群,講出新道理,悟出新天地,讓人讀後耳目一新,學有所獲,心有所動。

  三要講辯證法。過去那些“心靈雞湯”文章之一大弊端,就是往往話説得太滿,太過誇張、極端,似乎無論是誰,只要一立志就可以做王健林、李嘉誠,一發奮就會所向無敵,心想事成,一發狠就會破釜沉舟,火燒赤壁,一堅持就能勾踐復國,商鞅興秦,其實,現實遠不是那麼回事,因果關係要複雜得多。所以,要想讓雞年的雞湯文字有説服力,能真正裨益讀者,照亮心靈,就不要把話説那麼絕對,那麼肯定,要留有餘地,學會一分為二看問題,分清成功案例的內因外因,明瞭大氣候與個人小才華的關係。這樣的文字,看起來雖不是那麼耀眼燦爛,讀起來也不會讓人熱血沸騰,但肯定會入情入理、合乎邏輯,對人的教益温和而實在。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不論賢愚老幼,人皆需要勵志鼓勁,皆需心靈雞湯。平心而論,心靈雞湯能養人,也能誤人;説其全沒用,肯定不是事實,説其有大用,也不合實際。如相信它是十全大補,喝了就一定能成功,那就會誤人;如不迷信它,隨意讀讀,受點啟發,像蘿蔔白菜一樣吃下,則能養人,給我們提供不可或缺的精神維生素。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倘説純文學是高居梧桐的鳳鳴,雞湯文字也就是桑樹顛上的雞叫,多品“雞湯”,小有補益,也是不錯選擇。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